小品—报菜名的台词

来源:百度知道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男顾客:你误会了,我是说让你啊给我们报报菜名,刚才我点的菜你给我报一遍, 谁让你抱我们了你看你,想哪儿去了 丫蛋:那个,实在对不起,我…我误会了,那个我看一下啊,您你点的是一个 鱼香肉丝,还有

为了帮助网友解决“小品—报菜名的台词”相关的问题,布客网通过互联网对“小品—报菜名的台词”相关的解决方案进行了整理,用户详细问题包括:小品—报菜名的台词,具体解决方案如下:

表演作品:打工奇遇 表演者:依次顺序【巩汉林、金珠、赵丽蓉、朱军老婆】 音乐声起~【柴可夫斯基进行曲】 金珠:大家注意了,总经理到!巩汉林:听到没,去、去,停!金珠:怎么啦?

用户提供的回答1:

巩汉林:哎,这,这个不是菜名儿。呃,反正,甭管怎么着,在本公司,您就叫这个名字。赵丽蓉:“TV“吧。巩汉林:啊,不要着急。赵老师您请看!赵丽蓉:这是啥?哟呵,这咋这么多钱呢?巩汉林:这都是给您

甲:我们这位演员啊。

还真不好找,要是视频好找。你可以把视频下载下来录音乐啊。词我倒是记得 “我做的是爆肚炒肉熘鱼片,醋熘腰子,炸排骨,松花变蛋哪白莲藕,海蛰拌肚滋味足,四凉四热那个八碟菜,白干老酒啊。烫

乙:啊。

甲:很多观众都认识。

知道一点点~因为看过很多遍 所以有些台词会背滴.嘿嘿 希望能帮上忙 从中间那段经典的开始 报菜名 嘿嘿 别耍嘴呀 我要是耍嘴我是个棒槌~ 宫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 这酒怎么样 听我给你吹 啊吹啊吹

乙:您客气。

虽然变性人能过夫妻生活,但是一般情况下,接受变性手术后的变性人基本不具备生育能力。要实现生育,就需要有输卵管和子宫,并且能有精子和卵子结合。因为通过变性手术,将患者的生殖器官都切除替换了,导致女变男的变性人没有了输卵管和子宫,因此无法生育。同样地,男变女的变性人没有*,也不能产生精子,因此也无法完成生育。不过少数患者进行变性手术还有保持性器官,则还能保持生育能力正常怀孕。目前,根据现在的变性手术水平,是没法实现完全变形,只能对患者进行切除自身性腺、外生殖器后移植人造器官手术实现变性,因此在生理及功能上并不能完全改变性别,患者在接受变性手术后基本上都没有生育能力。变性人能过夫妻生活吗变性人能过

甲:经常啊在收音机里头,电视里头看到您。

野生的狗,在巢穴生产后,刚出生的小狗无法自行排尿,排便,母狗就会用舌头刺激小狗们的鼠蹊部,促进小狗的挑泄。同时,母狗会将小狗的粪尿*干净,以免弄脏巢穴。如果留下尿尿和便便的味道,会成为天敌的记号。因此,当小狗学会自行排尿,排便时,就会在远离巢穴的地方排泄,这是狗的基本习性。关注优萌狗帮,了解更多养狗小知识!所以自家养的狗狗时间一长就会发现,几乎不再家里尿尿了,也是这些原因。而猫在多数情况下,猫更倾向掩埋粪便。因为猫在进化中仍保持了野性和对天敌的警惕性。大型猫科动物比如老虎、豹一般不须掩埋粪便,反而依靠排泄物的气味划分地盘,向入侵者传达威胁的信号。正因为如此,野生的猫如果想在已被划分好的大型动物

乙:倒是经常的广播。

一年级意味着孩子正式踏入了小学校门,从现在开始,将会以学习知识、自我能力和品德提升作为主要的校园活动。我家小朋友即将上四年级,同样经历过初入小学校园的那份激动和努力。实际上,一年级最重要的就是培养孩子三个好习惯,就能让孩子整个学生生涯如虎添翼:1.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阅读的重要性就不赘述了,每个家长都知道。关键是坚持,一年级的书面作业很少,大部分都是阅读作业,以前有读绘本经历的孩子,这个阶段仍然要坚持阅读,拓宽阅读范围,从绘本逐渐过渡到拼音读物,从亲子共读过渡到自主阅读。2.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良好的学习习惯,不仅仅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事半功倍,还能让孩子更加认识到学习方法的重要性。我们鼓励孩子勤奋

甲:您是天津市曲艺团的演员。

一是泗阳划归宿迁时间不长,泗阳人在淮安也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走动频繁自然感觉亲切。二是淮安与泗阳距离较宿迁与泗阳也近,再加上泗阳人多在南方务工,抬脚向南已成习惯,并且在泗阳人的意识中南方富北方穷,潜意识中不向往北方,而宿迀在泗阳西北,划归宿迁没带来一点变化,觉得没啥奔头。三是也是最关健是宿迁实在没有吸引泗阳人的地方,城市小,江苏十三妹,甚至还把泗阳西南五大重镇包括洋河也给掠夺走了,这就加剧泗阳人对宿迁的反感,心理上产生在宿迁不如在淮安的感觉。

乙:对啊。

甲:原籍是北京人。

乙:不错。

甲:一直就在北京住。

乙:唉。

甲:现在家不还在北京哪。

乙:啊,在北京哪。

甲:您住在新街口北小五条十三号。

乙:啊,对,对,对。

甲:是不是?

乙:对。

甲:家里都好啊?

乙:都不错。

甲:老太太好啊?

乙:身体健康啊。

甲:大哥好啊?

乙:也不错啊。

甲:大嫂子好?

乙:不错。

甲:孩儿们都上学了?

乙:全上学了。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59b9ee7ad9431333431363561

甲:替我向老太太问候。

乙:谢谢您。

甲:呵呵。几口人?

乙:六口人。

甲:六口人都挺快活?

乙:每位全不错。

甲:您住的是小五条。

乙:啊。

甲:小的时候我跟您住街坊。

乙:唉,咱俩是邻居。

甲:我住小六条。

乙:啊?

甲:一条胡同。

乙:对对对。

甲:我比您大一岁。

乙:啊。

甲:我今年四十五,您四十四。

乙:差一岁。

甲:那年我八岁。

乙:啊 甲:那年您七岁。

乙:对。

甲:咱们哥俩就在一块儿玩儿。

乙:发孩儿。

甲:咱们是小朋友。

乙:不错。

甲:小弟兄。

乙:嗯。

甲:长大了又是同学。

乙:啊。

甲:现在又是老朋友。

乙:咱俩相好。

甲:咱们二位这老朋友啊。

乙:啊。

甲:可不是一般的老朋友。

乙:那咱们俩是什么样的朋友呢?

甲:咱们二位是思想一致的好朋友。

乙:什么叫思想一致的朋友啊?

甲:就是想法一样,志同道合。

乙:那你说一说。

甲:比方说你要是积极分子——

乙:那么你呢?

甲:我就是先进分子。

乙:这话对。

甲:你要是劳动英雄——

乙:你呢?

甲:我是生产模范。

乙:不错。

甲:你要是光荣军属——

乙:你?

甲:我就是*之家。

乙:啊。

甲:你要说相声——

乙:你?

甲:我就讲滑稽。

乙:噢。

甲:你要当演员——

乙:你?

甲:我就搞文艺。

乙:嗯。

甲:你要演电影——

乙:你?

甲:我就唱京剧。

乙:嚯!

甲:你体育家——

乙:你?

甲:我运动员儿。

乙:嗬!

甲:你是冠军——

乙:你?

甲:我是选手。

乙:啊。

甲:你是健将——

乙:啊。

甲:我是第一。

乙:嚯!

甲:你是左树生——

乙:你?

甲:我就是陈金刚。

乙:啊。

甲:你要刘立福——

乙:你?

甲:我就是吕洪祥。

乙:嚯!

甲:你要大郎平——

乙:你?

甲:我就是孙晋芳。

乙:嚯嚯,有意思。

甲:你要是科学家——

乙:那你呢?

甲:我就是工程师。

乙:啊。

甲:你高中毕业——

乙:你?

甲:我小青年儿。

乙:噢。

甲:你做小买卖儿——

乙:你?

甲:我做小生意。

乙:啊。

甲:你要卖金鱼儿——

乙:你?

甲:我就卖花盆儿。

乙:啊。

甲:你要卖鸭梨儿——

乙:你?

甲:我就卖金橘儿。

乙:啊。

甲:你要卖草帽——

乙:你?

甲:我就卖凉席儿——

乙:啊。

甲:你卖豆腐丝儿——

乙:你?

甲:我卖豆腐皮儿——

乙:嘿!有意思。

甲:你卖咸鸭子儿——

乙:你?

甲:我卖酱猪蹄儿。

乙:啊。

甲:你卖红鱼虫——

乙:你?

甲:我卖花生仁儿吧!

乙:嘿嘿嘿,哎呀。

甲:你要是开大买卖——

乙:那你呢?

甲:我开大商店。

乙:啊。

甲:你要是大经理——

乙:你?

甲:我是大老板。

乙:嚯!

甲:你要是大财主——

乙:你?

甲:我就是大资本家。

乙:啊。

甲:你要是大特务——

乙:你?

甲:那我就是大叛徒呗!

乙:嗨!这就不怎么样了。

甲:你不了解我的意思。

乙:怎么回事儿?

甲:咱们二位是老朋友。

乙:啊。

甲:联欢会儿嘛,说个笑话儿,开个玩笑这个问题不大。

乙:啊,您刚才那是跟我开玩笑?

甲:说笑。

乙:您可错了。

甲:怎么了?

乙:您这玩笑开得过火儿了。

甲:哎哟,那我这尺寸没掌握好。

乙:唉。

甲:这个笑话儿开的有点儿过重了。

乙:我不爱听。

甲:有点儿过分了。

乙:这是。

甲:使您不高兴。

乙:那当然了。

甲:我表示遗憾。

乙:诶。

甲:这是我的缺点。

乙:唉。

甲:我的不对。

乙:对。

甲:我的错误。

乙:就是。

甲:我对不起你。

乙:啊。

甲:你向我道歉吧!

乙:(语塞)……不是……我向你道歉哪?!

甲:应当的。

乙:你向我道歉。

甲:我向您道歉?

乙:唉。

甲:我怎么跟您道歉?

乙:怎么道歉?

甲:我给您赔礼。

乙:啊。

甲:我给您鞠躬。

乙:甭客气。

甲:我拿您开玩笑,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乙:就是。

甲:特别是过分了就更不应当了。

乙:啊。

甲:我得弥补弥补我的缺陷。

乙:是吗?

甲:根据我的水平,

乙:啊。

甲:我用什么方法弥补我的缺陷呢?

乙:用什么方法呢?

甲:我请请客。

乙:请客?

甲:一请客,一赔礼,代表就是道歉了。

乙:噢,您要请我。

甲:啊。

乙:行。

甲:我请请你。

乙:行。

甲:我请您干什么呀?

乙:干什么哪?

甲:我请您看电影儿?

乙:现在看电影儿?

甲:现在看有点儿来不及了。

乙:对。

甲:请您吃糖?

乙:唔?

甲:吃糖太小气,观众笑话,这人不大方。

乙:唉。

甲:请您吃冰棍儿,天儿凉闹肚子。要请您啃西瓜皮呢——

乙:啊——您这?!有请客啃西瓜皮的嘛?!

甲:啃不了。

乙:怎么啃不了?

甲:你还不会那种技术。

乙:我这么大人不会啃西瓜皮?!

甲:啃西瓜皮哪是专门儿技术。

乙:那您说怎么啃呢?

甲:有一种要领。

乙:你说一说。

甲:就是横着啃解渴,

乙:啊。

甲:竖着啃洗脸。

乙:嗬!这连毛巾肥皂都省了。

甲:我反正想办法。

乙:啊。

甲:我得请请你。

乙:你怎么请我呢?

甲:请你干什么呢?

乙:啊。

甲:我得琢磨一个好主意。

乙:你研究研究。

甲:唔,有主意了。

乙:啊?

甲:我给你买双皮鞋。

乙:啊这倒可以。

甲:也不行。

乙:啊?

甲:不知道你穿多大号的。

乙:你看看。

甲:给你买条裤子——

乙:行!

甲:不知你爱什么料的。

乙:嘿!

甲:这样吧。

乙:啊。

甲:你到我家去吧。

乙:干嘛去呀?

甲:明天到我家呀,

乙:啊。

甲:我请您吃饭。做客

乙:噢,您要请我吃饭?

甲:好不好?

乙:好!

甲:我请你吃饭。

乙:行!

甲:您爱吃面爱吃米?

乙:北京人爱吃面。

甲:爱吃面?

乙:啊。

甲:春天到了。

乙:唔。

甲:咱们吃点儿春饼。

乙:行。

甲:这是北京人最喜欢吃的。

乙:啊。

甲:春饼也就是薄饼。

乙:啊。

甲:我给您烙六张薄饼。

乙:还真不少。

甲:吃不了剩下。

乙:啊。

甲:主要吃的是菜。

乙:您给我来几个什么菜呢?

甲:我给您炸点儿鱼。

乙:可以。

甲:炸点儿鱼,炸点儿虾。

乙:啊。

甲:炸鱼炸虾炸雀巧儿。

乙:唉。

甲:炸干丸子炸蚂蚱,清蒸鱼翅虾米头,锅烧……

乙:……您等会儿。

甲:鸭子嘴儿鸡爪子羊犄角驴蹄子。

乙:这驴蹄子有炸着吃的嘛?!干脆。

甲:啊。

乙:您也甭炸了。

甲:怎么了?

乙:烙得了薄饼啊,您给我弄盒扣冰钉卷上得了。

甲:为什么?

乙:太硬了。吃完了我腮帮子全烂了。

甲:太……太硬?

乙:啊。

甲:给您来点儿软和的。

乙:就是。

甲:烙张薄饼。

乙:啊。

甲:给您卷一碗豆腐脑儿。

乙:(语塞)这……烙饼卷豆腐脑儿啊?!

甲:炒菜。

乙:唉,炒几个菜。

甲:给您炒菠菜——炒菠菜炒韭菜炒藿菜汤黄菜打点儿甜面酱买点儿羊蕨葱弄点儿萝卜条儿。

乙:嗬!

甲:我有一个亲戚在天津小站住。

乙:啊。

甲:送来五斤小站稻米。熬点儿稻米稀饭,北京人叫粳米粥。

乙:啊。

甲:咱们哥俩儿是吃干的喝粥灌灌缝儿吃饱了喝足了您做那边儿我坐这边儿

乙:啊。

甲:咱们是小肚子上弦——

乙:这话怎么讲?

甲:弹弹(谈谈)心。

乙:呵呵,有意思。

甲:好吧?

乙:好好好。

甲:明天上午十点半,不见不散。

乙:我一定去。

甲:我家里等你。

乙:我准去。

甲:啊。

乙:唉,您等会儿。您家在哪儿住啊?

甲:不远儿。

乙:哪儿啊?

甲:张家口。

乙:(语塞)张……不去了。吃顿薄饼跑趟张家口啊?!

甲:西直门里头张家胡同口儿。

乙:嗨,你说清楚喽!

甲:张家胡同口儿往里走十二号半。

乙:唉?——

甲:明天你到家……

乙:(打断)什么叫十二号半哪?!

甲:去年下雹子给勀下半角儿去!

乙:嘿!十二号!

甲:十二号。

乙:唉。

甲:我在家里等您。

乙:我一定去。

甲:记准我的名字。

乙:啊。

甲:十二号啊。李伯祥。

乙:薄饼和菜。

甲:找我。

乙:您请我。

甲:咱们就吃薄饼。

乙:唉。

甲:炒和菜。

乙:不见不散。

甲:刚才耽误您演出,影响观众看节目。

乙:唉。

甲:对不起诸位。

乙:您请客就行了。

甲:您留步。

乙:呵呵,慢走。

甲:您演出吧。

乙:您慢走。

甲:明天见。

乙:我不送您了。

甲:薄饼和菜。

乙:您慢点儿走。

甲:不见不散。

乙:我不送您了。

甲:您留步。

乙:您慢走。

甲:(继续客气)

乙:您慢走。您这是?

甲:客气过火儿了。

乙:走吧您呐。

甲:薄饼和菜。

乙:唉。

甲:我走了。

乙:再见再见。

甲:回见。几位回见。

乙:(赔笑送别)呵呵呵呵。

甲:我没带帽子吧?

乙:没有您哪,没有。您就这样来的。

甲:呵。(离开)

乙:唉,这位同志还不错。刚见面儿请我吃饭。他走了,您听我一个人说。这个相声有一个人说的有俩人说的……(甲回来)

甲:杜老师啊!

乙:啊。

甲:咱甭吃薄饼炒和菜啦!

乙:怎么又不吃啦?

甲:薄饼那个玩意儿,它好看不好吃。吃完了不搪时候。

乙:啊。

甲:一会儿就饿。

乙:啊。

甲:您这个身体这么健康,这么瓷实吃那个玩意儿哪行去?

乙:那怎么办哪?

甲:我给您来点儿瓷实的。

乙:那吃什么呢?

甲:我给您煮俩秤砣。

乙:(语塞)对……唉最好呀,您再给我来俩铁球。

甲:也可以呀。

乙:什么也可以!瓷实的饭食。

甲:对,瓷实的饭食。

乙:唉。

甲:我给您炖牛肉烙大饼。

乙:这可解馋。

甲:买它五斤牛肉要肥瘦。

乙:我吃不了这么多。

甲:吃不了剩下。

乙:啊。

甲:我有一个朋友在山西阳泉刚回来。

乙:嚯。

甲:带了一个山西阳泉大砂锅。

乙:啊。

甲:砂锅炖牛肉,烙点儿螺丝转儿饼,撕着吃着解闷儿。

乙:嗬!

甲:喝点儿冰糖水,刮刮肠子去去油腻。

乙:太好了!

甲:可是有一样。

乙:啊。

甲:砂锅炖牛肉,你一个菜太单调。

乙:唉,少点儿。

甲:为了请您。

乙:怎么办?

甲:为了赔礼道歉,狠了狠了吧。

乙:啊。

甲:舍了舍了吧。

乙:嗬!

甲:我家有只老母鸡。

乙:啊。

甲:我把这只老母鸡宰喽!

乙:哎呀!

甲:买它一斤毛栗子。

乙:啊。

甲:砂锅炖牛肉,黄焖栗子鸡。

乙:嗬。真好吃!

甲:怎么样?

乙:好!

甲:这只老母鸡啊,

乙:啊。

甲:我告诉你,这个牛肉甭说五斤,二十斤我都舍的!

乙:嗬!

甲:这只老母鸡要不是老朋友,说什么我也舍不得给你吃。

乙:为什么?

甲:特殊啊!

乙:怎么?

甲:我这只老母鸡个儿又大,又肥,下蛋又多,年头又老。

乙:啊。

甲:老母鸡。

乙:老母鸡?

甲:老得简直。。。老得太可爱了!

乙:特别老?

甲:啊!

乙:您说它老到什么程度呢?

甲:老到什么程度,连我也不知道。

乙:噢。

甲:我们院儿里有一个赵二奶奶跟我说过。

乙:怎么说的呢?

甲:说这只老母鸡比我妈小两岁。

乙:(语塞)嗬!您这是鸡精啊这个!嗬,哎呀!

甲:要是论辈儿,我还得叫它二姨儿!

乙:嘿!好嘛!这不错。行!

甲:这回为了请您,咱就砂锅炖牛肉。

乙:黄焖栗子鸡。

甲:烙点儿螺丝转儿饼。

乙:好!

甲:张家胡同口儿!

乙:不见不散。

甲:十二号。

乙:我准去。

甲:十点半。

乙:行。

甲:不见不散。

乙:就这么办了。

甲:再见。

乙:再见。

甲:不给您鞠躬了。老鞠躬就有点儿千篇一律了。没意思。

乙:握握手吧。

甲:握握手。握握手再走,明天见。

乙:我就不送您了。

甲:明天一定去。

乙:您慢走。

甲:我没穿大衣吧?

乙:没有啦你呐。(甲走)哎呀,还真不错,又改了炖肉烙饼了。您还是听我说。一个人是单口相声,两个人是对口相声。(甲回)

甲:啊,杜老师啊!

乙:啊?

甲:咱甭吃炖肉烙饼了!

乙:这炖肉烙饼怎么也不吃了?

甲:炖肉那个玩意儿它不烂啊!

乙:它你不炖它烂不了啊!

甲:我请你吃点儿好的,大伙儿一听都挑大拇哥的!

乙:什么呀?

甲:请你吃窝头!

乙:(语塞)窝。。。喂。。。窝头呀?!

甲:对!

乙:那你上我那儿吃去得了!

甲:怎么了?

乙:旧社会吃窝头吃得我都寒了心了。

甲:窝头跟窝头不一样。

乙:窝头有什么两样儿啊?

甲:您那窝头什么面儿的?

乙:我这窝头棒子面儿的。

甲:跟我这不一样啊!

乙:你那个?

甲:我这小米面儿的。

乙:这不一样嘛这个。

甲:加上点儿玉米面儿。我这窝头跟您还有不一样的地方。

乙: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甲:您那窝头什么样式?

乙:上头一尖儿,底下一窟窿啊。

甲:跟我这不一样啊。

乙:您那个?

甲:我这上头一窟窿底下一尖儿!

乙:嘿!哎呀,他把那窝头给翻个儿了!

甲:我这面多。

乙:都什么面啊?

甲:有棒子面,玉米面,江米面菱角面荸荠面青丝红丝玫瑰小枣儿核桃仁儿榛子仁儿。

乙:啊。

甲:柿霜京糕大大鸡子儿一发应名叫窝头福地大槽糕!

乙:嗬!

甲:又名叫八宝大窝头!

乙:还真不错!

甲:正名斋都做不了。起士林都没这手艺!

乙:啊!

甲:怎么样?

乙:好!

甲:咱们就这窝头了!

乙:啊。。。可是干吃窝头他干点儿。

甲:干点儿?

乙:啊。

甲:干点儿给您熬点儿粥。

乙:可以。

甲:要是不爱喝粥给您煮挂面。

乙:行。

甲:给您买五盒挂面。

乙:啊。

甲:六斤鸡蛋,四斤红糖给您请个催生婆。

乙:(语塞)这。。。

甲:您看行不行?

乙:啊。

甲:不行把您送到妇产科医院。

乙:对对对,回头呢我再养活一大胖小子。

甲:那就这么办了。

乙:什么这么办了!我这儿坐月子呢!

甲:咱们就窝头了。

乙:窝头吧。

甲:唉。

乙:窝头挂面。

甲:明天十点半。

乙:好吧您呐。

甲:不见不散。

乙:回见。

甲:再见,再见。哈哈。一定去啊!

乙:啊。

甲:我没骑摩托车来吧?

乙:嗬,哎呀。(甲走)这位连肝儿都穷了,您看见了吧?这窝头也不一定吃得上。干脆您还听我的。这个两个人是对口,一个人是单口。(甲回)

甲:我说杜老师啊。

乙:啊。

甲、乙:咱甭吃窝头啦!

乙:咱喝点儿煤油吧!

甲:煤油太贵啦!

乙:咱喝点儿凉水吧!

甲:凉水我挑不动它。

乙:(咬牙)咱俩上河边饮饮吧!

甲:就这么办了吧!

甲、 乙:哈哈哈!

乙:走!

甲:你怎么往外轰我呀?

乙:你到底请我不请我?

甲:请你请你请你。

乙:啊。

甲:开玩笑。真要请你呀。

乙:啊?

甲:就不在家里吃。

乙:怎么回事儿?

甲:家里吃太小气。

乙:啊。

甲:也没什么好菜。

乙:唔。

甲:咱们俩外边儿。

乙:哪儿啊?

甲:咱们俩北京饭店。

乙:北京饭店?

甲:高级餐厅!

乙:请我吃什么呢?

甲:请几位老师傅给咱们做一做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乙:北京饭店?

甲:对!

乙:请我吃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甲:嗯。

乙:我不是瞧不起你。

甲:是啊?全国大菜,南北全席。

乙:南北全席?

甲:唉。

乙:今天这么办。

甲:怎么办?

乙:同着各位观众,您把这全国大菜南北全席的菜名说上三样儿五样儿来我就支您请客的情了。

甲:你说这个话有点儿小瞧我。

乙:啊?

甲:我只要把菜名说上几样来就代表请你了?

乙:唉。

甲:我说了!

乙:说说!

甲:你听一听!

乙:啊。

甲:全国大菜南北全席我准备请你吃上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个甜碗四点心。

乙:噢?那什么叫四干呢?

甲:四干就是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儿。

乙:四鲜?

甲:北山苹果、深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

乙:四蜜饯?

甲:青梅、橘饼、圆肉、瓜条。

乙:四冷荤?

甲:全羊肝儿、溜蟹腿、白斩鸡、炸排骨。

乙:三甜碗?

甲:莲子粥、杏仁儿茶、糖蒸八宝饭。

乙:四点心?

甲:芙蓉糕、喇嘛糕、油炸荟子、炸元宵。

乙:还真不少!

甲:真不好啊?是真不少啊?

乙:真不少。

甲:真不少啊?

乙:啊。

甲:真不少这是压桌碟儿摆样子,愿意吃吃两口不愿意吃把它撤到旁边儿,真正的南北大菜这才上来。

乙:您慢慢儿说后头还有什么菜。

甲:后边儿头一个大菜就是蒸羊羔。

乙:这可是大菜!

甲:后边儿还有哪。

乙:啊?

甲:后边儿还有蒸熊掌。

乙:噢?

甲: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

乙:还真不少。

甲:江米酿鸭子。

乙:啊。

甲: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蛤士蟆、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乙:啊。

甲: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鲶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

乙:嗬!

甲:熘鲜蘑。

乙:啊。

甲: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烧蹄筋儿。

乙:啊。

甲: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乙:啊。

甲:炸开耳、炒田鸡。

乙:嗬!

甲:还有桂花翅子。

乙:啊。

甲: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锦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实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什锦豆腐、什锦丁儿!

乙:够啦!

甲:糟鸭、糟蟹。

乙:嗯。

甲: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烩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乙:吃不了啦!

甲:后面儿还有呢!

乙:啊?

甲:还有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氽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

乙:啊!

甲: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乙:完了?

甲:烩长脐肚、烩南荠。

乙:还有?

甲:盐水肘花儿。

乙:嗯

甲: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连帖、烧肥肠儿、烧宝盖儿、烧心、烧肺、油炸肺、酱蘑饤、龙须菜、拌海蜇、玉兰片、糖熘饹炸、糖腌饯莲子。

乙:嗯。

甲:拔丝山药、拔丝肉、鳎目鱼、八代鱼、黄花鱼、海鲫鱼、鲥鱼、鲑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鱼、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红肉锅子、白肉锅子、什锦锅子、一品锅子、菊花锅子、还有杂烩锅子!

乙:好!(声音拉长)呵!太棒了!

甲:这些菜你爱吃不爱吃?

乙:爱吃!

甲:爱吃也吃不了!

乙:怎么啦?

甲:我兜里没钱!

乙:白说了!

扩展资料

小品《报菜名》介绍:

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对此,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

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贯口分大贯口、小贯口两种。小贯口一般十几句,大贯口可长达一百多句。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报菜名

用户提供的回答2:

报菜名的台词:

先上几个压桌碟,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甜碗,四点心:

四干:黑瓜子,白瓜子,核桃栈子,糖杏仁;

四鲜:北山苹果,申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

四蜜饯:青梅,橘饼,圆肉,瓜条;

四冷荤:全羊肝儿,熘蟹腿儿,白斩鸡,炸排骨;

三甜碗:莲子粥,杏仁茶,糖蒸八宝饭;

四点心:芙蓉糕,喇嘛糕,油炸合子,炸元宵。

紧跟着上南北全席,满汉大菜: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e799bee5baa6e58685e5aeb931333365666136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

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锦,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

烩鸭丝,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腰丝儿,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鲇鱼,清蒸甲鱼,抓炒鲤鱼,

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鸭;

熘鲜蘑,熘鱼脯儿,熘鱼肚儿,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芙蓉燕菜;

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开耳,炒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

扩展资料:

老先生们最初创作《报菜名》,是为了展示贯口。但是,流传下来之后,由于其中包袱不足,在实际真正演出的时候,演出机会不多。因此,广为流传的《报菜名》,仅仅是个基础活,属于少儿学艺的入门级作品。

“少马爷”马志明先生是《报菜名》新生命的缔造者。“少马爷”将捧逗二人的人物特征进行了充分的丰满化——逗哏的是个见过世面但是落魄了的穷鬼,捧哏是个脑筋稍慢,心地不错的老实人。穷鬼以请客吃饭为名,实则是为了骗捧哏的钱。演员们一般都是按照马先生的方式来进行表演。

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报菜名本回答被网友采纳

用户提供的回答3:

传统相声报菜名台词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 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罐儿鹌鹑, 卤什锦,卤子鹅,卤虾 ,烩虾,炝虾仁儿,山鸡,兔脯,菜蟒,银鱼, 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焖白鳝,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鲇鱼,烀皮甲鱼,锅烧鲤鱼,抓炒鲤鱼, 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麻酥油卷儿, 熘鲜蘑,熘鱼脯儿,熘鱼片儿,熘鱼肚儿,醋熘肉片儿,熘白蘑, 烩三鲜,炒银鱼,烩鳗鱼,清蒸火腿,炒白虾,炝青e79fa5e98193e4b893e5b19e31333231633237蛤,炒面鱼, 炝芦笋,芙蓉燕菜,炒肝尖儿,南炒肝关儿,油爆肚仁儿,汤爆肚领儿, 炒金丝,烩银丝,糖熘饹炸儿,糖熘荸荠,蜜丝山药,拔丝鲜桃, 熘南贝,炒南贝,烩鸭丝,烩散丹, 清蒸鸡,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香酥鸡,炒鸡丁儿,熘鸡块儿, 三鲜丁儿,八宝丁儿,清蒸玉兰片, 炒虾仁儿,炒腰花儿,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炸海耳,浇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葱,炸排骨, 烩鸡肠肚儿,烩南荠,盐水肘花儿,拌瓤子,炖吊子,锅烧猪蹄儿, 烧鸳鸯,烧百合,烧苹果,酿果藕,酿江米,炒螃蟹.氽大甲, 什锦葛仙米,石鱼,带鱼,黄花鱼,油泼肉,酱泼肉, 红肉锅子,白肉锅子,菊花锅子.野鸡锅子,元宵锅子,杂面锅子,荸荠一品锅子, 软炸飞禽,龙虎鸡蛋,猩唇,驼峰,鹿茸,熊掌,奶猪,奶鸭子, 杠猪,挂炉羊,清蒸江瑶柱,糖熘鸡头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 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精虾,精蟹,精鱼,精熘鱼片儿, 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焖冬瓜, 焖鸡掌,焖鸭掌,焖笋,熘茭白,茄干儿晒卤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红炖肉,白炖肉,松肉,扣肉,烤肉,酱肉,荷叶卤,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酱豆腐肉,坛子肉,罐儿肉,元宝肉,福禄肉, 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烀肘子,扒肘条儿, 蒸羊肉,烧羊肉,五香羊肉,酱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 烧紫盖儿,炖鸭杂儿,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尖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用户提供的回答4:

小品,报菜名的台词有: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e68a84e8a2ad7a686964616f31333365663465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

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烀烂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儿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鸦儿、麻酥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

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木耳、炒肝尖儿、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汁儿、炸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熘鱼片儿、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

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烟鸭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子晒炉肉、鸭羹、蟹肉羹、鸡血汤、三鲜木樨汤、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炸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

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晒炉肉、炖肉、黏糊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大肉、烤肉、白肉、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羔羊肉、五香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炸卷果儿、烩散丹、

烩酸燕儿、烩银丝、烩白杂碎、氽节子、烩节子、炸绣球、三鲜鱼翅、栗子鸡、氽鲤鱼、酱汁鲫鱼、活钻鲤鱼、板鸭、筒子鸡、烩脐肚、烩南荠、爆肚仁儿、盐水肘花儿、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肥肠儿、烧心、烧肺、烧紫盖儿、烧连帖、烧宝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

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槟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炸软巾、糖熘?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儿酪、小炒螃蟹、氽大甲、炒荤素儿、什锦葛仙米、鳎目鱼、八代鱼、海鲫鱼、黄花鱼、鲥鱼、带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

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酱泼肉、炒虾黄、熘蟹黄、炒子蟹、炸子蟹、佛手海参、炸烹儿、炒芡子米、奶汤、翅子汤、三丝汤、熏斑鸠、卤斑鸠、海白米、烩腰丁儿、火烧茨菰、炸鹿尾儿、焖鱼头、拌皮渣儿、氽肥肠儿、炸紫盖儿、鸡丝豆苗、十二台菜、汤羊、鹿肉、

驼峰、鹿大哈、插根儿、炸花件儿,清拌粉皮儿、炝莴笋、烹芽韭、木樨菜、烹丁香、烹大肉、烹白肉、麻辣野鸡、烩酸蕾、熘脊髓、咸肉丝儿、白肉丝儿、荸荠一品锅、素炝春不老、清焖莲子、酸黄菜、烧萝卜、脂油雪花儿菜、烩银耳、炒银枝儿、八宝榛子酱、黄鱼锅子、白菜锅子、

什锦锅子、汤圆锅子、菊花锅子、杂烩锅子、煮饽饽锅子、肉丁辣酱、炒肉丝、炒肉片儿、烩酸菜、烩白菜、烩豌豆、焖扁豆、氽毛豆、炒豇豆,外加腌苤蓝丝儿。

拓展资料

报菜名又名《菜单子》,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相声贯口。贯口是评书、相声的说功。又称“趟子”,为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对此,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

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贯口分大贯口、小贯口两种。小贯口一般十几句,大贯口可长达一百多句。

马三立自创了一套报菜名。这个本子传到了马三立长子马志明手里。此套报菜名和上面述说的有所差异,老先生们最初创作《报菜名》,是为了展示贯口。但流传下来之后,由于其中包袱不足,在实际真正演出的时候,演出机会不多。因此,广为流传的《报菜名》,仅仅是个基础活,属于少儿学艺的入门级作品。

“少马爷”马志明先生是《报菜名》新生命的缔造者。“少马爷”将捧逗二人的人物特征进行了充分的丰满化——逗哏的是个见过世面但是落魄了的穷鬼,捧哏是个脑筋稍慢,心地不错的老实人。穷鬼以请客吃饭为名,实则是为了骗捧哏的钱。演员们一般都是按照马先生的方式来进行表演。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报菜名本回答被网友采纳

用户提供的回答5:

下面是小品《报菜名》台词:

甲:这回该您演出了?

乙:哎,该我表演了。

甲:您这节目是?

乙:相声!

甲:你是说相声的?

乙:没错。

甲:看着你有点面熟。

乙:哦,见过是吗?

甲: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

乙:哦,呵呵呵呵。

甲:没领教您贵姓是?

乙:哎呦,不敢。贱姓黄。

甲:姓什么?

乙:姓黄啊。

甲:哦,姓黄。

乙:对。

甲:您是哪个弓长黄啊,是立早黄啊?

乙:我说你认识字吗?还弓长黄。弓长那念张!立早也念章。

甲:那您是哪个张(章)?

乙:立早章。。。哎。。。不不不。

甲:《百家姓》有姓黄的?

乙:有啊!

甲:有吗?

乙:有!

甲:赵钱孙黄?

乙:啊?赵钱孙李。

甲:哎对啊,赵钱孙李啊。

乙:后边的。。。。。。

甲:周吴郑黄?

乙:周吴郑王!

甲:冯陈楚黄?

乙:嘿,你别瞎蒙行不行啊?

甲:没有啊。这哪儿有啊?这。。。。。。

乙:怎么会没有呐。那后边有这么一句叫顾孟平黄。

甲:顾孟平。。。哦。

乙:有没有?

甲:呵。对对对对。。。嗨!

乙:哼。

甲:我小时侯啊——

乙:啊?

甲:对,好象有这么一句。

乙:有吧?

甲:赵钱孙李。

乙:啊。

甲:周吴郑王。

乙:对。

甲:这有这句!您就是顾孟平黄啊?

乙:对呀。我一人四个姓啊?

甲:那您是?

乙:顾孟平黄那顾!

甲:哦~姓顾。

乙:不是!

甲:这也少,这。

乙:顾孟平黄的黄!

甲:我说你说准了行不行?

乙:谁说不准哪?

甲:啊?

乙:顾孟平黄的黄。

甲:顾孟平黄这四姓当中那个黄?

乙:对!

甲:哦。这么说你就姓黄?

乙:就姓黄。

甲:非姓黄?

乙:非姓黄。

甲:准姓黄?

乙:准姓黄。

甲:黄先生!

乙:您先生!

甲:黄先生贵姓?

乙:姓赵!嗨嗨!你可太不像话了!

甲:这不问黄先生贵姓吗?

乙:还贵姓呢!像话吗?

甲:知道你姓黄。

乙:你知道干吗还跟我这样啊?

甲:认识我吗?

乙:不认识啊!

甲:唉,对,冲你这装不认识。

乙:唉,我怎么装不认识?

甲:对了,就冲你这装不认识,诶,就拿你开心。

乙:我招你惹你了?

甲: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咱俩住过街坊啊!当初小时侯,你家当初不在天津内个群英后那吗?

乙:谁在群英后啊?

甲:什么地方呐?

乙:教堂后。

甲:对!教堂后。

乙:啊。

甲:我在那住过。

乙:也在那住过?

甲:日子不多,咱小时侯在一块儿玩儿。

乙:嗯e799bee5baa6e4b893e5b19e31333365663533嗯。

甲:后来我们家搬走了。

乙:哦哦。

甲:有些年咱俩没见面了,再一见面你这叫“乍穿新鞋高抬脚”,一步登天,不认识老乡亲,瞧不起人儿!

乙:啊不不不!

甲:不对这啊!

乙:不不不!没那意思,没那意思!您哪,多原谅。我这人哪记性不好,这年头又多,别往心里去。

甲:哦哦。

乙:没那意思!

甲:这么说错怪你了?

乙:那可不!没那意思,没那意思。

甲:哦哦哦,那就完了,那就完了!说实在的啊。

乙:嗯嗯。

甲:别看咱俩老不见面。

乙:是是。

甲:我对您这个印象——

乙:嗯嗯。

甲:还特别深!

乙:对我印象深?

甲:嗯!(很真诚的口气)

乙:是啊?

甲:哎呀!印象深!我总在背底里头听人哪

乙:啊?

甲:议论你。

乙:他、他们都说我,议论我?

甲:咱说实在的啊。

乙:不不不,他、他、他们都说我什么了?

甲:我实事求是啊。

乙:啊。

甲:不编瞎话啊,实事求是,人家怎么说的,我怎么尊您。

乙:行!

甲:行不行?

乙:行!行!

甲:反正我听他们总这么说。

乙:嗯嗯。

甲:不知真假,说您这人哪,特别讲义气?对吗?啊?

乙:对!

甲:对吧?

乙:对!!

甲:怎么样?

乙:对!

甲:交朋友别错主意,交这样的。

乙:嗬!

甲:啊!

乙:真是!

甲:是不是?

乙:是!

甲:您最大的特点——

乙:什么?

甲:挥金如土,仗义疏财。

乙:没错!

甲:您拿钱向来不当钱。

乙:是呐!

甲:您为朋友两肋插刀!

乙:噢!对,我倒是心直口快。

甲:今儿个我呀专门找你来的。

乙:找我有事儿啊?

甲:打算跟您叙叙旧。

乙:哦!好!

甲:假如说,您想不起来我了。

乙:嗯。

甲:把我忘了,也可以说呢我今儿想高攀,交您这个朋友。

乙:哎呀呀呀!您说过了!

甲:啊?

乙:说过了!这是好事啊!

甲:赏我这脸儿行吗?

乙:太好了!

甲:愿意交我这朋友?

乙:愿意!

甲:哎!我告诉你!痛快痛快!痛快痛快!好!这么着,我请请你,我请请你!

乙:啊?你请我,你请我干什么?

甲:吃饭。

乙:嗯?

甲:吃饭,吃不吃?

乙:吃饭?

甲:啊。

乙:唉,刚见面,叨扰,不合适。

甲:耶,来了来了来了。真是的,你说这没劲哪!我跟您一脾气啊!

乙:啊?

甲:俩字:痛快!

乙:是啊?

乙:哎 干吗还上家去?

甲:家里得聊,清净啊。

乙:哦。

甲:对不对?您连认认门儿,以后还走能动呢。

乙:好!

甲:对不对?

乙:行。

甲:有这么句话嘛。

乙:怎么说的?

甲:要饱家常饭。

乙:要暖粗布衣。

甲:咱就粗布衣了!

乙:好。

甲:就怎么办了!

乙:哎,不,这粗布衣我嚼的动吗?

甲:咱就——?

乙:家常饭。

甲:家常饭啦 !

乙:哎,对。

甲:我先问问喝酒不喝?

乙:我最爱喝酒。

甲:你还喝酒?

乙:喝呀!

甲:就、就你们这工作,这玩意儿喝醉容易。。。

乙:不不不。

甲:出事故。

乙:不演出的时候可以喝。没人管,让喝。

甲:哦,让喝。

乙:让喝。

甲:你也爱喝?

乙:哎。

甲:那咱就喝!喝!对不对?

乙:对。

甲:喝!不过现在这个,这个名酒啊。

乙:啊。

甲:备不住就许假冒伪劣,你知道吗?

乙:哦。

甲:色(音:shai3)酒吧又没劲儿。

乙:啊。

甲:你说啤酒吧。

乙:哎,我爱喝啤酒啊!

甲:爱喝啤酒?

乙:爱喝啤酒啊!

甲:那就买啤酒!

乙:买啤酒吧!

甲:买啤酒!

乙:买啤酒!

甲:来它六瓶儿,来四,来两瓶啤酒。

乙:来两瓶儿啊?!

甲:两瓶儿不少啊!济着你喝,我不喝,我看着!你剩下我就喝点儿。

乙:不是。

甲:都你的。

乙:行!

甲:两瓶儿?

乙:两瓶行!行!

甲:啤酒就是少点儿,我多给你预备点儿好菜,下酒。

乙:好菜!

甲:诶!

乙:找好菜!好菜预备什么呢?

甲:啊,果仁怎么样?

乙:果仁?花生米?

甲:啊,对。是炒啊?还是炸?

乙:哈,怎么弄不也是果仁吗?

甲:那就干炒。

乙:对咱还省点儿油。

甲:然后呢我再买它半斤,羊杂碎。

乙:还羊杂碎!

甲:来半斤热热乎乎,多来点儿肺。

乙:不不不。

甲:你牙口不好。

乙:嗯嗯。

甲:再来、来个别的!

乙:来别的?

甲:我再,蒸它几只内个南京大闸蟹,啊?

乙:阳澄湖,大闸蟹?

甲:是、是这么大的内个。

乙:嗯!

甲:买,买,好啊那东西!

乙:嘿!

甲:哎,是市场都有、有松花。

乙:有。

甲:不吃就算了。

乙:哎哎,不不,您哪。谁说不吃了?我这不说行了吗?

甲:酒菜儿就甭管了,我掂排。

乙:行!

甲:怎么样?

乙:好好好好。

甲:主食咱们吃包饺子。

乙:干吗还包饺子呢?

甲:好吃不如饺子!

乙:对,舒服不如倒着。

甲:咱是西葫羊肉。

乙:好!

甲:您吃十个我给您煮十个。

乙:干吗这样啊?

甲:保持它热的。

乙:哎!我还爱吃个烫嘴烫心的!

甲:您来个饺子就酒。

乙:这叫?

甲:没饱没醉。

乙:对。

甲:吃完饺子喝点饺子汤。

乙:这是?

甲:原汤化原食。

乙:好!

甲:吃完饭小肚子上弦——

乙:怎么讲?

甲:谈谈心!

乙:再聊聊!

甲:咱就?

乙:包饺子啦!

甲:明天上午九点钟怎么样?

乙:明儿九点没问题!

甲:我来接你来?

乙:好!

甲:你等着。

乙:我在哪等?

甲:就这儿

乙:这儿等?

甲:今儿不这儿见的面吗?

乙:是。

甲:明儿还这地方。

乙:还这儿?

甲:咱是不散不见!

乙:行,那我就别来啦!

甲:那咱是?

乙:不见不散。

甲:哦,对对。不见不散!

乙:对不对?

甲:不见不散。您该说您的相声。

乙:行!

甲:我不耽误您。

乙:好好好!

甲:您借光。

乙:走。

甲:我走了!

乙:回见!

甲:哎。

乙:慢走慢走。

甲:多客气。

乙:(对观众)您说这人多热情,刚见面没说两句话

甲:(回来)哎。

乙:非要请你吃饭。.

甲:我说您,黄先生,黄先生,黄先生,打扰一下。

乙:什么事?

甲:问问您兜儿里现在。。。带钱没有?

乙:干吗呀?

甲:我得回家呀赶紧哪奔家给您预备点酒菜儿,带饺子,我得费劲哪,我得赶紧回家,我得坐车。

乙:哦。

甲:知道吗?

乙:合着,你没钱那?

甲:不是没钱。没带零钱!要不这么着,你换我点零的,换点零的也行,换一百块钱钢板儿!

乙:嗨!这谁身上带着一百块钱钢板儿啊!

甲:换点零的,得坐车呀!

乙:不就是做车吗?

甲:得坐车回家呀。

乙:好办!

甲:这事。

乙:好办好办好办好办。

甲:今儿晚上才见着,你想想。

乙:哎!

甲:干吗?

乙:哎!(掏钱)

甲:啊?怎么意思?

乙:嗯(给甲钱)!

甲:干吗啊?

乙:坐车去!

甲:这谁的?

乙:我的!

甲:你的。。。你干吗掏出来?

乙:哎,你不是没零钱吗?

甲:啊。

乙:换它干吗啊?哎(把钱递给甲)!

甲:没请您吃饭先拿着您钱,不合适?!

乙: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甲:那叫嘛呢?

乙:嗨,什么叫嘛呢!

甲:不像话,是吧?

乙:呵呵呵呵呵。

甲:当然,咱往后越走越近了。

乙:是啊。

甲:别说这点,再多多少咱也过的了啊!

乙:对呀!

甲:您这多少钱?

乙:二十!

甲:那我拿着啦?

乙:你别拿了!(对观众:)你瞧我赶这事儿,还没请我吃饭呢先弄我二十块钱走!你说这。。。

甲:我找你要了吗?

乙:呵!

甲:啊,叫我栽跟头,这对吗?

乙:不是不是不是,我说,您跟别人就不逗啊?

甲:您这是玩笑啊?

乙:呵。。。啊!

甲:哈哈哈。。。我说的呢?我琢磨您也不可能这样儿啊!您这人儿我太了解了!

乙:嗯嗯。

甲:您最大的特点挥金如土,仗义疏财!

乙:是呀!

甲:您拿钱向来不当钱!

乙:对!

甲:甭说我还指您吃饭。

乙:嗯!

甲:平常您要看谁要有困难,您能不管吗?

乙:管!

甲:就真格的我走这,腰里一时不便,张回嘴跟您要这钱,您给不给?

乙:给!

甲:心疼不心疼?

乙:不心疼!

甲:在乎不在乎?

乙:不在乎!

甲:这钱?

乙:拿走!

甲:谢谢

乙:哎,不不。。。多厉害,啊?稳住了要!这种人!

甲:不是,没这钱我怎么回家啊?

乙:你呀,

甲:啊?

乙:走着走。

甲:走着走太累。

乙:累呀?

甲:啊。

乙:跑!

甲:这不更累了吗?

乙:你呀?

甲:啊。

乙:爱怎么走怎么走

甲:那、那我走了?

乙:走!

甲:明儿、明儿见了?

乙:明儿见!

甲:那我走了。

乙:慢走。

甲:啊。

乙:呵呵,咱哪,甭管他。说咱的相声。我今儿说的这段哪,是在北京啊东四牌楼内地方。。。

甲:(回来)哎,我说黄先生。

乙:有个。

甲:黄先生!

乙:嗯?

甲:要不咱甭吃包饺子了。

乙:(对观众)这二十块钱没拿走嘛!

甲:哎,你这叫什么话!这二十块钱值的多呀?是我请你吃饭花的多呀?

乙:那这包饺子怎么不吃了呢?

甲:包饺子这玩意儿太费事啊。

乙:那可不?你不包它省事!

甲:不是,你想想明儿早起呀我得和馅儿。

乙:嗯。

甲:和面,赶皮儿,包,煮,净忙活饭了,没工夫聊天啊。是不是?

乙:哦。

甲:吃点省事,省事的吧。

乙:那省事的咱们吃什么呢?

甲:咱们干饭汆丸子。怎么样?

乙:丸子汤啊!

甲:啊,丸子汤怎么了?丸子汤不省钱!

乙:嗯?

甲:你想想好稻米,高压锅焖的喷儿香,一层绿油儿。知道吗?

乙:嗯嗯。

甲:好羊肉。

乙:啊。

甲:多搁一斤香油,这大大的羊肉丸子,一吃稀了呼噜多好啊!

乙:行!行!

甲:干饭汆丸子!

乙:干饭汆丸子!!

甲:干饭汆丸子。。。这啤酒算了吧?

乙:这啤酒,不给喝啦?

甲:不是不给喝,您琢磨这道理啊。

乙:啊啊。

甲:您喝一肚子啤酒,再喝丸子汤这肚子里逛荡,是不是啊?

乙:也是。

甲:是不是啊?

乙:嗯嗯嗯。

甲:别别别,别喝了。

乙:不是,那要一点酒没有可太没劲了啊。

甲:要不,喝白的。

乙:白的也行!

甲:白的!

乙:我爱喝白的!

甲:那喝白的。

乙:喝白酒。

甲:那我连买都甭买了。

乙:是啊?

甲:家有现成的,拿出来就喝!(比划)

乙:哟嚯!这么大瓶啊!

甲:啊,不是一整瓶儿。

乙:多少啊?

甲:也就盯这么一块吧。

乙:哎。。。剩底儿啦?!

甲:怎了啦?

乙:不够喝的!

甲:不够没关系。

乙:啊。

甲:兑水呀!

乙:啊?!

甲:您要喝热就那兑点开水,兑凉的我那有凉白开。

乙:不不不,行了!行了!行了!

甲:啊?

乙:甭兑水。

甲:嗯。

乙:咱哪,有多少喝多少,行不行?

甲:对。“酒要少吃,事要多知。”

乙:哎哟(很高兴的口气)!

甲:一只肥母鸡,一斤栗子,这叫砂锅炖牛肉,黄焖栗子鸡!

乙:太棒啦!

甲:烙点螺丝转儿饼,撕着吃还解闷!

乙:对啊。

甲:吃完了喝点儿咖啡去去油腻。

乙:嗬!

甲:炖牛肉?

乙:炖牛肉!

甲:栗子鸡?

乙:棒!

甲:我家养了个老母鸡

乙:哦,是吗?啊!

甲:肥!

乙:哦。

甲:就是一样儿——老点儿!

乙:老点儿?

甲:老点没关系,今儿晚上就宰。

乙:嗯?

甲:这半宿也差不多了,也炖熟了。啊,今天晚上宰。

乙:不是,这。。。您这老母鸡养了几年啦?

甲:几年啦?

乙:啊。

甲:哎呀!反正据我姥姥说,我们家这老母鸡比我妈小两岁。

乙:呵呵!

甲:要论起来我得管它叫姨 !

乙:呵呵!

甲:得了!明儿了请您吃饭我大义灭亲了!

乙:别介!

甲:我不要这个。。。

乙:不行!不不不!

甲:我不。。。

乙:不不不 !

甲:怎么啦?

乙:哎,我说你那啊,别这么狠的心!

甲:哦。

乙:啊!为我不值当的!鸡咱不吃了行吗?

甲:不吃行。

乙:哎,咱就炖肉烙饼。

甲:炖肉烙饼。

乙:行不行?

甲:炖肉烙饼这车钱?

乙:甭惦着,嗨嗨!甭惦着!

甲:啊,行了行了行了。(走)

乙:嗨呀,又改炖肉啦!

甲:(回来)哎呀。

乙:(对观众)你说这。。。

甲:黄先生。

甲乙(合):要不咱甭吃炖肉了

乙:怎么样?我就知道是这句吧?

甲:啊。

乙:啊! 这炖肉又怎么了?

甲:这肉它不烂。

乙:那可不?!你不炖它烂不了!

甲:我得明儿早起来现买肉吧?

乙:嗯。

甲:市场内鲜亮,早起买去,到中午万一火跟不上,没熟,你说你去了给你吃什么?干脆!吃窝头吧!

乙:(顺口)哎 行!。。。什么您内?

甲:窝头。

乙:窝头啊!

甲:啊。

乙:回见吧!啊!好嘛!还吃窝头啊?

甲:怎么啦?

乙:从小我这窝头就吃伤啦!

甲:吃过?

乙:多新鲜那!吃了十好几年!

甲:哦!

乙:嗯。

甲:那你说说你们家内窝头什么模样儿?

乙:嗨,窝头嘛,还什么模样儿。上头一个尖儿,底下一窟窿!

甲:亏了问问,跟我内个不一样!

乙:您那窝头什么模样儿?

甲:底下一尖儿上头一窟窿!

乙:嗨,他给翻个儿了!

甲:不。再说面也不一样!

乙:怎么不一样呢?

甲:你这窝头什么面的?

乙:棒子面。

甲:我这玉米面。

乙:这不还一样吗?

甲:不,不光玉米面。

乙:还真是!

甲:有什么话,咱明儿见吧。(甲拿起乙放在桌子上的二十块钱就走。)

乙:哎。

甲:我先走了。

乙:我说哎!哎!哎!停!(抓住甲)

甲:你撒手!

乙:回来!

甲:撒手!

乙:回来!

甲:干吗这是?

乙:不成!

甲:干吗?

乙:我内二十块钱哪去啦?

甲:风大,刮内边去了,您一会儿找找。

乙:什什什、什么刮内边去了

甲:啊?

乙:在你兜儿里啦!

甲:没有没有!

乙:在你兜儿里啦!

甲:不可能!

乙:我看着你装起来的!

甲:我我。。。

乙:你别来这套!

甲:先撒手好吧?

乙:我亲眼看着你装起来的!你不给我掏出来我可没完!

甲:掏什么掏?我不掏!

乙:不是、你不掏?

甲:啊。

乙:我跟你说,你不掏我可喊警察!

甲:呵呵。。。这事儿值当的麻烦警察吗?

乙:不是,你掏不掏?

甲:得得得。

乙:你掏不掏?

甲:给你,给你不完了吗?

乙:真是。

甲:行了?干吗呢?(给乙一张钱)

乙:这还差不多。

甲:差不多就。。。(往下走)

乙:哦。。。五毛的!回来!回来!

甲:啊。

乙:回来!

甲:怎么意思?

乙:看了吗,这是五毛的!

甲:再给你挣一毛,完了!

乙:不行!

甲:啊。

乙:甭那么对付!

甲:啊。

乙:我要我内两张十块的!

甲:急呲白咧,干吗这是?

乙:给我!

甲:我这人好归置,跟您开玩笑,把内(六毛钱)给我呀!给你钱呀!(甲还给乙二十元,乙放到兜里)

甲:咱就窝头啦!

乙:窝头不干点吗?

甲:干哪?小米儿粥喝不喝?

乙:行啊!

甲:浆浆糊糊熬一锅小米儿粥。

乙:嗯,可以。

甲:多搁红糖!

乙:嗯。

甲:煮几个鸡子!

乙:哦。

甲:弄点挂面!

乙:嘿。

甲:来包草纸!

乙:我再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甲:啊。

乙:你跑这儿伺候月子来了!

甲:依着你呢?

乙:乱七八糟满不要,就是窝头小米儿粥。

甲:就是窝头小米儿粥。

乙:哎!

甲:就是窝头?

乙:啊

甲:说实在的啊。

乙:嗯。

甲:就那个点心,好不好?

乙:好啊!

甲:爱吃不爱吃?

乙:爱吃!

甲:要跟这个比?

乙:嗯。

甲:你吃完我这个,你都不想吃点心啦!

乙:那当然啦!

甲:万一你要吃上了瘾(手偷偷伸进乙口袋)

乙:(发现)哎!

甲:知道嘛?

乙:哎!我说 哎!哎!哎!哎!哎!

甲:怎么?

乙:怎么回事儿?你这手怎么回事?

甲:手凉,我里面边儿暖和暖和。

乙:象话嘛,跑人家兜里暖和手来?啊?

甲:开玩笑,开玩笑,咱就窝头啦?定了?

乙:就窝头啦!

甲:啊,你说好不好啊?(又把手伸了乙的口袋)

乙:去去去,放手(把甲的手轰了出来)

甲:要是女裤子掉下来 你容易。。。(钱包)“啪”掉出去

乙:甭掂着啊!我媳妇儿比我胖了。

甲:哦。(走)

乙:这窝头啊,这窝头也落不住!

甲:(回来)哎。说黄先生。

乙:(接过话来)要不咱甭吃窝头啦?咱喝点凉水吧?啊!

甲:我说你这小子可太难伺候了!

乙:合着他到给我扣上了!是我不吃啊还是你不请啊?

甲:真请?

乙:那可不!

甲:真请能让你上我家里 家里能吃什么好饭!

乙:那上哪儿啊?

甲:我请您下庄子。

乙:下桩子?

甲:哎。

乙:给我钉马掌?

甲:我带你下馆子。

乙:哦 拿自来水儿滋我?

甲:饭庄子,饭馆子。

乙:那么到饭庄子里你请我吃什么呢?

甲:请您吃满汉全席,南北大菜!

乙:呵呵,甭请我吃满汉全席,南北大菜。

甲:嗯。

乙:你把其中的几样菜的菜名儿,你要能说上来就算你请了。

甲:那太省事了!

乙:那你就说说吧?

甲:我请你吃蒸羊羔——这菜有没有?

乙:嗯!蒸羊羔那是大补!

甲:你看看!

乙:还有什么?

甲:蒸熊掌。

乙:哦!

甲:蒸鹿尾儿。

乙:是。

甲: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乙:还有什么?

甲:罐儿野鸡、

乙:嗯。

甲: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

乙:嗯。

甲:烩腰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

乙:还有吗?

甲:什锦套肠儿、

乙:嗯。

甲: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

乙:嗯。

甲: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

乙:嗯。

甲: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开耳、炒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件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

乙:还有什么?

甲:还有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蟹、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

乙:呵!

甲:三鲜木樨汤!

乙:哦。

甲:还有红丸子、

乙:啊。

甲: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汆丸子、一品肉。

乙:嗯。

甲: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

乙:嗯。

甲: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汆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儿、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汆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乙:完了?

甲:烩长脐肚、烩南荠。

乙:还有?

甲:盐水肘花儿。

乙:嗯

甲: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连帖、烧肥肠儿、烧宝盖儿、烧心、烧肺、油炸肺、酱蘑饤、龙须菜、拌海蜇、玉兰片、糖熘饹着、糖腌饯莲子。

乙:嗯。

甲:拔丝山药、拔丝肉、鳎目鱼、八代鱼、黄花鱼、海鲫鱼、鲥鱼、鲑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鱼、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红肉锅子、白肉锅子、什锦锅子、一品锅子、菊花锅子、还有杂烩锅子。

乙:好!(声音拉长)呵!太棒了!

甲:这些菜爱吃不爱吃?

乙:爱吃!咱们吃去?

甲:我没钱!

乙:唉,白说了?!

拓展回答:

报菜名:又名《菜单子》,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相声贯口。贯口是评书、相声的说功。又称“趟子”,为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对此,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报菜名本回答被网友采纳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相声《报菜名》中的台词

传统相声报菜名台词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
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罐儿鹌鹑,
卤什锦,卤子鹅,卤虾
烩虾,炝虾仁儿,山鸡,兔脯,菜蟒,银鱼,
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焖白鳝,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鲇鱼,烀皮甲鱼,锅烧鲤鱼,抓炒鲤鱼,
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麻酥油卷儿,
熘鲜蘑,熘鱼脯儿,熘鱼片儿,熘鱼肚儿,醋熘肉片儿,熘白蘑,
烩三鲜,炒银鱼,烩鳗鱼,清蒸火腿,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
炝芦笋,芙蓉燕菜,炒肝尖儿,南炒肝关儿,油爆肚仁儿,汤爆肚领儿,
炒金丝,烩银丝,糖熘饹炸儿,糖熘荸荠,蜜丝山药,拔丝鲜桃,
熘南贝,炒南贝,烩鸭丝,烩散丹,
清蒸鸡,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香酥鸡,炒鸡丁儿,熘鸡块儿,
三鲜丁儿,八宝丁儿,清蒸玉兰片,
炒虾仁儿,炒腰花儿,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炸海耳,浇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葱,炸排骨,
烩鸡肠肚儿,烩南荠,盐水肘花儿,拌瓤子,炖吊子,锅烧猪蹄儿,
烧鸳鸯,烧百合,烧苹果,酿果藕,酿江米,炒螃蟹.氽大甲,
什锦葛仙米,石鱼,带鱼,黄花鱼,油泼肉,酱泼肉,
红肉锅子,白肉锅子,菊花锅子.野鸡锅子,元宵锅子,杂面锅子,荸荠一品锅子,
软炸飞禽,龙虎鸡蛋,猩唇,驼峰,鹿茸,熊掌,奶猪,奶鸭子,
杠猪,挂炉羊,清蒸江瑶柱,糖熘鸡头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
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精虾,精蟹,精鱼,精熘鱼片儿,
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焖冬瓜,
焖鸡掌,焖鸭掌,焖笋,熘茭白,茄干儿晒卤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红炖肉,白炖肉,松肉,扣肉,烤肉,酱肉,荷叶卤,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酱豆腐肉,坛子肉,罐儿肉,元宝肉,福禄肉,
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烀肘子,扒肘条儿,
蒸羊肉,烧羊肉,五香羊肉,酱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
烧紫盖儿,炖鸭杂儿,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尖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求采纳为满意回答。

小品报菜名的台词

小品,报菜名的台词有: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
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烀烂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儿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鸦儿、麻酥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
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木耳、炒肝尖儿、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汁儿、炸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熘鱼片儿、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
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烟鸭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子晒炉肉、鸭羹、蟹肉羹、鸡血汤、三鲜木樨汤、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炸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
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晒炉肉、炖肉、黏糊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大肉、烤肉、白肉、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羔羊肉、五香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炸卷果儿、烩散丹、
烩酸燕儿、烩银丝、烩白杂碎、氽节子、烩节子、炸绣球、三鲜鱼翅、栗子鸡、氽鲤鱼、酱汁鲫鱼、活钻鲤鱼、板鸭、筒子鸡、烩脐肚、烩南荠、爆肚仁儿、盐水肘花儿、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肥肠儿、烧心、烧肺、烧紫盖儿、烧连帖、烧宝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
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槟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炸软巾、糖熘?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儿酪、小炒螃蟹、氽大甲、炒荤素儿、什锦葛仙米、鳎目鱼、八代鱼、海鲫鱼、黄花鱼、鲥鱼、带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
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酱泼肉、炒虾黄、熘蟹黄、炒子蟹、炸子蟹、佛手海参、炸烹儿、炒芡子米、奶汤、翅子汤、三丝汤、熏斑鸠、卤斑鸠、海白米、烩腰丁儿、火烧茨菰、炸鹿尾儿、焖鱼头、拌皮渣儿、氽肥肠儿、炸紫盖儿、鸡丝豆苗、十二台菜、汤羊、鹿肉、
驼峰、鹿大哈、插根儿、炸花件儿,清拌粉皮儿、炝莴笋、烹芽韭、木樨菜、烹丁香、烹大肉、烹白肉、麻辣野鸡、烩酸蕾、熘脊髓、咸肉丝儿、白肉丝儿、荸荠一品锅、素炝春不老、清焖莲子、酸黄菜、烧萝卜、脂油雪花儿菜、烩银耳、炒银枝儿、八宝榛子酱、黄鱼锅子、白菜锅子、
什锦锅子、汤圆锅子、菊花锅子、杂烩锅子、煮饽饽锅子、肉丁辣酱、炒肉丝、炒肉片儿、烩酸菜、烩白菜、烩豌豆、焖扁豆、氽毛豆、炒豇豆,外加腌苤蓝丝儿。拓展资料报菜名又名《菜单子》,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相声贯口。贯口是评书、相声的说功。又称“趟子”,为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对此,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贯口分大贯口、小贯口两种。小贯口一般十几句,大贯口可长达一百多句。马三立自创了一套报菜名。这个本子传到了马三立长子马志明手里。此套报菜名和上面述说的有所差异,老先生们最初创作《报菜名》,是为了展示贯口。但流传下来之后,由于其中包袱不足,在实际真正演出的时候,演出机会不多。因此,广为流传的《报菜名》,仅仅是个基础活,属于少儿学艺的入门级作品。“少马爷”马志明先生是《报菜名》新生命的缔造者。“少马爷”将捧逗二人的人物特征进行了充分的丰满化—逗哏的是个见过世面但是落魄了的穷鬼,捧哏是个脑筋稍慢,心地不错的老实人。穷鬼以请客吃饭为名,实则是为了骗捧哏的钱。演员们一般都是按照马先生的方式来进行表演。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报菜名

求《报菜名》的全台词

台词: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晾肉,香肠,什锦苏盘,
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罐儿野鸡,罐儿鹌鹑,
卤什锦,卤子鹅,卤虾
烩虾,炝虾仁儿,山鸡,兔脯,菜蟒,银鱼,
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
焖白鳝,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鲇鱼,烀皮甲鱼,锅烧鲤鱼,抓炒鲤鱼,
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麻酥油卷儿,
熘鲜蘑,熘鱼脯儿,熘鱼片儿,熘鱼肚儿,醋熘肉片儿,熘白蘑,
烩三鲜,炒银鱼,烩鳗鱼,清蒸火腿,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
炝芦笋,芙蓉燕菜,炒肝尖儿,南炒肝关儿,油爆肚仁儿,汤爆肚领儿,
炒金丝,烩银丝,糖熘饹炸儿,糖熘荸荠,蜜丝山药,拔丝鲜桃,
熘南贝,炒南贝,烩鸭丝,烩散丹,
清蒸鸡,黄焖鸡,大炒鸡,熘碎鸡,香酥鸡,炒鸡丁儿,熘鸡块儿,
三鲜丁儿,八宝丁儿,清蒸玉兰片,
炒虾仁儿,炒腰花儿,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
炸海耳,浇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葱,炸排骨,
烩鸡肠肚儿,烩南荠,盐水肘花儿,拌瓤子,炖吊子,锅烧猪蹄儿,
烧鸳鸯,烧百合,烧苹果,酿果藕,酿江米,炒螃蟹.氽大甲,
什锦葛仙米,石鱼,带鱼,黄花鱼,油泼肉,酱泼肉,
红肉锅子,白肉锅子,菊花锅子.野鸡锅子,元宵锅子,杂面锅子,荸荠一品锅子,
软炸飞禽,龙虎鸡蛋,猩唇,驼峰,鹿茸,熊掌,奶猪,奶鸭子,
杠猪,挂炉羊,清蒸江瑶柱,糖熘鸡头米,拌鸡丝儿,拌肚丝儿,
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精虾,精蟹,精鱼,精熘鱼片儿,
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焖冬瓜,
焖鸡掌,焖鸭掌,焖笋,熘茭白,茄干儿晒卤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氽丸子,葵花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红炖肉,白炖肉,松肉,扣肉,烤肉,酱肉,荷叶卤,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酱豆腐肉,坛子肉,罐儿肉,元宝肉,福禄肉,
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烀肘子,扒肘条儿,
蒸羊肉,烧羊肉,五香羊肉,酱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
烧紫盖儿,炖鸭杂儿,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尖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延伸:
报菜名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相声贯口。贯口是评书、相声的说功。又称“趟子”,为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对此,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贯口分大贯口、小贯口两种。小贯口一般十几句,大贯口可长达一百多句。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19990/1718/17180764.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图书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lmIT科技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