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与松下:文化冲突正在损害它们的合作关系

来源:QQ快报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据外媒报道,作为电动汽车电池供应商,松下与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进行了深度合作。但是现在,文化冲突正在损害它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去年,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加利福尼亚州接受一档播客节目采访时当众吸食大麻。在地球的另一边,日本松下公司的高管和特斯拉的汽车电池供应商,警觉地看着。

“我们的投资者会怎么想?”一位松下高管记得当时在想。

五年前,松下承诺投资数十亿美元到它与特斯拉在内华达沙漠建立的合资超级电池工厂;五年后,松下与这家电动汽车先驱公司的关系变得紧张。超级工厂本应提高利润,巩固松下在汽车电子领域的未来,并让特斯拉轻松获得最重要的——也是最昂贵的——汽车零部件。

相反,这一合作关系暴露了一种文化冲突:一边是习惯于达成共识的、有百年历史的保守的日本企业集团,一边是围绕马斯克颠覆百年汽车传统的愿景而建立起来的拥有16年历史的硅谷新贵。

开始头痛

他们合作的业务开始让双方感到头痛。两家公司的老板都在电池生产的处理方式上互相指责。马斯克的行为让松下的高层感到不安,以至于有一些人担心,他们公司的命运与马斯克及其电动汽车公司的联系过于紧密。

随着特斯拉在中国建造另一座成本高昂的工厂,马斯克敦促松下降低电池的收费。松下首席执行官津贺一弘(Kazuhiro Tsuga)拒绝了降价请求,并表示他对与特斯拉一起进入中国市场犹豫不决。松下的电池生产已经落后于计划,持续的追赶让松下的电池部门陷入了更深的赤字。

在今年6月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们批评松下的行为超出了它的控制范围。受特斯拉问题的影响,松下的股价自去年年初以来下跌了近50%。

就特斯拉而言,它需要Gigafactory超级电池工厂不断提高效率,降低制造成本,这样才能降低汽车价格。特斯拉认为这是让电动汽车实现大众化的关键。

62岁的津贺一弘是一位传统上保守的日本高管,谈到这种合作关系时,他不像以前那么乐观了。在9月份被问及是否对投资超级工厂感到后悔时,他告诉记者,“是的,这是肯定的。”而在他当初做出决定的时候,他说,“这是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的唯一理性选择。”

与特斯拉的紧张关系将这位松下首席执行官推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一边试图让它向合资工厂中投入的巨额投资发挥作用,一边不得不面临着越来越多对Gigafactory感到不满的高管。其他松下高管表示,他们与特斯拉的合作没有未来。

马斯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两家公司的关系没有破裂。他分享了他最近从津贺一弘先生那里收到的一条信息并表示:“这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一个轻松的商业环境,但我坚信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强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另外,这两家公司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强调了他们之间的长期合作关系,并承诺合作实现“创造更可持续的未来的共同愿景”。

合作之初

这种合作关系开始于特斯拉早期。2008年,特斯拉开始交付其第一款电动汽车,即售价超过10万美元的Roadster双座跑车。现年48岁的马斯克将自己的大部分资金投入了公司,并接任首席执行官。他定了下一个大胆的目标:推出一款可与宝马(BMW)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相媲美的电动豪华轿车。

马斯克希望有一个能够大规模生产锂离子电池的合作伙伴。每辆Model S汽车都需要将数千个手指大小的电池单元串在一起,这种电池通常用于笔记本电脑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中。

这个时机对松下来说再好不过了。它已经获得了特斯拉电池供应商三洋的控股权。松下不再是一个标志性的消费电子品牌,在截至2009年3月的一个财年中,由于押注手机和等离子平板电视失败,松下录得了40亿美元的亏损。这是它六年来的首次亏损。它迫切需要一个受欢迎的业务。

2010年,松下同意为Model S制造电池。这款车获得好评如潮,松下为处于开发电动汽车的前沿阵地感到欢欣鼓舞。

津贺一弘于2012年成为首席执行官,当时Model S刚刚下线。他坚信马斯克的下一个大赌注:特斯拉面向大众推出的第一款电动汽车Model 3。

马斯克想要创建一个无与伦比的超级电池工厂,为特斯拉计划生产的数十万辆汽车供应电池。2014年,特斯拉宣布将与所有供应商联合投资50亿美元建造超级电池工厂,该工厂将由特斯拉拥有和管理,并说服松下加入。松下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能贡献高达16亿美元。

马斯克说,按占地面积计算,它最终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建筑,跨越100多个足球场大小的面积,尽管现在并没有那么大。

矛盾出现

在松下内部,与特斯拉合作建造超级工厂是有争议的。松下几十年来一直向丰田汽车公司等汽车制造商出售电池,但它习惯于在自己的工厂完成订单,由自己的经理负责。现在,它将不得不在特斯拉控制的工厂里生产电池。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对松下独家为Model S供应的电池的价格感到不满,并计划让特斯拉自己制造电池。然而,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这个耗资巨大的计划被废除了。于是,这两家公司密切合作,推出了Model S,后来在2015年推出了Model X运动型多功能车(SUV)。

特斯拉和松下高管(包括津贺一弘)之间关系紧张的一个早期根源是生产没有赶上工期。知情人士说,松下针对特斯拉的生产目标开始积极准备供应电池,但是它发现这家汽车制造商的汽车生产落后于计划。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最终,时任松下执行副总裁的山田佳彦(Yoshihiko Yamada)要求参观特斯拉的工厂,以便检查其装配线准备工作的进展情况。山田佳彦先生曾在松下公司内部积极游说并达成了这笔交易。山田佳彦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特斯拉方面,这种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人库尔特-凯尔蒂(Kurt Kelty)维系的。他在松下工作了近12年,包括曾在日本工作,后来到美国加入还处于发展早期的特斯拉。

据与凯尔蒂共事过的人说,凯尔蒂流利的日语和在松下工作的经验帮助特斯拉绕开了松下的官僚制度。这些知情人士说,他会坐在马斯克和松下高管之间的会议上,充当双方的过滤器,在双方言辞变得激烈时努力调节气氛。

尽管遭到很多副手的反对,津贺一弘强调了与美国最热门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合作的好处。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工程师,他在20世纪80年代曾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并深深喜欢上了跑车。熟悉他想法的人士表示,他相信特斯拉将为松下的文化注入企业家精神。

“如果特斯拉成功,电动汽车成为主流,世界将会改变,我们将有很多增长机会。”津贺一弘在2016年初对记者说。那时,超级电池工厂正在建设中,津贺一弘已经把自己的命运系在了马斯克身上。

特斯拉推出的Model 3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这导致马斯克试图加快生产计划。在庆祝超级电池工厂于2016年隆重开业的活动上,他承诺,到2018年,该工厂将能够生产足够50万辆汽车使用的电池——比原计划提前两年。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意味着电池厂必须加快生产计划。

在24小时不间断的生产中,在这个超级工厂的一边,松下工人组装了数百万个圆柱形电池,类似于超大的AA电池。然后,自动推车将电池运送到工厂的另一边,在那里,特斯拉的工人和机器人将数千个电池装进一个特殊的电池组中,并将电池组安装到每辆汽车中。

在Model 3于2017年投产之前的几周里,凯尔蒂离开了特斯拉,当时两家公司都在艰难地赶工期。知情人士表示,松下关键盟友的离职,以及特斯拉其他高管后来的离职,阻碍了这两家公司的亲密关系。凯尔蒂拒绝置评。

山田佳彦多年来一直在劝说松下与特斯拉建立关系,但他离开了公司,因为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后来,他加入了特斯拉,帮助领导Gigafactory项目,担任凯尔蒂的角色。在日本,松下的津贺一弘现在没有了这笔交易的最大拥护者。

文化冲突

在松下内部,对与特斯拉合作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大。尽管津贺一弘喜欢马斯克设定高远目标并努力实现目标的方式——至少有时是这样——但松下其他高管和董事会成员发现,这位美国企业家的滑稽举动令人反感。其中包括2018年9月的事件,当时他在接受喜剧演员乔-罗根(Joe Rogan)的博客节目采访时抽起了大麻。在日本,使用大麻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被发现使用大麻的名人经常被迫公开道歉。

马斯克的管理风格也困扰着松下。松下拥有数十万名员工,习惯于给予其部门解决问题的自主权。这些部门可能行动缓慢,努力寻求共识,但他们不必把所有事情都推到大阪的总部。

特斯拉不是那样工作的。马斯克先生自称是“纳米经理”,习惯于事事都掌握在手中。Gigafactory的员工表示,即使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做出的微小改变,也必须得到特斯拉经理的书面批准,他们生活在对马斯克的恐惧中。

津贺一弘对特斯拉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感到失望,他决定亲自与马斯克协商解决问题。今年,他开始每季度前往美国一次,分别在内华达州、旧金山湾区或洛杉矶与马斯克会面。

“如果Gigafactory项目不成功,我们都会失败。”津贺一弘在6月份对记者说。

在5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津贺一弘说,Gigafactory的一条高速生产线仍未满负荷运行。一位熟悉工厂的人士表示,津贺一弘所指的高速生产线是特斯拉的要求——是为了通过在同一个生产线上生产更多产品来限制成本。松下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想法,尽管它以前没有建造过这样的生产线。

电池厂必须控制空气中的水分以确保电池的安全。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为了解决高速生产线的生产问题,松下调整了向工厂供应干燥空气的管道,移动了其中一些管道,并调整了输送进所谓“干燥房”的风量和速度。

今年4月,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抨击了松下,指责这家日本公司的运营速度限制了Model 3的生产。

在5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津贺一弘将松下和特斯拉比作是一个有争吵但最终能够解决分歧的家庭。他表示,之所以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增加产量,是因为超级工厂由特斯拉管理和运营,这让松下尝试提高效率的自由度很有限。但他表示,这两家公司的关系很好。

“支撑盈利能力是头等大事。”津贺一弘在6月份告诉股东。

据一位了解内情的松下高管说,马斯克经常要求松下降低电池价格,甚至直接拨打津贺一弘的手机,或给他发电子邮件和短信。

津贺一弘不愿让步。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最近一次与马斯克的会面中,他告诉马斯克,一旦特斯拉能够稳妥地实现盈利,松下希望获得更多的电池报酬。

“马斯克一再提出降价要求,有一次作为回应我告诉他,我们会考虑将我的员工和设施完全撤出超级工厂。”津贺一弘在9月份对记者说,“与特斯拉的谈判就是这样进行的。”

一些高管说,在津贺一弘辩称与特斯拉的关系值得挽救时,他显得越来越孤掌难鸣。山田佳彦先生在调解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方面发挥了极大的帮助,但他在今年7月也离开了特斯拉。

津贺一弘本应在9月份与马斯克会面。他说,在最后一刻,特斯拉取消了会议日程,他只好放弃了此次出访。在最近给马斯克的电子邮件中,他用一种乐观的语气在信的结尾写道:“希望很快见到你。”(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请注意:本文转载自QQ快报,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特此声明。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最近松下为什么和特斯拉打起来了?

答:马斯克与特斯拉关键供应商松下公司(Panasonic)发生了罕见的公开纠纷,松下为特斯拉旗下电动汽车生产了所有锂离子电池。 斯特拉与松下的纠纷始于一份报道,据称两家公司正在调整位于美国内华达州雷诺附近联合运营的电池厂扩张计划。马斯克发推文...

松下的合作赞助

答:赞助奥运2008年是松下电器赞助奥运会的整整第20个年头。虽然是奥运TOP计划的最早参与,但松下与奥运的结合完全是一种巧合, 松下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合作关系并不是从第一届TOP计划开始,从严格意义上计算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应该从1984年发生在洛...

特斯拉在上海设厂主要从事什么?

答: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14日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已于5月10日获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 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为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独资。 消息显示,特斯拉(上海)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

特斯拉为什么采用松下18650锂电池

答:因为松下的电池一致性非常好,车子上用,整体可靠性高和寿命长。 好到怎样,有个传说,检测松下电池的一致性,如果有偏差,会被认为是检测仪器不准。

宝马/三星/特斯拉/松下对比 哪家的电池更好

答:三星与其他品牌产品对比,品牌不同,产品的设计理念、配置等也是不一样的,各有优势,建议根据需求及喜好选择合适的产品。如需了解三星产品建议登陆三星官网进行查询。

特斯拉为什么用松下电池

答:锂电池特别是18650电芯等领域松下是做的最好的了,容量做的最大。

日本百年老店“屈身”特斯拉有什么特点?

答:1918年3月7日,后来的“电器之神”松下幸之助在大阪创立了松下电器制作所,距今刚好百年。 对很多80后、90后来说,松下的老式录像机、随身听、数码相机甚至电饭煲,可能都在童年里留下过印象。但是最近几年以来,松下的身份似乎越来越模糊,很多人...

国产特斯拉的电池谁来供应?松下还是宁德时代?

答:宁德时代啊,不然厂子能建在上海而不是日本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q/20191009/20191009A0HK6600.html report 41205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