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的最后一公里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李佳
字体:

 ofo的最后一公里

本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ID: li-heran),作者: 小芳

2016年9月,朱啸虎组局,戴威第一次坐在了程维的对面。

三个男人同坐在国贸三期56层的金沙江创投办公室里,各有所图——

程维刚刚结束和Uber中国的激战,想迅速补上自己出行地图的“最后三公里”,但他还没想好是自己做还是投一家。

和程维见面也是戴威需要的。在来国贸三期之前,他的对手摩拜已在月初的凌晨将橘色单车放在了北大校园里。路灯之下,摩拜车轱辘上的夜光条反射出微弱灯光,挑衅般地亮在黄色ofo单车旁边。年轻的前北大学生会主席感觉到了压力,对手来势汹汹,橘色单车在中关村丹棱街等地随处可见,刚刚过去的8月,它还连续拿下了B轮和B+轮的千万美元融资。

而此时的ofo还没走出校园。能找到多少钱,将决定戴威能在校园之外的市场走多远。

至于朱啸虎,这位投资人的意图一直很清晰:把ofo养肥,卖个好价钱。他向程维推销:ofo再不济也能卖给滴滴。

于是,这场会面成为滴滴与ofo故事的开端。

程维带着弹药入场了,连续3次跟投后,滴滴在2017年3月成为ofo的最大股东,占比超过30%。

最初的甜蜜显而易见。滴滴刚成为ofo最大股东的那段时间,戴威接受了《中国企业家》采访,程维的名字被反复提起,后者在发展方向、战略方面给过一些建议,“毕竟他打过那么多战役”。

滴滴入场向资本市场释放了信号,从2016年9月到2017年3月的半年时间里,ofo先后进行了1.3亿美元和4.5亿美元的融资。同期的摩拜也完成了4轮融资,可以说,共享单车成为2016资本寒冬里唯一的火热之地。

走出校园的ofo看起来很顺利。

街头出现的小黄车越来越多,这家年轻的创业公司成了明星——库克2017年3月来华时,跑去了中关村理想大厦的ofo办公室,身穿黑色工作服的戴威亲自为他示范了如何使用ofo。

2

图:戴威向库克示范如何使用ofo

在外界看来,这是滴滴柳青的功劳,她与库克有私交。

但滴滴跟ofo的甜蜜期只持续了不到半年。

大股东滴滴有了更多动作。7月,包括付强、南山等在内几十位滴滴系人员进驻了ofo,其中付强职位最高,任执行总裁。ofo创始团队被架空的传闻开始流传坊间。另一个传言是,经历数轮融资后,摩拜创始团队的股权已经被稀释很多。

戴威与程维的关系由此变得微妙起来。

名校出身的戴威是骄傲之人。

第一次去见朱啸虎时,他不识眼前之人,也没急着做决定。离开金沙江创投办公室后,他与小伙伴张巳丁跑到楼下天桥用手机搜索,才知道刚才拜访之人投出过滴滴。后来他坦承自己不擅融资,因为他经常基于双方是否有共同价值观去做判断——B轮融资中,他选中了气场最合的,而非出价最高者。

程维在阿里做销售起家,狠劲常常藏于不动声色之中。战快的、战Uber中国、战美团,他是沙场上浸泡过血水的男人。

2017年下半年,硝烟的味道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尽管他们依然身处同一条战壕。

矛盾是随着滴滴系三位高管“集体休假”公之于众的,一起传出的还有戴威的愤怒:“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

尽管戴威后来澄清与付强是和平分手,但“闹掰”的痕迹怎么也挡不住了——36氪记录了两者的罅隙:滴滴开始从ofo那挖人,“怎么买车、怎么布点,怎么收车,负责这些的员工被挖走的比较多,这些人会接到滴滴方打来的电话,‘待遇double,你来不来?’”

更加明显的举动是,程维在2017年12月开始自己动手:他接手并复活了小蓝,还在成都等城市上线了自有品牌“青桔共享单车”——桀骜的戴威和ofo不再是他唯一的押宝。

2

图:青桔单车在成都上线

当时,共享单车凛冬已至。盈利模式不明朗,重资产运营等弊病凸显,疯狂烧钱又加速了灭亡。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媒体列出的死亡名单越来越长,有人跑路,有人坐牢,空在街头留下一堆无人收拾的钢铁尸体。

身在其中,戴威对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尤为真切。

投资机构的态度变了。朱啸虎在2017年年底透露,过去18个月里,ofo和摩拜这两家头部公司拿到了三四十亿美元的融资。但当市场遇冷,无人接盘的焦虑开始在投资人之间传播。

朱啸虎毫不掩饰。他在9月份就呼吁“ofo和摩拜合并才能盈利”,年底时变得更加迫切:“战局已经比较明朗化,再打消耗战已经没有意义了,对双方损耗都很大。”王刚、徐小平等投资人也忙着帮腔:合并吧,合并吧。

但心气很高的戴威依然没有松口。他说出了那句带着骄傲又有些悲壮的话:

“感谢资本,但我也想说,我觉得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同一天,《财新周刊》刊发报道,称ofo动用30亿元押金,账面可用现金仅剩3.5亿元,这似乎让戴威的硬气失去了几分光彩。

戴威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阿里的意志是在2017年9月。

蚂蚁金服和阿里是在2017年的4月、7月先后成为ofo投资人的,但甜蜜期并没有持续太久——9月上线的ofo微信小程序惹恼了阿里。

据虎嗅报道,小程序上线当天,因为无法联系到戴威,蚂蚁金服的人专程从杭州飞到北京,跑到他常去的球场堵人,要求立即下线,只保留支付宝作为流量入口。

倔强如戴威,自然没有服从。

在站队和利益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比ofo提前7个月上线的摩拜微信小程序已经享受到了红利:上线首日获得百万级访问量,此后2个月里,微信小程序为摩拜带来的新用户增长每周超过100%,且新增中超过50% 的用户会下载摩拜App。

这也是ofo需要的。

戴威扛住了压力,有自媒体对此戏谑:支付宝惨遭“亲儿子”打脸。

6

图:马云(左四)和戴威(右一)出席同一活动

他也为倔强付出了代价:蚂蚁金服在那年10月加大对哈罗单车的扶持力度,推动了后者3.5亿美金的D1轮融资。此举后来被马化腾评价:“(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不过,阿里不敢也不舍得就此放弃ofo,它还有利益需要保全。于是,在ofo和摩拜合并传闻最盛的那段时间,阿里与戴威频频接触,它要阻止传闻成真——两家公司合并,意味着快的和滴滴的历史可能重演,这无疑是阿里不愿看到的。

阿里提出了增加投资、确保ofo独立发展等想法,这确实是戴威想要的。坊间一度传闻,阿里要向ofo投资10亿美金。

扑朔迷离间,彼时的戴威正在陷入越发复杂的资本局里。

他想保持独立和话语权,借力打力,比如联手阿里对外抗衡摩拜,对内牵制滴滴,但入席的几位巨头,不管滴滴、阿里还是腾讯,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他们有钱。

多方角力之中,传说中的10亿美金融资最终流产,今年2月,ofo 用两次质押资产换回了阿里17.7亿借款。

戴威成功绕过了滴滴这位最大股东去找钱,也把ofo置于新的危险之地——如果贷款逾期未还,ofo可能会落入阿里囊中。锤子曾经以类似方式向阿里借款,后来被投资人郑刚吐槽:差点被阿里害死。

债务压力之下,戴威做了很多开源节流的尝试——

今年4月起,ofo 开始售卖车身和开屏广告、裁员、收缩烧钱的海外业务,5月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在新加坡、日本等地上线“骑车挖矿”功能。5月底,ofo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免押。

结果就是,今年6月,ofo按期偿还了阿里一笔到期的4.5亿贷款。警报暂时解除。

当摩拜以卖身美团的结局黯然转身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也会是戴威与ofo的命运,差别只在于买家、价格和时间。

两家公司有着同样的致命问题:缺钱。

资本的意志一度是让两者合并。去年10月,滴滴牵线,两家公司曾经坐在谈判桌前进行过数轮讨论,不过,固执又骄傲的戴威最终没同意ofo创始团队出局的合并方案。

资本显然打算好好“教训”这家倔强的年轻公司。几个月后,当ofo卖身滴滴、ofo卖身阿里的传闻陆续兴起之时,坊间流传的“卖身价”几乎只有摩拜价格的一半。

悬而未决之中,戴威偶尔会露出困兽的那一面。

他愤怒。5月的一个周一早上,他在理想国际大厦的会议室里撂下狠话:“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他告诉他的创始人团队:ofo未来会独立运营——有人猜测,这是因为此前滴滴对ofo的收购谈判中,创始人团队或投资人中有人表示了同意。

事实上,相比股权结构和意志分散的摩拜团队,戴威和他年轻的创始团队表现得更加坚决,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虽然很多时候,戴威的意志就是ofo的意志,其他人主要是追随并执行。

这并不容易。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从最初的低调、被追捧到沦为鱼肉,期间不过短短三年,身处其中之人,却经历了最激荡的商业变迁和世间冷暖。

顺风顺水之时,戴威这支90后创始团队的故事听起来颇具浪漫色彩,堪称这个创业时代的典范——

他们多结识于北大车协,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和戴威大一就认识,骑行凤凰岭时遭遇暴雨,两人背靠背在一张防潮垫上坐了一宿;

1

图:ofo创始团队 右一为戴威

他们遭遇过失败的创业项目,也一起扛过了ofo 早期的冷清。项目启动后的第26天,他们才收到校友捐出的第一台旧山地车,附带一句“支持你们的梦想”。那是2015年6月6日,他们就此把那天定为了创业纪念日;

邀请曾在青海一起支教的杨品杰入伙时,戴威翻出了一支日本广告片《人生不是一场马拉松》,镜头里,那些结伴跑马拉松的人突然四散而去,有人去结婚,有人去旅行。“终点不止一个,人生各有精彩”,这句话最终戳中了杨品杰。

但此后的故事,尤其是资本入场之后的故事,就多出了许多残酷和身不由己。这几位年轻人当年去香山放坡、在霓虹闪烁的长安街上吹风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如今,他们聚少离多,刚过去的三周年纪念日也没能齐聚在北京。

也没有人能回答:ofo会迎来怎样的第四个周年?当这一天到来时,这些年轻人又会身在何方?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你对共享单车OFO怎样理解他创业的几个关键词 :最后...

答:[zhì néng] 智能 从感觉到记忆到思维这一过程,称为“智慧”,智慧的结果就产生了行为和语言,将行为和语言的表达过程称为“能力”,两者合称“智能”,将感觉、记忆、回忆、思维、语言、行为的整个过程称为智能过程,它是智力和能力的表现。它们分别...

谁发明的ofo小黄车

答:戴威,ofo创始人兼CEO,青年创业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2014年与4名合伙人创立ofo,提出了“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理念,创立了国内首家以平台共享方式运营校园自行车业务的新型互联网科技公司。

骑OFO单车能得多少能量

答:从免费骑行,到直接发钱,你方唱罢我登场,进入二0一漆年,共享单车争夺用户的大戏唱得可谓“锣鼓喧天”。骑共享单车不用花钱,还有补贴,——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初中国约车领域的补贴大战和外卖平台之间的优惠券血拼。共享单车企业是否已经找到了真...

首家共享单车的创始人是谁?

答:ofo小黄车,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而这一辆小黄车的创始人正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共享单车的经营模式是什么?有哪些

答:有可能是出现一些专门的租车公司,他们替代了如今摩拜和ofo的一些工作,专门来做...可是这个模式在共享单车里基本跑不通,原因只有一个——最后一公里解决的是到达...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25/16236/250948.html report 70310 ofo的最后一公里,本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ID:li-heran),作者:小芳一2016年9月,朱啸虎组局,戴威第一次坐在了程维的对面。三个男人同坐在国贸三期56层的金沙江创投办公室里,各有所图——程维刚刚结束和Uber中国的激战,想...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topzttophottopsctopnew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