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天天看的B站到底是什么,你真清楚吗?创始人终于站出来解释了

来源:QQ快报
责任编辑:
字体:

《黄昏》2113  季 羡 林  黄5261昏是神秘的,只要人们能多活下去一4102天,在这一天的末尾1653,他们便有个黄昏。但是,年滚着年,月滚着月,他们活下去有数不清的天,也就有数不清的黄昏。我要问:有几个人感觉到这黄昏的存在呢?  早晨,当残梦从枕边飞去的时候,他们醒转来,开始去走一天的路。他们走着,走着,走到正午,路陡然转了下去。仿佛只一溜,就溜到一天的末尾,当他们看到远处弥漫着白茫茫的烟,树梢上淡淡涂上了一层金黄色,一群群的暮鸦驮着日色飞回来的时候,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压在他们的心头。  他们知道:夜来了。他们渴望着静息,渴望着梦的来临。不久,薄冥的夜色糊了他们的眼,也糊了他们的心。他们在低隘的小屋里忙乱着,把黄昏关在门外,倘若有人问:你看到黄昏了没有?黄昏真美啊,他们却茫然了。  他们怎能不茫然呢?当他们再从屋里探出头来寻找黄昏的时候,黄昏早随了白茫茫的烟的消失,树梢上金色的消失,鸦背上日色的消失而消失了。只剩下朦胧的夜。这黄昏,像一个春宵的轻梦,不知在什么时候漫了来,在他们心上一掠,又不知在什么时候去了。  黄昏走了。走到哪里去了呢?——不,我先问:黄昏从哪里来的呢?这我说不清。又有谁说得清呢?我不能够抓住一把黄昏,问它到底。从东方吗?东方是太阳出的地方。从西方吗?西方不正亮着红霞吗?从南方吗?南方只充满了光和热,看来只有说从北方来的最适宜了。倘若我们想了开去,想到北方的极端,是北冰洋,我们可以在想像里描画出:白茫茫的天地,白茫茫的雪原和白茫茫的冰山。再往北,在白茫茫的天边上,分不清哪是天,是地,是冰,是雪,只是朦胧的一片灰白。朦胧灰白的黄昏不正应当从这里蜕化出来吗?  然而,蜕化出来了,却又扩散开去。漫过了大平原,大草原,留下了一层阴影;漫过了大森林,留下了一片阴郁的黑暗,漫过了小溪,把深灰色的暮色融入琮琮的水声里,水面在阒静里透着微明;漫过了山顶,留给它们星的光和月的光;漫过了小村,留下了苍茫的暮烟……给每个墙角扯下了一片,给每个蜘蛛网网住了一把。以后,又漫过了寂寞的沙漠,来到我们的国土里。我能想像:倘若我迎着黄昏站在沙漠里,我一定能看着黄昏从辽远的天边上跑了来,像——像什么呢?是不是应当像一阵灰蒙的白雾?或者像一片扩散的云影?跑了来,仍然只是留下一片阴影,又跑了去,来到我们的国土里,随了弥漫在远处的白茫茫的烟,随了树梢上的淡淡的金黄色。也随了暮鸦背上的日色,轻轻地落在人们的心头,又被人们关在门外了。  但是,在门外,它却不管人们关心不关心,寂寞地,冷落地,替他们安排好了一个幻变的又充满了诗意的童话般的世界,朦胧微明,正像反射在镜子里的影子,它给一切东西涂上银灰的梦的色彩。牛乳色的空气仿佛真牛乳似的凝结起来,但似乎又在软软地黏黏地浓浓地流动。它带来了阒静,你听:一切静静的,像下着大雪的中夜。但是死寂吗?却并不,再比现在沉默一点,也会变成坟墓般地死寂。仿佛一点也不多,一点也不少,幽美的轻适的阒静软软地黏黏地浓浓地压在人们的心头,灰的天空像一张薄幕;树木,房屋,烟纹,云缕,都像一张张的剪影,静静地贴在这幕上。这里,那里,点缀着晚霞的紫曛和小星的冷光。黄昏真像一首诗,一支歌,一篇童话;像一片月明楼上传来的悠扬的笛声,一声缭绕在长空里亮唳的鹤鸣;像陈了几十年的绍酒;像一切美到说不出来的东西。说不出来,只能去看;看之不足,只能意会;意会之不足,只能赞叹。——然而却终于给人们关在门外了。  给人们关在门外,是我这样说吗?我要小心,因为所谓人们,不是一切人们,也绝不会是一切人们的。我在童年的时候,就常常呆在天井里等候黄昏的来临。我这样说,并不是想表明我比别人强。意思很简单,就是:别人不去,也或者是不愿意去,这样做。我(自然也还有别人)适逢其会地常常这样做而已。常常在夏天里,我坐在很矮的小凳上,看墙角里渐渐暗了起来,四周的白墙也布上了一层淡淡的黑影。在幽暗里,夜来香的花香一阵阵地沁入我的心里。天空里飞着蝙蝠。檐角上的蜘蛛网,映着灰白的天空,在朦胧里,还可以数出网上的线条和粘在上面的蚊子和苍蝇的尸体。在不经意的时候蓦地再一抬头,暗灰的天空里已经嵌上闪着眼的小星了。在冬天,天井里满铺着白雪。我蜷伏在屋里。当我看到白的窗纸渐渐灰了起来,炉子里在白天里看不出颜色来的火焰渐渐红起来、亮起来的时候。我也会知道:这是黄昏了。我从风门的缝里望出去:灰白的天空,灰白的盖着雪的屋顶。半弯惨淡的凉月印在天上,虽然有点儿凄凉,但仍然掩不了黄昏的美丽。这时,连常常坐在天井里等着它来临的人也不得不蜷伏在屋里。只剩了灰蒙的雪色伴了它在冷清的门外,这幻变的朦胧的世界造给谁看呢?黄昏不觉得寂寞吗?  但是寂寞也延长不多久。黄昏仍然要走的。李商隐的诗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诗人不正慨叹黄昏的不能久留吗?它也真的不能久留,一瞬眼,这黄昏,像一个轻梦,只在人们心上一掠,留下黑暗的夜,带着它的寂寞走了。  走了,真的走了。现在再让我问:黄昏走到哪里去了呢?这我不比知道它从哪里来的更清楚。我也不能抓住黄昏的尾巴,问它到底。但是,推想起来,从北方来的应该到南方去的罢。谁说不是到南方去的呢?我看到它怎样走的了。——漫过了南墙;漫过了南边那座小山,那片树林;漫过了美丽的南国。一直到辽旷的非洲。非洲有耸峭的峻岭;岭上有深邃的永古苍暗的大森林。再想下去,森林里有老虎。老虎?黄昏来了,在白天里只呈露着淡绿的暗光的眼睛该亮起来了罢。像不像两盏灯呢?森林里还该有莽苍葳蕤的野草,比人高。草里有狮子,有大蚊子,有大蜘蛛,也该有蝙蝠,比平常的蝙蝠大。夕阳的余晖从树叶的稀薄处,透过了架在树枝上的蜘蛛网,漏了进来,一条条灿烂的金光,照耀得全林子里都发着棕红色,合了草底下毒蛇吐出来的毒气,幻成五色绚烂的彩雾。也该有萤火虫罢。现在一闪一闪地亮起来了,也该有花,但似乎不应该是夜来香或晚香玉。是什么呢?是一切毒艳的恶之花。在毒气里,不只应该产生恶之花吗?这花的香慢慢融入棕红色的空气里,融入绚烂的彩雾里。搅乱成一团,滚成一团暖烘烘的热气。然而,不久这热气就给微明的夜色消溶了。只剩一闪一闪的萤火虫,现在渐渐地更亮了。老虎的眼睛更像两盏灯了,在静默里瞅着暗灰的天空里才露面的星星。  然而,在这里,黄昏仍然要走的。再走到哪里去呢?这却真的没人知道了。——随了淡白的稀疏的冷月的清光爬上暗沉沉的天空里去吗?随了眨着眼的小星爬上了天河吗?压在蝙蝠的翅膀上钻进了屋檐吗?随了西天的晕红消溶在远山的后面吗?这又有谁能明白地知道呢?我们知道的,只是:它走了,带了它的寂寞和美丽走了,像一丝微飔,像一个春宵的轻梦。  走了。——现在,现在我再有什么可问呢?等候明天吗?明天来了,又明天,又明天。当人们看到远处弥漫着白茫茫的烟,树梢上淡淡涂上了一层金黄色,一群群的暮鸦驮着日色飞回来的时候,又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他们的心头,他们又渴望着梦的来临。把门关上了。关在门外的仍然是黄昏,当他们再伸头出来找的时候,黄昏早已走了。从北冰洋跑了来,一过路,到非洲森林里去了。再到,再到哪里,谁知道呢?然而,夜来了:漫漫的漆黑的夜,闪着星光和月光的夜,浮动着暗香的夜……只是夜,长长的夜,夜永远也不完,黄昏呢?——黄昏永远不存在在人们的心里的。只一掠,走了,像一个春宵的轻梦。  我挺喜欢季老这篇散文,希望你能喜欢,夜里梦到母2113亲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5261醒来。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4102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1653么地方去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暗,一直看到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在发亮。眼前飞动着梦的碎片,但当我想到把这些梦的碎片捉起来凑成一个整个的时候,连碎片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眼前剩下的就只有母亲依稀的面影…… 在梦里向我走来的就是这面影。我只记得,当这面影才出现的时候,四周灰蒙蒙的,母亲仿佛从云堆里走下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同平常不一样,像笑,又像哭,但终于向我走来了。 我是在什么地方呢?这连我自己也有点儿弄不清楚。最初我觉得自己是在现在住的屋子里。母亲就这样一推屋角上的小门,走了进来,橘黄色的电灯罩的穗子就罩在母亲头上。于是我又想了开去,想到哥廷根的全城:我每天去上课走过的两旁有惊人的粗的橡树的古旧的城墙,斑驳陆离的灰黑色的老教堂,教堂顶上的高得有点儿古怪的尖塔,尖塔上面的晴空。 然而,我的眼前一闪,立刻闪出一片芦苇。芦苇的稀薄处还隐隐约约地射出了水的清光。这是故乡里屋后面的大苇坑。于是我立刻感觉到,不但我自己是在这苇坑的边上,连母亲的面影也是在这苇坑的边上向我走来了。我又想到,当我童年还没有离开故乡的时候,每个夏天的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起来,沿了这苇坑走去,很小心地向水里面看着。当我看到暗黑的水面下有什么东西在发着白亮的时候,我伸下手去一摸,是一只白而且大的鸭蛋。我写不出当时快乐的心情。这时再抬头看,往往可以看到对岸空地里的大杨树顶上正有一抹淡红的朝阳———两年前的一个秋天,母亲就静卧在这杨树的下面,永远地,永远地。现在又在靠近杨树的坑旁看到她生前八年没见面的儿子了。 但随了这苇坑闪出的却是一枝白色灯笼似的小花,而且就在母亲的手里。我真想不出故乡里什么地方有过这样的花。我终于又想了回来,想到哥廷根,想到现在住的屋子。屋子正中的桌子上两天前房东曾给摆上这样一瓶花。那么,母亲毕竟是到哥廷根来过了,梦里的我也毕竟在哥廷根见过母亲了。 想来想去,眼前的影子渐渐乱了起来。教堂尖塔的影子套上了故乡的大苇坑,在这不远的后面又现出一朵朵灯笼似的白花,在这一些的前面若隐若现的是母亲的面影。我终于也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看到母亲了。我努力压住思绪,使自己的心静了下来,窗外立刻传来chán chán的雨声,枕上也觉得微微有寒意。我起来拉开窗幔,一缕清光透进来。我向外怅望,希望发现母亲的足迹。但看到的却是每天看到的那一排窗户,现在都沉浸在静寂中,里面的梦该是甜蜜的吧! 但我的梦却早飞得连影都没有了,只在心头有一线白色的微痕,蜿蜒出去,从这异域的小城一直到故乡大杨树下母亲的墓边,还在暗暗地替母亲担着心:这样的雨夜怎能跋涉这样长的路来看自己的儿子呢?此外,眼前只是一片空,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天哪!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吗?我怅望 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清塘荷韵>>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我脑袋里保留的旧的思想意识颇多,每一次望到空荡荡的池塘,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念。有池塘就应当有点绿的东西,哪怕是芦苇呢,也比什么都没有强。最好的最 理想的当然是荷花。中国旧的诗文中,描写荷花的简直是太多太 多了。周敦颐的《爱莲说》读书人不知道的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他那一句有名的"香远益清"是脍炙人口的。几乎可以说,中国没有人不爱荷花的。可我们楼前池塘中独独缺少荷花。每次看到 或想到,总觉得是一块心病。 有人从湖北来,带来了洪湖的几颗莲子,外壳呈黑色,极硬。据说,如果埋在淤泥中,能够千年不烂。因此,我用铁锤在 莲子上砸开了一条缝,让莲芽能够破壳而出,不至永远埋在泥 中。这都是一些主观的愿望,莲芽能不能够出,都是极大的未知 数。反正我总算是尽了人事,把五六颗敲破的莲子投入池塘中,下面就是听天命了。这样一来,我每天就多了一件工作:到池塘边上去看上几次。心里总是希望,忽然有一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翠绿的 莲叶长出水面。可是,事与愿违,投下去的第一年,一直到秋凉 落叶,水面上也没有出现什么东西。经过了寂寞的冬天,到了第 二年,春水盈塘、绿柳垂丝,一片旖旎的风光。可是,我翘盼的水面上却仍然没有露出什么荷叶。此时我已经完全灰了心,以为 那几颗湖北带来的硬壳莲子,由于人力无法解释的原因,大概不 会再有长出荷花的希望了。我的目光无法把荷叶从淤泥。 但是,到了第三年,却忽然出了奇迹。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在我投莲子的地方长出了几个圆圆的绿叶,虽然颜色极惹人 喜爱,但是却细弱单薄,可怜兮兮地平卧在水面上像水浮莲的叶子一样。而且最初只长出了五六个叶片。我总嫌这有点太少,总希望多长出几片来。于是,我盼星星、盼月亮,天天到池塘边上 去观望。有校外的农民来捞水草,我总请求他们手下留情,不要 碰断叶片。但是经过了漫漫的长夏,凄清的秋天又降临人间,池塘里浮动的仍然只是孤零零的那五六个叶片。对我来说,这又是 一个虽微有希望但究竟仍是令人灰心的一年。真正的奇迹出现在第四年上。严冬一过,池塘里又溢满了春水。到了一般荷花长叶的时候,在去年飘浮着五六个叶片的地方,一夜之间,突然长出了一大片绿叶,而且看来荷花在严冬的冰下并没有停止运动,因为在离开原有五六个叶片的那块基地比 较远的池塘中心,也长出了叶片。 叶片扩张的速度,扩张范围的广大,都是惊人地快。几天之内,池塘内不小一部分,已经全为 绿叶所覆盖。而且原来平卧在水面上的像是水浮莲一样的叶片, 不知道是从哪里聚集来了力量,有一些竟然跃出了水面,长成了 亭亭的荷叶。原来我心中还迟迟疑疑,怕池中长的是水浮莲,而 不是真正的荷花。这样一来,我心中的疑云一扫而光:池塘中生 长的真正是洪湖莲花的子孙了。我心中狂喜,这几年总算是没有白等。 天地萌生万物,对包括人在内的动、植物等有生命的东西,总是赋予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扩展蔓延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抗御。只要你肯费力来观察一下,就必 然会承认这一点。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我楼前池塘里的荷花。自从几个勇敢的叶片跃出水面以后,许多叶片接踵而至。一夜之间,就出来了几十枝,而且迅速地扩散、蔓延。不到十几天的工 作,荷叶已经蔓延得遮蔽了整个池塘。从我撒种的地方出发,向 东西南北四面扩展。我无法知道,荷花是怎样在深水中淤泥里走 动。反正从露出水面的荷叶来看,每天至少要走半尺的距离,才能形成眼前这个局面。 光长荷叶,当然是不能满足的。 荷花接踵而至,而且据了解 荷花的行家说,我门前池塘里的荷花,同燕园其他池塘里的,都不一样。其他地方的荷花,颜色浅红;而我这里的荷花,不但红 色浓,而且花瓣多,每一朵花能开出十六个莲瓣,看上去当然就 与众不同了。这些红艳耀目的荷花,高高地凌驾于莲叶之上,迎风弄姿,似乎在睥睨一切。幼时读旧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 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爱其诗句之美,深恨没有能亲自到杭州西湖去欣赏一番。现在我门前池塘中呈现的就是那一派西湖景象。是我把西湖从杭州搬到燕园里来了。岂不大快人意也哉!前几年才搬到朗润园来的周一良先生赐 名为"季荷"。我觉得很有趣,又非常感激。难道我这个人将以 荷而传吗?前年和去年,每当夏月塘荷盛开时,我每天至少有几次徘徊 在塘边,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吸吮荷花和荷叶的清香。"蝉噪林 愈静,鸟鸣山更幽。"我确实觉得四周静得很。我在一片寂静中,默默地坐在那里,水面上看到的是荷花的绿肥、红肥。 倒影映入水中,风乍起,一片莲瓣堕入水中,~~~~~www.book1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2020年6月26日是哔哩哔哩(又称B站)成立11周年的庆生之日。自2019年6月26年开始,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他每年的这一天,以演讲的方式,向外界汇报B站过去一年的工作。在2020年6月26日的演讲中,陈睿表示,过去一年是B站蓬勃发展的一年,尤其是在跨年晚会之后,B站的影响力在进一步扩大。

陈睿举了自己的一个例子:两个月前,一位高中同学忽然说,他也在用B站。陈睿很惊讶,就问他在B站上看什么?那位高中同学说,在看开源软件的教程,因为他是在做软件开发的工作。“所以,我们明显地感觉到,在过去的一年,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B站。”陈睿如此感叹。

有用户担心B站变了 担心B站没有那味儿了

话锋一转。陈睿直言,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B站,也有用户担心B站变了,担心内容变了,担心氛围变了,担心B站没有那味儿了。

在他的回忆里,从2012年起,每年都会有用户说B站变了。在陈睿看来,其实这个变,看怎么理解。B站成立时,还没有微信、微博,现在你们喜爱的互联网产品,大部分都没有。11年过去了,曾经B站的第一批用户,比如说他们20岁开始用B站,现在也超过30岁了。“你说没有一点变化,我觉得不可能”。

陈睿透露,变是一种主观感受。那么到底是什么产生变化了,其实B站团队也很关心。“我们也花很多的精力去看,我们是不是内容变得不好了?是不是有些工作变得没有过去做得那么好了?所以在我们内部,会有很多的数据,来指导我们下一个阶段的工作”。

据其介绍,B站的用户确实变多了。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月度活跃用户是1.72亿。这是3年前的3倍,5年前的10倍。

根据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报告,中国90后、00后年轻人的总数大约是3.2亿人。在B站,青年用户比例大概为80%。陈睿认为,目前,40%年轻人,至少每个月会上一次B站。

他说,B站的UP主数量变多了。2020年第一季度,平均每个月活跃的UP主达到了180万人。他们每天会创作几十万个视频,投稿B站。这些视频涵盖几千个大的品类。“此时此地,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说,中国最会创作视频的人基本都在B站,都在B站做UP主。”陈睿称。

陈睿指出,B站的内容品类变多了,B站的内容品类其实在过去的11年当中,一直是越变越多,从早期的聚焦在动画、漫画相关的品类,到后面的游戏,到后面的音乐、舞蹈、科技,包括到后面的生活类的内容,品类不断增多。过去一年,会发现与科技、知识、财经、职场相关的很多新的内容,在B站逐步地兴起。

陈睿发表演讲时同步的PPT截图

陈睿称,B站是全世界番剧动画版权最多的平台之一

有变,也有不变。在演讲中,陈睿介绍说,过去三年,B站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均为21岁。虽然B站过去三五年的用户增长了,但他们平均年龄都是21岁,说明B站主流的用户仍是年轻人。

陈睿发现,B站的一些用户,在用户增长的时候会有一些担心,是不是B站用户变得更低龄化了。因为低龄化可能意味着用户比过去不成熟了;也有用户担心,B站的用户变得高龄化了。

通过考试的正式会员,在过去的8个季度中,在第12个月就是一年之后的留存率均高于80%。而且这个数字在过去一年,持续上升。这就意味着,新加入的成员,很快适应了社区,进而喜爱我们的社区,进而变成社区的忠实用户。

也有用户说会不会11年过去了以后,B站的老用户慢慢在离开?这方面,B站统计数据后发现,即使是11年前的用户,他们现在大部分仍活跃。

不变的还有,虽然B站的UP主变多了,但其创作品质仍很高。这是陈睿给出的说法。这些人依然在B站上创作着全网质量最高的视频内容。

陈睿还提到一个重要的不变,即在内容品类越变越多的情况下,B站核心内容的优势并未随着品类的变多而稀释,反而在不断的增强。

陈睿称,上市以来,B站在海外动画版权方面不断投入,新增超过1680部海外版权的作品。很多用户喜欢在B站上面看番剧、看动画的氛围。随着大版权时代的来临,为了满足用户的愿望,“我们也不断增加我们的版权投入,去购买优质的番剧动画的版权”。

他很有信心地表示,B站是全世界番剧动画版权最多的平台之一,哪怕在日本也很难找到番剧内容这么全的平台。

陈睿说,B站过去11年始终坚持一点:数据真实

B站到底是什么?陈睿在演讲中发问。他认为,B站有三个使命;要构建一个属于用户的社区,一个用户感受美好的社区;要为创作者搭建一个舞台,让优秀的创作者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让中国原创的动画、游戏受到全世界范围的欢迎。

围绕前述使命,B站将做出有针对性的努力。

陈睿强调,B站企业文化的第一句话就是社区优先。B站是一个来自于爱好者社团的公司。社区是B站的基因。直到现在,B站仍然坚持社区准入的一百题的考试。陈睿相信,B站有可能是上亿用户的平台里面唯一一个还在坚持社区准入制的平台。

截止2020年第一季度,B站上共有8200万名用户,通过考试成为我们的正式会员。在B站,有758名员工全职地服务社区以及服务社区成员。

每天,在B站有超过35万条弹幕和评论被举报。B站员工会依次地去审核、判断,其中有40%被判定为违规,并且被删除。

陈睿还特别强调,B站社区最重要的两条价值观:第一、公正;第二、包容。

按其说法,B站过去11年始终坚持一点:数据真实。“我相信,如果我们的用户里面有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你们应该知道在中国要坚持数据真实有多难。它不仅意味着我们要在反黑产方面付出持续的投入,而且它也意味着我们要充分的自律,因为这个自律,我们可能会少赚挺多钱”。

据陈睿解释,如果数据不真实,用户如何去相信这个社区?如果数据不真实,UP主的创作,他们的优劣又如何得以体现?如果数据不真实就必然会发生劣币驱逐良币。

演讲末尾,陈睿深情地畅想:“我希望等到我们B站15周年、20周年的时候,等到我们最早的一批用户都到了40岁的时候,当他们的孩子问他们什么是B站?他能够这样回答:B站是一个美好的社区,上面有很多有才华的UP主,有着各种各样优秀的视频内容。”

总之 在整个流媒体行业,B站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更是一个无法忽视,甚至说是越来越强大的存在。当然,中国流媒体行业都面对着一个核心挑战,即如何盈利,而不仅仅是很红很火。

想省钱就去外2113面修理厂,选择5261一家服务相对好的汽修厂4102。如果想得到维修保障,不怕花钱那就去16534s店吧,图个安心。车友们都知道,4s店的维修价格非常的贵,比外面的汽修厂要贵不少,很小的维修哪怕是一颗螺丝他们都要收费,除去零部件的费用之外,4s店还要收取工时费,无关紧要的保养都要给你搞好久,当然去4s店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心里稳当,维修有保障些。因为4s店的技工都是厂家培训认可的,对于销售的车型非常熟悉,比外面汽修厂的师傅在这方面会精通一些。很多人买车首保都在4s店,因为是免费的,二保的时候很多朋友就会选择去外面保养了,只要稍微懂点车的人都会去外面汽修店转转。因为外面的价格确实比4s店要优惠不少,而且更加方便。不过这里建议大家去外面汽修厂最好选择大型点的,太小的店子还是感觉技术不那么过硬。现在的汽修厂服务越做越好不比4s店差。外面的修理店,大多是普通的有汽车修理经验的人开设的。虽然他们的专业知识可能不如4s店员,但是在进行一些常规维护保养上还是没有问题。他们除了给顾客的车子进行正常的保养之外,还提供检查车子性能等各方面的服务,服务态度也不错,是一些汽车出现小故障时的较好选择,而且价格也不贵。由于买车时保养手册上并没有规定去外面保养之后就不给保修。所以,假如车主到外面修理厂保养,但是以后出了任何问题,s店依旧是需要提供保修服务的内容来自www.book1234.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q/20200630/20200630A0A8V200.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 汽车在4s店保养好还是在外面保养好
  • 季羡林最著名的散文
  • 为什么上海很多二手车这么便宜?
  • 沈从文《边城》的读书心得(3000字)
  • 风水入户门对着墙挂什么好 招财纳福,聚财吉祥
  •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