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影评人,远比男性影评人少得多

来源:快报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作者:Jennifer Merin

编译:陈思航

校对:易二三

来源:Roger Ebert

近来,关于性别平等、多样、包容方面的忧虑,已经不再仅限于电影制作层面,开始延伸到了电影批评的层面。最近的研究表明,女性的观点在关于电影的批判性论述中,代表性严重不足。

去年,南加州大学安娜堡传媒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2015到2017年间,在烂番茄网站三百部最卖座影片的影评中,只有21.3%是由女性影评人撰写的——这意味着每3.7位男性影评人对应着1位女性影评人。而根据统计,那些来自有色人种或是其他少数群体的女性影评人,所占的比例会更加夸张。

这些令人警醒,也令人难以接受的数据,要求着电影界给予女性影评人更多的机会,无论是在纸质刊物、广播节目还是网络媒体上都是如此。她们也应在颁奖机构中占据更高的比重,包括极具影响力的广播影评人协会——该协会的334名成员中,只有82名女性,只能算是勉强达到了25%。

但是,这些统计学上的研究,无法完全量化女性影评人所遭遇的那种挫败感,也无法阐明为何来自不同群体的女性声音——顺性别与跨性别者;不同种族的女性;不同民族、不同背景的女性——对于文化交流是如此重要。

它们也无法让我们意识到,女性对于电影的独特观点,以及她们的写作信条与目标——她们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追求平等。正是这一切将女性影评人(尤其是那些被定义为女性主义者的影评人)与影响力过大的男性影评人区分开来。

如今,我们是时候发起一次更为深入的讨论,来探讨女性主义的电影观点了。这其实是在讨论女性影评人的写作信条与目标,尤其是当她们的存在开始影响电影/类型的偏好,开始改变影评的社会作用的时候。

为了激起这样的讨论,我采访了几位直言不讳的女性电影记者联盟(Alliance of Women Film Journalists,后简称为「AWFJ」)成员,要求她们为女性主义电影批评下一个定义,询问了她们作为自觉的女性主义影评人,各自有着怎样的写作信条与目标。

这些AWFJ的成员包括玛丽琳·费迪南德、罗克珊娜·哈达迪、亚历山卓·海勒-尼古拉斯、埃丝勒·依弗勒姆、玛丽安·约翰森、洛伦·金、妮尔·米诺以及玛莎·P·尼金森,她们有着不同的身份背景,以及独特的个人观点。如果你并不熟悉她们的创作,我建议你在AWFJ.org网站上阅读她们的作品。就像在电影行业各个领域工作的所有女性一样,女性影评人也在要求得到更多的发展空间。

值得赞扬的是,她们都给了我十分全面、深思熟虑、内容详尽的论述,它们读起来就像是几份个人的宣言一样。不过,她们完整的评论文本太长了,无法在此处完全列出。所以,我要怀着歉意,将它们经过总结概括之后放在本文之中。

何谓女性主义电影批评?女性主义电影批评是否遵循着不同的标准?它是否优化了由男性主导的文化环境?

AWFJ的受访者一致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女性影评人都是女性主义者,而一些男性影评人的作品中也包含了女性主义的关注,即使他们无法彻底地像女性那样「感受」电影。女性主义影评的边界有些模糊,但这并不是很重要。

正如妮尔·米诺所说,「女性主义是对正义与平等的信仰,这与性别无关。当这一理念被应用到电影批评上的时候,那么它确立的标准,就是要保证女性能够发声,能够讲述她们的故事、表达她们的观点,这应该被贯彻到电影制作的各个方面,当然也包括与电影相关的写作活动。」

作为补充,玛丽琳·费迪南德提出了她的告诫:「女性主义并不是针对性别的,不过似乎绝大多数的男性都没能足够有效地处理他们的偏见。」

埃丝勒·依弗勒姆是这样定义女性主义的:「一个女性主义的观点,必须是与其他领域交叉的,是后殖民主义的——必须考虑到阶级、种族、性别认同、国籍与白人神话等各方面的要素,」她总结道,「这些因素影响了我对电影批评的看法。」

罗克珊娜·哈达迪将女性主义电影批评定义为「对性别平等的提倡。它采取的策略是对父权系统的拆解——这一系统通常是携带着性别歧视、种族歧视、阶级歧视的。在这一系统中,电影是一种工具,用于反映创作者的政治倾向与观点。女性主义电影批评会分析女性与男性在电影中的形象,他们的需求是如何被表现、被满足的,以及他们是如何交流的。」

玛丽安·约翰森断言,「一个女性主义在看待电影的时候,必须承认并努力解决男性在银幕上的统治地位,以及他们在整个文化中的主导地位。女性主义影评人必须积极、持续地意识到这一点,即使是在享受或是赞扬一部完全由男性视点主导的作品也应如此。是的,一位女性主义影评人仍有可能观赏一部非女性主义的电影,或是一些在描述女性方面存在问题,乃至压抑、抹除女性存在的电影——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没有多少电影可看了。」

女性主义者希望什么样的改变?怎样的影片够资格被称为「女性主义」电影?女性主义影评人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洛伦·金想要在银幕上看到更多复杂的女性角色。「贝氏测试法能够提供一则完整的概述,能够总结出女性观众们早已知道的东西。(译者注:贝氏测试法源于美国漫画家埃里森·贝克戴尔的作品,包含了一些反性别歧视的「规则」。它本是漫画中的讽刺性台词,但却凸显出了电影中普遍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现象。)」

她的说法暗示了这一测试包含的内容远远不够,「女性应该拥有她们自己的故事。我被那些精确、诚挚、偶尔带点诗意、呈现女性内心世界的影片所吸引,像是阿涅斯·瓦尔达的电影、芭芭拉·洛登的《旺达》等等,以及一些更晚近的作品,像是玛丽埃尔·海勒的《你能原谅我吗?》和克里斯蒂娜·乔伊的《南茜》。」

《旺达》(1970)

玛莎·P·尼金森说道,「在一部『女性主义电影』中,可能有强势的女性角色,但也可能没有。作为一位女性主义影评人,我对叙事过程中的时空美学更感兴趣,与之相对的是一些影片中过于简单化的女性主义内容,例如强势的女性可以像男人一样打斗。对于那些如果不牺牲男性角色,就无法想象强势女性角色的导演,我也不感兴趣,例如派蒂·詹金斯的《神奇女侠》,以及所有版本的《一个明星的诞生》。

《宠儿》里都是强势的女性角色,但它极度的性别歧视令我不适。但与此同时,我也不会说那些喜爱《宠儿》和/或《神奇女侠》的影评人就不是女性主义影评人。这是一个复杂的议题,需要进一步的讨论。」

《宠儿》(2018)

亚历山卓·海勒-尼古拉斯补充道,「一次代际的转变,导致了更广泛的渴望,我们想要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它们来自女性,也来自许多长久以来被遮蔽的群体。于是我们便看到了《黑豹》和《阴风阵阵》这样的作品。」

《阴风阵阵》(2019)

正像这组概述所呈现的那样,在这篇文章中包含的这些观点,表明女性主义电影批评确实是一个热门的话题。这个议题需要我们进行更深入的讨论,而不是拘泥于字典中对于女性主义所下的简单定义,或是止步于任何赞赏、偏见、误解以及本能性的反应。

总体上来说,这些受访者代表了丰富多彩的女性主义观点。她们每一个人的完整陈述,都是内容深刻、目光深邃、思维敏捷、极富争议的,每一篇都应该被通篇阅读。

正因如此,这些访谈现在已经被发布在AWFJ的线上杂志上,它的网站为AWFJ.org。还请各位读者在AWFJ.org上踊跃留言,来促进、推动这次关于女性主义影评的对话。

请注意:本文转载自QQ快报,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特此声明。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怎么取得双子座女孩的欢心?

答:哈哈`我是双子座的`还是女生哦`` 双子的女生很善变``有双重性格哦`` 真的很麻烦啊`` 你要追一个双子座的女生的话``有点复杂哦`` 首先双子的...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q/20190314/20190314B1EQKQ.html report 26909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12345678910 热门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心理时尚宠物收藏家居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