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在“苟且红利”时代,坚持长期主义的老实人将获得奖励

来源:QQ快报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在2020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何帆的30年报告系列丛书第二本——《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正式发布。在书中,他记录了2019年的调研和思考,并用演化算法解读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在许多人眼中,何帆应该是一位学院派。但他却偏要走出象牙塔。他坚信,要了解中国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必须亲自到现场去获得第一手资料。过去一年,他走访四十多个城市,与十多个行业的300多人深入交谈。尽管有20多年政策研究和市场咨询经验,他却坚持以“学生”的心态观察和记录调研的所见所得。

新年伊始,界面新闻就调研心得和新书内容与他进行了一次专访。

不再是严谨的数据推衍,何帆现在更喜欢记录、观察和感悟。他的如下感觉或者说预判,或许能让创业者有所启发:在90后和00后眼里,虚拟的世界是真实的,真实的世界是虚拟的;年轻人讨厌面对面的交流,更喜欢和屏幕交流,消费时在乎性价比而非品牌;未来中国最大的红利是苟且红利……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经济未来最大的红利是苟且红利

界面新闻:您这一年当中跟年轻人的交流特别多,有没有感觉到一代比一代更优秀?

何帆:应该说现在的年轻人跟以前更不一样。原来的60后、70后、80后其实变化不是特别大,但是90后、00后的想法和60后、70后、80后完全不一样。举个例子,80后之前的人基本上还是按照现实世界的游戏规则,找到一个工作,注重职业积累,有点小成就后舍不得离开。但是90后不是这样,他们从一开始接触的是虚拟世界的规则,认为虚拟世界是真实的,真实世界是虚拟的。虚拟世界里打游戏觉得这个角色我不想玩了就再加一个,所以年轻人里很多斜杠青年,可以同时扮演多个角色,上班的时候是会计师,下了班就是摇滚歌手。我们会觉得辞职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年轻人觉得没啥,就像游戏里死了之后墓地复活,换个角色接着玩。

我还有个观察,我们这一代人习惯面对面的交流,年轻人特别讨厌面对面的交流,习惯的是跟屏幕打交道。传统的酒店业认为要提供管家式的服务表示对来宾的尊重,年轻人要的是自助服务、方便快捷,最好跟屏幕打交道,跟机器人打交道。这是一个趋势。

界面新闻:年轻人的消费理念有什么变化?

何帆:基本判断:品牌的优势在下降。80后的消费者对品牌很忠诚,年轻人已经没有这个概念,他们更讲究性价比,或者你的东西能够满足他们内心的期许,比如说恰好能满足二次元的爱好者、电竞爱好者等。这对很多企业是个机会,比过去砸钱建立品牌要容易的多。举例来说,在运动鞋市场上,上一轮安踏和特步靠砸钱做品牌做出来,现在莆田鞋按照这个模式肯定走不通。但是莆田鞋可以转换思路,不做假耐克、假阿迪达斯了,浪子回头做一个很酷、很叛逆的中国潮产品,这种内在的精神或许能打动年轻消费者。

界面新闻:去年您认为拼多多卖假名牌,是“杂草”,会倒掉;但是今年您又觉得性价比高的非名牌会比较受欢迎,而拼多多正是售卖大量的高性价比产品的平台。您现在对拼多多的看法是否有所改观?

何帆:去年我们调研时确实在拼多多上买到了假货,当时的逻辑是卖假货总有一天要付出大量的成本,肯定会倒掉。

但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我就发现看走眼了,前后好几位有知识、有文化又有钱的女性朋友,跟我讲拼多多怎么好玩、拼多多的搜索推荐很精准、留言区也比其他购物网站有趣。我现在养成个习惯,特别喜欢看拼多多的留言,在留言区能看到特别真实的老百姓家里的照片,居然还有古老的竹子编的暖水壶。

拼多多也确实做了很多工作打假,比如售假假一罚十、用技术手段把假货自动导流到正品等等,但是我认为这种思路不对,不如扶持一些国产品牌,像莆田这种原来造假鞋的。拼多多的真正使命是用网络的力量和技术的力量,替代假货市场,把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不断提高的消费能力对接起来。

我承认在拼多多这个案例上确实看走眼了,但是我去年说的时候不违心,今年发现说错了,我就承认错误。

界面新闻:您在书里面说“苟且红利”的时代来了。但是很多人认为辛辛苦苦干实业的比不过炒房的,认认真真做产品的比不过会做营销的。您认为时代真的变了么?

何帆:投机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在书里面没写,但在得到的课程里面讲了原因。大自然的物种为了繁衍后代,有两个基本的策略,r策略和k策略。r策略就是说繁衍很多后代,每个后代能否活下去完全靠机缘,但是因为量多,哪怕死了一半,还能剩下一半,蝗虫就是典型。k策略就是保证每一个后代都能有后代,所以少养、精养,人就是典型。物种根据环境选择策略。如果气候变化非常快,整个生物物种的族群还有很多空档,这个时候多采用r策略,唯快不破。但一旦气候很稳定了,竞争也比较饱和了,这个时候就会慢慢变成k策略,才能够保证物种生存。

经济的演化跟大自然的演化类似。我大的判断是中国草莽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过去确实唯快不破能占地盘,但现在能占的地盘全占了,那你一定要做得比别人好才能生存下去。所以在环境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就要奖励那些坚持长期主义、脚踏实地的老实人。只要你在别人不那么认真的地方,多想一点,多做一点,你就能享受到别人的苟且为你带来的红利。这将是中国接下来几年最大的红利。

技术、群岛策略与中国新物种

界面新闻:今年也是新科技蓬勃发展的一年,5G、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发展迅速,您在这一年有什么观察?

何帆:我认为现在还只是这些新技术刚刚启动的阶段,距离下一次技术革命中间还差一次大的泡沫,泡沫要大到把应用新技术所需的基础设施全部建设好,大规模的应用才能落地。历史上任何一次重大的技术革命,比如铁路、互联网等,都是在巨大的泡沫中把基础设施建设好,然后很多普通的行业、普通的人才能够直接对接上。5G、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基础设施都还没到这个地步。

一个有趣的观测点在于新技术和体制的关系。中国的体制变化很慢,但是新技术的应用很快,像法院用区块链来记录案件、机场用人工智能验证身份。新技术会提高效率,为体制改变赢得更多的空间,技术和制度之间是相互替代和相互促进的作用。

明年我会集中写各种演化下的新物种。中国的演化路径会跟别的国家很不一样,我们原来认为发展一定要变得跟别人一样,要完全跟别人融合、要一体化,但中国可能在朝着群岛策略方向发展,在自己岛上的生态系统利用从别的岛上交换过来的信息,使本土的物种发展起来。

界面新闻:对于人工智能人们一方面期待它带来的改变,但同时又担心会带来大规模的失业,您今年的调研过程当中有没有看到一些苗头?

何帆:我们看到很多制造业的自动化,但是距离人工智能还很遥远。比如工厂里搬重东西特别容易引起工人工伤,现在弄机械臂和自动驾驶的小车就可以替代人工。比如我们去佛山一个纺织厂,看到选料、图纸等已经全部用电脑操作。

总体来讲,目前看到的都是劳动力工资上涨等原因倒逼出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自动化,目前还没有看到大规模的人工智能造成的失业,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未来的新技术都有一个特点,不创造就业,不需要太多投资。未来的企业雇佣的人越来越少,需要的投资越来越少,一部分特别厉害的人设计系统,另一部分人维护系统,大部分人没有工作,这是未来整个人类面临的问题。

我能够想到的解决办法有:第一,未来越来越多的人会在虚拟世界里面找到工作,比如在虚拟世界里当一个警察来获得工资;第二通过赎买的方式解决,给不工作的人照样发工资。人们需要抛弃原来关于工作之后才能有工资的刻板思维。

界面新闻:今年的劳资关系类新闻事件格外受到大众的关注,这可能与经济下行带来的裁员潮有关,您在调查中是否感受到经济下行的压力?是否观察到裁员潮?

何帆:我感觉今年企业的日子确实普遍比去年难,能活下来的都是英雄。至于裁员潮,我们去看了一些互联网企业,他们确实在裁员,但是裁了之后又新招了一些,很难说是否应该称为“裁员潮”,所以我在书里写了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个体——一个曾经在统计局调查失业的失业者重新找到符合心意的工作的故事,用他个人的经历来反映这样的一批群体的感受。

界面新闻:您认为明年经济会好吗?

何帆:我认为明年肯定会比今年好。

总体来讲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周期的力量。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大概是三年一个周期,6个季度往上行,6个季度往下行,制造业的周期会稍微不对称,下行的周期大概七个季度,然后上行大概5个季度。2018年恐慌,2019年下行,预计2020年会有止跌反弹,这是周期的力量。

另外就是政策的力量。2019年全球的央行都在放水,美联储加息之后开始降息,欧洲央行也很宽松,一些新兴市场也在降息,当全球央行都在放水的时候,经济不会差。还有国内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也在慢慢调整。

界面新闻:您今年的研究报告要回答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基本盘。请用一句话概括,您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盘到底是什么?

何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不仅仅要看我们原来在意的人口红利和规模优势,而且要看它的复杂红利,中国经济的小趋势太多了,抗风险能力会非常强。

十年计划写作三个三部曲

界面新闻:今年是写作三十年系列报告的第二年,会觉得比第一年容易一些吗?

何帆:没有,更难了。第一年的时候,到四五月份才完全下决心做这个事,采访得比较仓促,很遗憾案例不够多,所以今年调研的任务就比去年工作量要大很多,也不敢像去年拖到最后才开始写,从八月中旬就开始一点一点写。

界面新闻:第二年写作心态上会更放松吗?

何帆:也没有。第一年其实反响跟我预想的差不多,说好的和差的都有。说好的也不是因为书写得特别好,更多是因为大家觉得突然来一个学者这么有情怀,要写30年;说差的是期望值很高,认为既然要写30年,应该写得非常波澜壮阔,但是我写的实际上是我个人去看中国的变化,所以今年我卯足劲要比第一年写得厚重,压力要比去年更大一些。

我自己的计划是能够用5年的时间把节奏找准,第2年还是在尝试、在摸索。初步的想法前面的三本书形成三部曲,第1年写小趋势,相当于描述基因的突变;第二年写基因突变背后的自然选择机制,叫做演化算法;明年写演化后出现了哪些新物种。从第4年肯定就要另起炉灶,要有一个创新,然后再写三年又是个三步曲。前面10年三个三部曲,再加第10年弄一个特刊,全面总结一下前十年。

界面新闻:今年的书和去年有什么大的不同?

何帆:除了想写得更厚重一点以外,在章节上添加了《后来》一章,专门写以前写过的人和事的后续发展。去年写了范家小学,今年就写了范家小学有了哪些变化,有企业家帮助解决了没钱修厕所的难题,有公益基金会帮助解决了缺少兴趣班老师的难题;去年写了造车新势力,今年也继续跟踪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动向;去年写了阿那亚社区,今年继续写社区里的变化,比如后来才知道“乐队的夏天”中大红的Click#15的主唱本来就是阿那亚的音乐总监。

请注意:本文转载自QQ快报,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特此声明。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q/20200113/20200113A0ER5100.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