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与松下走向破裂?外媒称日本高管非常反感马斯克的滑稽举动

来源:QQ快报
责任编辑:李志喜
字体:

近日,有外媒透露,特斯拉Model Y车型设计缺陷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案例所证实,据悉,该车后舱盖在行驶期间,非常容易受到轻微剐蹭和颠簸损伤,尤其是在倒车时,极易撞到电线杆或墙壁。有消息称,部分交付的车型,后仓盖不少均存在凹痕,产品质量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与早期Model 3车型一样,属于设计缺陷。特斯拉最正确的决定应该是停止当前的交付,修复缺陷。同时,该消息发布者声称,我们主要的目的是警告未来的车主,后舱口将是Y型车的致命弱点。除非特斯拉只将后保险杠加粗,否则在重新设计汽车将造成更高的制造成本。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www.book1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特斯拉CEO马斯克(图左)与松下社长津贺一宏。

据外媒报道,FCA、特斯拉、日产、本田、宝马、大众、斯巴鲁等多家车企的欧美工厂将暂时解雇工人,进行无薪休假,初略统计涉及工人多达数万人,以此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危机带来的工厂关闭和销量下滑

划重点: 1这一合作关系暴露了一种文化冲突:一边是习惯于达成共识的、有百年历史的保守的日本企业集团,一边是围绕马斯克颠覆百年汽车传统的愿景而建立起来的拥有16年历史的硅谷新贵。 2与特斯拉的紧张关系将这位松下首席执行官推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一边试图让它向合资工厂中投入的巨额投资发挥作用,一边不得不面临着越来越多对Gigafactory感到不满的高管。其他松下高管表示,他们与特斯拉的合作没有未来。 3松下几十年来一直向丰田汽车公司等汽车制造商出售电池,但它习惯于在自己的工厂完成订单,由自己的经理负责。现在,它将不得不在特斯拉控制的工厂里生产电池。 4松下其他高管和董事会成员发现,这位美国企业家的滑稽举动令人反感。其中包括2018年9月的事件,当时他在接受喜剧演员乔-罗根(Joe Rogan)的博客节目采访时抽起了大麻。在日本,使用大麻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被发现使用大麻的名人经常被迫公开道歉。 5马斯克先生自称是“纳米经理”,习惯于事事都掌握在手中。Gigafactory的员工表示,即使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做出的微小改变,也必须得到特斯拉经理的书面批准,他们生活在对马斯克的恐惧中。 6一些高管说,在津贺一弘辩称与特斯拉的关系值得挽救时,他显得越来越孤掌难鸣。

近日,有外媒报道称,全球新能源汽车在2019年的销量约为221万辆。特斯拉超过了比亚迪,成为了总销量第一的厂商;单一销量最高车型为Model 3。可以看到,上半年每月的销量均高于往年同期,但自7月

据外媒报道,作为电动汽车电池供应商,松下与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进行了深度合作。但是现在,文化冲突正在损害它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虽然Cyber已经在美上市,但马斯克声称:在该车发布一周内,约有200,000名客户为Cyber交付了订金,实际大面积提车估计还有段时间。售价最低的后驱版为3.9万美元,EPA续航里程为400km,百公里加速6.5s,我们

去年,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加利福尼亚州接受一档播客节目采访时当众吸食大麻。在地球的另一边,日本松下公司的高管和特斯拉的汽车电池供应商,警觉地看着。

据外媒的报道称,中国当时对于这艘航母有着浓厚的兴趣,甚至组织了专家团进行研究,还建造出一比一的航母模型来为以后国产航母积累经验,但是这一说法一直没有得到证实。“墨尔本号”航空母舰是澳大利亚在

“我们的投资者会怎么想?”一位松下高管记得当时在想。

2018年12月,外媒曝出松下将向已投产的大连工厂投资“数亿美元”,将大连工厂的产能从5GWh提升到12GWh。一系列动作背后,松下在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影响力得到了极大的强化。2、韩系动力电池企业:LG化学、

五年前,松下承诺投资数十亿美元到它与特斯拉在内华达沙漠建立的合资超级电池工厂;五年后,松下与这家电动汽车先驱公司的关系变得紧张。超级工厂本应提高利润,巩固松下在汽车电子领域的未来,并让特斯拉轻松获得最重要的——也是最昂贵的——汽车零部件。

相反,这一合作关系暴露了一种文化冲突:一边是习惯于达成共识的、有百年历史的保守的日本企业集团,一边是围绕马斯克颠覆百年汽车传统的愿景而建立起来的拥有16年历史的硅谷新贵。

开始头痛

他们合作的业务开始让双方感到头痛。两家公司的老板都在电池生产的处理方式上互相指责。马斯克的行为让松下的高层感到不安,以至于有一些人担心,他们公司的命运与马斯克及其电动汽车公司的联系过于紧密。

随着特斯拉在中国建造另一座成本高昂的工厂,马斯克敦促松下降低电池的收费。松下首席执行官津贺一弘(Kazuhiro Tsuga)拒绝了降价请求,并表示他对与特斯拉一起进入中国市场犹豫不决。松下的电池生产已经落后于计划,持续的追赶让松下的电池部门陷入了更深的赤字。

在今年6月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们批评松下的行为超出了它的控制范围。受特斯拉问题的影响,松下的股价自去年年初以来下跌了近50%。

就特斯拉而言,它需要Gigafactory超级电池工厂不断提高效率,降低制造成本,这样才能降低汽车价格。特斯拉认为这是让电动汽车实现大众化的关键。

62岁的津贺一弘是一位传统上保守的日本高管,谈到这种合作关系时,他不像以前那么乐观了。在9月份被问及是否对投资超级工厂感到后悔时,他告诉记者,“是的,这是肯定的。”而在他当初做出决定的时候,他说,“这是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的唯一理性选择。”

与特斯拉的紧张关系将这位松下首席执行官推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一边试图让它向合资工厂中投入的巨额投资发挥作用,一边不得不面临着越来越多对Gigafactory感到不满的高管。其他松下高管表示,他们与特斯拉的合作没有未来。

马斯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两家公司的关系没有破裂。他分享了他最近从津贺一弘先生那里收到的一条信息并表示:“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一个轻松的商业环境,但我坚信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强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另外,这两家公司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强调了他们之间的长期合作关系,并承诺合作实现“创造更可持续的未来的共同愿景”。

合作之初

这种合作关系开始于特斯拉早期。2008年,特斯拉开始交付其第一款电动汽车,即售价超过10万美元的Roadster双座跑车。现年48岁的马斯克将自己的大部分资金投入了公司,并接任首席执行官。他定了下一个大胆的目标:推出一款可与宝马(BMW)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相媲美的电动豪华轿车。

马斯克希望有一个能够大规模生产锂离子电池的合作伙伴。每辆Model S汽车都需要将数千个手指大小的电池单元串在一起,这种电池通常用于笔记本电脑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中。

这个时机对松下来说再好不过了。它已经获得了特斯拉电池供应商三洋的控股权。松下不再是一个标志性的消费电子品牌,在截至2009年3月的一个财年中,由于押注手机和等离子平板电视失败,松下录得了40亿美元的亏损。这是它六年来的首次亏损。它迫切需要一个受欢迎的业务。

2010年,松下同意为Model S制造电池。这款车获得好评如潮,松下为处于开发电动汽车的前沿阵地感到欢欣鼓舞。

津贺一弘于2012年成为首席执行官,当时Model S刚刚下线。他坚信马斯克的下一个大赌注:特斯拉面向大众推出的第一款电动汽车Model 3。

马斯克想要创建一个无与伦比的超级电池工厂,为特斯拉计划生产的数十万辆汽车供应电池。2014年,特斯拉宣布将与所有供应商联合投资50亿美元建造超级电池工厂,该工厂将由特斯拉拥有和管理,并说服松下加入。松下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能贡献高达16亿美元。

马斯克说,按占地面积计算,它最终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建筑,跨越100多个足球场大小的面积,尽管现在并没有那么大。

矛盾出现

在松下内部,与特斯拉合作建造超级工厂是有争议的。松下几十年来一直向丰田汽车公司等汽车制造商出售电池,但它习惯于在自己的工厂完成订单,由自己的经理负责。现在,它将不得不在特斯拉控制的工厂里生产电池。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对松下独家为Model S供应的电池的价格感到不满,并计划让特斯拉自己制造电池。然而,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这个耗资巨大的计划被废除了。于是,这两家公司密切合作,推出了Model S,后来在2015年推出了Model X运动型多功能车(SUV)。

特斯拉和松下高管(包括津贺一弘)之间关系紧张的一个早期根源是生产没有赶上工期。知情人士说,松下针对特斯拉的生产目标开始积极准备供应电池,但是它发现这家汽车制造商的汽车生产落后于计划。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最终,时任松下执行副总裁的山田佳彦(Yoshihiko Yamada)要求参观特斯拉的工厂,以便检查其装配线准备工作的进展情况。山田佳彦先生曾在松下公司内部积极游说并达成了这笔交易。山田佳彦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特斯拉方面,这种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人库尔特-凯尔蒂(Kurt Kelty)维系的。他在松下工作了近12年,包括曾在日本工作,后来到美国加入还处于发展早期的特斯拉。

据与凯尔蒂共事过的人说,凯尔蒂流利的日语和在松下工作的经验帮助特斯拉绕开了松下的官僚制度。这些知情人士说,他会坐在马斯克和松下高管之间的会议上,充当双方的过滤器,在双方言辞变得激烈时努力调节气氛。

尽管遭到很多副手的反对,津贺一弘强调了与美国最热门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合作的好处。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工程师,他在20世纪80年代曾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并深深喜欢上了跑车。熟悉他想法的人士表示,他相信特斯拉将为松下的文化注入企业家精神。

“如果特斯拉成功,电动汽车成为主流,世界将会改变,我们将有很多增长机会。”津贺一弘在2016年初对记者说。那时,超级电池工厂正在建设中,津贺一弘已经把自己的命运系在了马斯克身上。

特斯拉推出的Model 3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这导致马斯克试图加快生产计划。在庆祝超级电池工厂于2016年隆重开业的活动上,他承诺,到2018年,该工厂将能够生产足够50万辆汽车使用的电池——比原计划提前两年。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意味着电池厂必须加快生产计划。

在24小时不间断的生产中,在这个超级工厂的一边,松下工人组装了数百万个圆柱形电池,类似于超大的AA电池。然后,自动推车将电池运送到工厂的另一边,在那里,特斯拉的工人和机器人将数千个电池装进一个特殊的电池组中,并将电池组安装到每辆汽车中。

在Model 3于2017年投产之前的几周里,凯尔蒂离开了特斯拉,当时两家公司都在艰难地赶工期。知情人士表示,松下关键盟友的离职,以及特斯拉其他高管后来的离职,阻碍了这两家公司的亲密关系。凯尔蒂拒绝置评。

山田佳彦多年来一直在劝说松下与特斯拉建立关系,但他离开了公司,因为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后来,他加入了特斯拉,帮助领导Gigafactory项目,担任凯尔蒂的角色。在日本,松下的津贺一弘现在没有了这笔交易的最大拥护者。

文化冲突

在松下内部,对与特斯拉合作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大。尽管津贺一弘喜欢马斯克设定高远目标并努力实现目标的方式——至少有时是这样——但松下其他高管和董事会成员发现,这位美国企业家的滑稽举动令人反感。其中包括2018年9月的事件,当时他在接受喜剧演员乔-罗根(Joe Rogan)的博客节目采访时抽起了大麻。在日本,使用大麻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被发现使用大麻的名人经常被迫公开道歉。

马斯克的管理风格也困扰着松下。松下拥有数十万名员工,习惯于给予其部门解决问题的自主权。这些部门可能行动缓慢,努力寻求共识,但他们不必把所有事情都推到大阪的总部。

特斯拉不是那样工作的。马斯克先生自称是“纳米经理”,习惯于事事都掌握在手中。Gigafactory的员工表示,即使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做出的微小改变,也必须得到特斯拉经理的书面批准,他们生活在对马斯克的恐惧中。

津贺一弘对特斯拉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感到失望,他决定亲自与马斯克协商解决问题。今年,他开始每季度前往美国一次,分别在内华达州、旧金山湾区或洛杉矶与马斯克会面。

“如果Gigafactory项目不成功,我们都会失败。”津贺一弘在6月份对记者说。

在5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津贺一弘说,Gigafactory的一条高速生产线仍未满负荷运行。一位熟悉工厂的人士表示,津贺一弘所指的高速生产线是特斯拉的要求——是为了通过在同一个生产线上生产更多产品来限制成本。松下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想法,尽管它以前没有建造过这样的生产线。

电池厂必须控制空气中的水分以确保电池的安全。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为了解决高速生产线的生产问题,松下调整了向工厂供应干燥空气的管道,移动了其中一些管道,并调整了输送进所谓“干燥房”的风量和速度。

今年4月,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抨击了松下,指责这家日本公司的运营速度限制了Model 3的生产。

在5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津贺一弘将松下和特斯拉比作是一个有争吵但最终能够解决分歧的家庭。他表示,之所以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增加产量,是因为超级工厂由特斯拉管理和运营,这让松下尝试提高效率的自由度很有限。但他表示,这两家公司的关系很好。

“支撑盈利能力是头等大事。”津贺一弘在6月份告诉股东。

据一位了解内情的松下高管说,马斯克经常要求松下降低电池价格,甚至直接拨打津贺一弘的手机,或给他发电子邮件和短信。

津贺一弘不愿让步。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最近一次与马斯克的会面中,他告诉马斯克,一旦特斯拉能够稳妥地实现盈利,松下希望获得更多的电池报酬。

“马斯克一再提出降价要求,有一次作为回应我告诉他,我们会考虑将我的员工和设施完全撤出超级工厂。”津贺一弘在9月份对记者说,“与特斯拉的谈判就是这样进行的。”

一些高管说,在津贺一弘辩称与特斯拉的关系值得挽救时,他显得越来越孤掌难鸣。山田佳彦先生在调解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方面发挥了极大的帮助,但他在今年7月也离开了特斯拉。

津贺一弘本应在9月份与马斯克会面。他说,在最后一刻,特斯拉取消了会议日程,他只好放弃了此次出访。在最近给马斯克的电子邮件中,他用一种乐观的语气在信的结尾写道:“希望很快见到你。”(乐学)

特斯拉电动车是创始人为了纪念尼古拉·特斯拉而命名的。特斯拉是一家美国电动车及能源公司,产销电动车、太阳能板、及储能设备。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硅谷的帕罗奥多。2003年最早由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共同创立,2004年埃隆·马斯克进入公司并领导了A轮融资。创始人将公司命名为特斯拉汽车,以纪念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扩展资料:整体控制特斯拉M odel S的中控面板上只有两个实体按键,分别是“双闪警示灯”和“手套箱”开关,其他e799bee5baa6e58685e5aeb931333433623736所有操作都在17英寸的彩色触摸屏上完成。其实关于驾驶安全,一些其他开关理论上也应该设置为实体按钮,比如电子手刹。特斯拉可以通过按下挡位杆上的P(驻车)按钮来启动手刹,但这样一来,系统会默认车已停好,车上人员准备下车,四个门把手会伸出来。所以Model S在中控大屏幕上还是设计了专门的电子手刹按键,只是要通过打开中控台,选择“控制”中的“驻车和电源”选项,才能看见该按键。简单来说,特斯拉的大屏幕不会像传统汽车中控台那般,把所有功能键放在同一个平面上,让你能直接点击选择想要的功能。Model S从A功能切换到B功能,需要点选不同的模块,打开子菜单才能操作。参考资料:百度百科-特斯拉,特斯拉电动车是创始人为2113了纪念尼古拉·特斯拉而命名的。特斯拉是一家美国电动车及能源公司,产销电动车、太阳能板、及储能设备。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硅谷的帕罗奥多。2003年最早由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共同创立,2004年埃隆·马斯克进入公司并领导了A轮融资。创始人5261将公司命名为特斯拉汽车,以纪念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扩展资料:2017年2月41025日,据外媒报道,对汽车制造商而言,汽车标识和汽车本身同样重要。车1653标设计当然也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近些年声名鹊起的特斯拉的T型车标已广为人知,但事实证明这个简单的标志不仅是发明家特斯拉名字的首字母版缩写,其背后还另有深意。特斯拉CEO马斯克在其推特上解释,这个风格化的T实际上也是对公司权产品的暗示,称T型标识代表着电动马达的横截面。字母T的主体部分代表电机转子的一部分,而顶部的第二条线则代表了外围定子的一部分。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特斯拉本回答被网友采纳,1、没有关系。但有关联。2、特斯拉是个电动汽车的品牌,尼古拉·抄特斯拉是(Nikola Tesla,1856年7月10日~1943年1月7日),塞尔维亚裔美籍发明家、物理学家袭、机械工程师、电气工程师。3、特知斯拉电动车的创始人马丁·艾伯哈德与长期商业伙伴马克·塔彭宁都对科技狂人尼古拉·道特斯拉崇拜之至,所以把品牌确定为特斯拉。本回答被提问者和网友采纳,都贵!内容来自www.book1234.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q/20191009/20191009A0HK6600.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 特斯拉电动车跟尼古拉特斯拉是什么关系
  • 特斯拉Model Y设计缺陷曝光 后舱盖频出凹陷
  • 无钴电池占C位?
  • 为什么在中国蔚来4年不到就亏了400亿,而特斯拉花了15年才亏了50亿美元?
  • 欧美工厂长时间停产 全球恐超百万汽车工人失业
  • 累计约221万辆 2019年全球新能源销量数据公布
  • 英媒眼里的2020年十佳皮卡:福特F-150出局,特斯拉仅能排第10
  • 我国向澳大利亚买过航母吗?
  • 日韩动力电池辛酸入华路:六年挣扎,将正面PK宁德时代
  • 特斯拉是什么操作系统与linux的关系
  •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