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宁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到底为何如此可怕?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人间地狱”宁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到底为何如此可怕?

由用户西堤君提供的知识:

宁古塔不但流放女犯人,也流放男犯人,清朝的宁古塔,即今天今黑龙江省宁安市辖区内,清代前期属于吉林宁安府。

这个地方之所以被称为“人间地狱”,主要原因就三条,一是地理位置特别偏远,半路容易死亡,二是位于极北之地,特别的寒冷,三是相比关内,食物严重短缺。

宁古塔的来历——宁古塔三个字来自满语的音译和误传

相传古时候宁古塔这个地方,有一个小土山,曾经有六个人坐在这个小土山上,然后,满语里六人的音译是“宁古”,满语里坐音译成汉语是“特”,因而大家都叫这里“宁古特”,谁知道这个名称传开以后,传劈叉了,慢慢的变成了宁古台,后来接着误传,传成了宁古塔。

因此,宁古塔光看名字,大家都以为是根据一个什么塔命名的,其实这个地方没有台,也没有塔,是名字传错了而已。

宁古塔的地理位置——位于极北之地,离北京大几千里地,到处是深山老林,流放此地者,半路往往死亡,或被野兽吃掉。

最早的宁古塔属于吉林的宁安府,后来属于黑龙江,这个地方,在清代统治时期,算是极北之地了,到处都是深山老林,康熙年间才建立了城郭,又搞了一个宁古塔将军。

宁古塔这个地方,生活的都是一些野蛮原始的部落,连后金的人,一开始都没去过,设立宁古塔将军以后,才有八个部落投降进贡,而且这里没有开垦,人都是在深山老林以打猎为生。方圆百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因此,流放宁古塔非常苦就在这一点,这几千里地,犯人半路上要么被野兽吃掉了,要么被毒水毒草毒死了,要么掉到什么坑里摔死了,要么被当地的部落抓走吃掉了。

清朝有人记载说:“诸流人虽各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狖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也。”

宁古塔最危险的是泥淖和沼泽,这里由于没开垦,草都一米多高,甚至有人说三米高,下面都是成片成片的泥淖,一不小心,掉进了泥淖里,就别想活命了。

宁古塔有专有的名字称呼这种泥淖和沼泽,叫哈汤,哈汤最大的方圆几百里。人们要经过哈汤,必须踩着大草墩走,因为大草墩能支撑人和马的重量,即便如此这也是非常危险,一个不小心,脚滑了,就一命呜呼了。

宁古塔的气候——一年四季都是冬天,流放者半路不死,到这也能冻死。

宁古塔按照现在的地理知识来说,并不是中国的最北边,宁古塔离牡丹江还有一千多里地呢。问题是,就算不是最北边,相对来说也足够寒冷了。

当时被流放的人里,多是南方人,江南人,到了辽东已经受不了严寒,再往北到宁古塔,能撑过一年四季都是寒冷冬天的日子,是万幸中的万幸。

宁古塔当地部落的人,都是打猎为生,穿的都是动物的皮毛,保暖做得很不错。流放到那里的犯人,到哪里去弄什么貂皮熊皮虎皮猞猁狲狼皮袄啊?只靠自己带来的棉衣,过不了多久就会冻病,当地又缺乏医生郎中,过不了多久就会在饥饿和冰冻中病死。

宁古塔的饮食起居——像原始人一样居住,当地没开垦,只能靠打猎或者野草为食。

宁古塔的居住环境跟关内的房屋也不同,那里很原始,要么是住在用木头架的窝棚里,要么是住在地窝子里,或者山洞里,只有宁古塔将军驻地才有城郭,才有像样的帐篷或房屋,这又岂是流放的罪犯能住的?

你住在野外,吃饭是个大问题。当时辽东由于是满清的龙兴之地,东三省都划成了禁止开垦的地区,所以流放到那里的犯人,是没法种粮食吃饭的,只能靠打猎和尝百草为生。当然,有的流放犯人跟当地人搞好关系,可以搭伙过日子。

所以犯人吃的都是野物、鱼类和野草。比如遮鲈鱼等鱼类、黑羊、傻狍子、貂鼠等动物、欧李子、老枪菜,蘑菇等野菜菌类。

在水土不服的情况下,饿死,冻死,毒死,病死的比比皆是。

宁古塔的犯人都这么凄惨吗?——并不是,当地人很尊敬文人和手艺人。

我们都知道,流放宁古塔的犯人,有很多是大官,有他的家属仆人,有各种文人,有男有女。在这些人里,文人是最吃香的,因为当地人很尊敬有文化的人,其次是手艺人,因为手艺人会制造工具,当地人需要工具,就拿猎物来换。

宁古塔的满人,比较尊敬文人,特别是当过官的文人。

他们称呼这些文人为哈番,包括有爵位的,有官职的,甚至是监生举人,也被他们称为哈番,你既然被称为哈番了,人家尊重你,你就吃香了。当地商人往往邀请这些哈番帮自己经商,做掌柜的或账房,因为你识字,会算账,还能说满语。

如果不愿意当掌柜的,你还可以去当教师,当地人也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也希望孩子读书识字,于是这些流放的文人,就成为他们追求的香饽饽,这些人不但教给孩子识字,更重要的是,教他们学习汉语。

像这样的哈番,当地满人给的钱很多,清朝人记载:

师终岁之获,多者二三十金,少者十数金而已,掌柜可得三四十金。

当时文人们虽然被流放,但是朝廷允许携带书籍,因此,文人们还可以用书籍跟当地人,甚至高丽人做买卖,曾经有过这样的记载,有个流放犯,叫吴汉槎,被流放到宁古塔,随身携带了三本著名词人的词集,被两个高丽使臣看到,二人竟然用一块金饼把这三本书买走了。

吴汉槎戍宁古塔,行笥携有徐电发釚《菊庄词》、成容若德《侧帽词》、顾梁汾贞观《弹指词》三册,会高丽使臣仇元吉、徐良崎见之,以一金饼购去。

其次是手艺人。有的铁匠,在宁古塔就很吃香,因为你会打铁,会造工具。

比如铁匠会打铁锅,当地人没有铁锅,就拿打的猎物跟铁匠换,他们弄了貂皮,熊皮,换铁匠打的铁锅,铁匠拿这些动物皮去卖,换了银子买吃的或者买了铁再打铁锅。

甚至清朝人还记载说,康熙朝,当地一个铁锅,可以换一铁锅的貂皮,就是把貂皮放到铁锅里,放满为止。后来由于貂皮涨价了,一铁锅貂皮可以换两个铁锅了。这些貂往往都被运到京城卖给达官贵妇。

至于那些没学问,又没手艺的人,就过得比较凄惨了。

由用户史之策提供的知识:

如果喜欢看清宫剧的朋友,可能发现有这么一句话——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那么这个宁古塔到底是什么地方?

其实说白了宁古塔就是清朝专门用来发放犯人的地方。不过并非是专门发配女犯人,发配犯人不分男女。

宁古塔是一个地名,地处边陲,环境恶劣,后来被当成流放地。不过曾经有一段时间,宁古塔是各族给朝廷进贡的转收站。

要说这宁古塔是怎么来的,还要和一个传说有关。相传曾经有6个兄弟,这6个兄弟各占一方。而在满语当中,六有宁古的意思,个为塔,合起来就成了宁古塔。

那么又怎么成为了发配犯人的地方呢?这因为早年间,满族人从这里发家。把犯人发配到这里,既可以修路筑桥,改变老家面貌。又给这里的人为奴,彰显皇家地位。

不就是被发配出去干苦力吗?这可要比砍头或者是满清十大酷刑好多了,犯得着这么害怕吗?其实是我们想简单了。

因为从紫禁城走到宁古塔,中间三四千里的路程。这还是北方,如果犯人在南方犯的事儿,走到这个地方。还没走到,可能就死在路上了。

就算你侥幸走到了宁古塔,这里生活条件也够你受的。由于地处边陲,自然环境非常恶劣。再加上犯人身份,吃不饱穿不暖是家常便饭,每年都有大批犯人冻死。

当时还流传着一句话:人们都怕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10个黄泉也不怕了。我们再退一步讲,就算路上没有累死,来到宁古塔也没有冻死,与披甲人为奴也不是好受的。

那么这个披甲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其实披甲人的身份也不高,他们是满清入关的时候,那些“识时务为俊杰”的人。什么是识时务为俊杰的人?就是那些明奸。

他们的地位只是比奴隶高了一两个档次而已,不过可不要小看这一两个档次,对于这些奴隶,可是有着非常高的生杀权。

毕竟天高皇帝远,在这里虐待犯人,根本就传不出去。侥幸传出去了,距离紫禁城三四千公里的距离,这一来一回,早就把这事给忘了。

难道来到这里的犯人过得都不好吗?也并非如此,还真有几个混的不错的人。比如因丁酉科场案被流放过来的诗人吴兆谦,他就在宁古塔生活了20多年。

他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为何能够活得这么滋润?这是因为人家肚子里面有墨水,来到宁古塔之后办了一个学堂,后来名声越来越大。

被一些官老爷知道之后,把他聘请回去做了幕僚。整日饮酒作对,诗词歌赋,可谓是好生快活。但是说到底,只要一天在宁古塔,就是一天的犯人。

后来他朋友凑了钱,把他赎了回来。没想到回去之后,反而想念在宁古塔的日子。临死之前,还想着能够吃一口宁古塔的蘑菇就好了。

无独有偶,有一个名叫杨越的犯人,在宁古塔生活的也还不错。他肚子里虽然没有什么墨水,但是有好的手艺,开了一家夫妻店,专门售卖绍兴美食。

宁古塔作为北方边陲之地,从来没有机会吃过南方的这些小吃。夫妻两人的店铺开业之后,很快便在宁古塔火了起来。有钱的就是爷,后来夫妻店越开越大,地位越来越高。

另外在宁古塔最受欢迎的,就是那些能够救命的人。什么人能够救命?当然是那些悬壶济世的医生了。就比如说吕留良的孙子,他就是一个医术高手,一手针灸出神入化。

宁古塔作为苦寒之地,生病的人本来就多。突然来了这样一个医生,肯定是大受欢迎。这些只是冰山一角,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诸如郑成功之父郑之龙、文人张缙严等大名人。

这些人在中原都是人中龙凤,因为种种原因被发配到边陲之地。瘸子里出将军,更何况这些人都不是瘸子,自然大放光彩。

由用户我是越关提供的知识:

在清朝,除了死刑,流放宁古塔绝对算的上是囚犯们最害怕的一件事情了。很多人都形容这里是人间地狱,并且说被流放这里的人将会面临九死一生。那么,这个宁古塔到底在哪儿,它又是为什么让犯人谈之色变呢?


首先说,宁古塔并不是一个塔,也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监狱。它是清朝时期一个古城的名称,这座古城位于海林县旧街古城村附近。

顺治年间,宁古塔作为清朝的边陲重镇,统辖面积非常大,基本上涵盖了黑龙江以东、以南的大部分领土。同时,这里也是东北各族百姓向朝廷进贡礼品的转收站,可以说,宁古塔在清朝关外的重要性仅次于盛京。

实际上,宁古塔只是音译,它在满语中的意思为“六个”。相传,很早的时候,曾经有兄弟六人在此居住,各占一方。也有一说,这六人是努尔哈赤曾祖福满所生的六个儿子。而“六”在满语中的发音为“宁古”,“个”为“塔”,所以,当满族入关后,汉族的官僚士大夫自然而然的把“六个”翻译成了“宁古塔”。

宁古塔到底有多可怕?

宁古塔的可怕有三点原因;第一、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极为恶劣。第二、交通条件限制。第三、与披甲人为奴可以让犯人生不如死。

先说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

纵观中国古代史,大部分的朝代都会有流放犯人的处罚。不过,在唐宋时期,犯人通常会被流放岭南烟瘴之地,比如两广或者海南。

当时的岭南虽然是没有开发的地方,但自然条件不会太差,而且温度相对适宜。苏东坡被流放广东的时候还写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佳句,后来流放到海南,过得日子也相对惬意。

但到了清朝,由于南方的开发,岭南大部分地区已经变得繁华富庶。所以,清朝就选择了塞北苦寒之地——宁古塔。

当时的宁古塔可不是旅行游玩的(宰客)圣地——雪乡。这里天寒地冻,在没有暖气的古代非常受罪,清朝《研堂见闻杂录》中称“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

清初诗人吴兆骞曾因为科场案而被牵连,流放到了宁古塔,在他给母亲的信中,他是这样描述当地的气候的;

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初春到七月,经常有大风雷电,五月到七月阴雨绵绵,八月中旬就下起了大雪,九月之后便成了冰天雪地。另外在一些其他的文献资料中也曾经记载,春天的宁古塔刮风的时候非常凛冽,因此导致每年十多天没有办法出屋。

另外,由于清朝时期,宁古塔地区尚未开发,生产条件非常落后,可以说是一片蛮荒。生活上过得异常拮据,当时的宁古塔百姓家都是木制器具,有一件瓷器视为珍宝。

最关键的是,当地医疗条件落后,一旦得病,很多时候都是等死。

交通条件限制

现如今,我们开车从北京到距离宁古塔很近的雪乡,开车走高速的话大概接近1500公里,至少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但几百年前的清朝时期,被流放的人需要步行前往宁古塔。如果是南方被发配宁古塔,距离更远,甚至需要步行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缺衣少食,而且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很可能会死在路上。

即便克服了这些困难,在当时的路上,很多地方会有野兽出没,在《研堂见闻杂记》中记载;

诸流人虽各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狖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也!

这也就是说,被流放的人可能还没有走到地方,就成了野兽的食物。

最后说说与披甲人为奴

披甲人,简单来说就是边疆的士兵。但他们身份特殊,都是战俘,或者是战俘的后代。他们身份低微,是一个地位仅高于奴隶的群体。

在苦寒之地的披甲人可不是善茬,而因为触犯法律而流放的犯人,或者是犯人家中的女眷,很多时候都会被赐予披甲人为奴。这些倒霉女性在给披甲人为奴的时候,经常遭遇非人的待遇。可以说,与披甲人为奴的下场比死还痛苦。

当然,在被流放的人员中,也有一些混得不错。但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当时的社会精英,或者有一技之长。比如浙江绍兴人杨越,有着出色的厨艺,在宁古塔开了糕饼铺,每天食客盈门。后来,他还在当地办起了书院,传播汉文化。吴兆骞被流放宁古塔后,也已教书为业,后来甚至得到了黑龙江将军巴海的特殊优待。

由用户像素说提供的知识:

“人间地狱”宁古塔为什么能成为清朝犯人们的噩梦?甚至他们很多人宁愿死都不愿意去。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来到了这里,基本就等同与“死人”画上了等号。到了这里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冻死、或是被毒死、亦或者被累死,总之“发配宁古塔”在清朝人的眼中,与走一遭“黄泉路”是没有区别的

“宁古塔”是用清朝用来流放犯人的一个地方,并不是专门流放女犯人的,因为发配到这里的不分男女。其次“宁古塔”也不是一座塔,他指的是一个地名。

据《宁古塔地略》记载:相传兄弟六人占据此地,因在满族语言里,“六”与“宁古”同、“个”与“塔”同,故名为“宁古塔”。为东北边塞的一个重镇,是宁古塔将军的驻地,后来移驻至吉林乌拉,是清朝罪犯的流放之地。

那么“宁古塔”到底可怕在什么地方?

首先我们从宁古塔的地理位置开始说起,宁古塔地处我国东北边陲,气候条件十分的恶劣,特别是在冬天的时候,一杯刚烧开的热水泼出去马上就结冰了,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寒冷,加上清朝时期,我国处于小冰川期,这无疑让原本寒冷的气候,变得更加可怕。

而且这些烦人到宁古塔一般需要走上3-4个月,这一路上野兽成全、瘴旗泛滥,他们还要带着几十斤的枷锁,一路上挨饿受冻的,一般人根本熬不过去,很大一部分人还没到宁古塔就已然死在路上了。

其次就算真的熬到了宁古塔,以为就完了么?不!他们到了宁古塔后,一般都是给“披甲人”为奴,除了要忍受这边恶劣的环境外,还得要承受非人所能承受的巨大劳动量,包括但不限于开荒、开路、开矿、打围、烧石灰等,总之就是劳动度的强大到常人所无法理解,而且一般流放到这里的人他们以前都是当官的,哪里吃过这种苦,基本没过多久,也都被累死了。

还有就是,这些被流放到宁古塔的人,他们到了这边是没有地方给他们居住的,不像在别的地方起码还有个遮风避雨的监牢,他们要么就自己挖个地窖、要么打个草棚,这在夏天还好,一到冬天他们这些穿着单薄的人,光着脚在雪地里劳作,晚上就只能住在这里的草棚或者地窖里,又有几个人能熬过去呢?

不过好在后来康熙巡视东北之时,看到这边的惨状,懂了恻隐之心,感叹道:“来此寒苦之地……殊为可悯”。当即将下令免除了一些人的劳苦,亦或者改发环境条件较好的尚阳堡。只不过康熙之后还是有很多被流放至宁古塔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宁古塔会成为这些被流放的犯人们的噩梦,因为他们只要被判处流放宁古塔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与“死人”画上了等号了。

由用户蓝风破晓提供的知识:

宁古塔没有塔,是个区域,翻译过来是“六个”的意思,其中“宁古”是六的意思,“塔”是“个”的意思。

有人会问,六个什么呢?六个兄弟。相传,此地是努尔哈赤的曾祖父生的六个儿子曾经在这里,故称其地为“宁古塔”。

宁古塔所在的区域,是现在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带,范围大概是图们江以北,乌苏里江东西两岸地区,地靠日本海,当时属于吉林管辖。

清朝时期,对于犯了大错的官员等人,流放宁古塔是一种重要的惩罚手段,当然也有流放女犯人的例子。整体来说,宁古塔不是专门流放女犯人的,女犯人只是极小一部分。认为那是流放女犯人的地方,一定是清宫戏看多了。

这么一个地方,有人却称它为“人间地狱”,这是为何?

古代交通不便,被流放宁古塔,走得距离实在远,这是第一可怕之处

如果一个犯人从京城流放,到宁古塔的距离大概是3000里地,那时候,没有现在如此发达的交通工具,如果坐飞机,三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如果做动车,五六个小时也到了,那时候,要全靠11号马车的,纯粹的步行,这让被发配的人苦不堪言。

较远的路程,再加上沿途并不顺畅,糟糕的住宿,不可口的伙食,这让当官许久的人,实在难以面对。也许,对于一个苦力来说,这路途不算啥,但对于青天大老爷们而言,这不得了,简直快剥了他们的皮。

宁古塔地处东北,气候多变,让官员们无法适应

好不容易到了宁古塔,结果发现,这个鬼地方,气候太残酷,对于官员们一点都不“照顾”。

于是那些文人官员们发挥自己的特长,在笔下描绘出了一个可怕的宁古塔,比如发配的明末文人王家祯在《研堂见闻杂录》写道:“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写的很明显,把宁古塔描绘成了一个人迹罕至、非常寒冷的地方。

清初发配的文人吴兆骞在给其母的信中写道:“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这说得如此可怕,让没去过的人不敢去了。

清朝方拱乾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这比喻更有意思,宁古塔堪比黄泉路。

宁古塔不是中国最北的地方,也不是离京城最远的地方。往北还有黑龙江的漠河,还有新疆的阿勒泰,这些地方比宁古塔区域更靠北,目前不是还有很多人住着?这些官员们被发配宁古塔后,心情郁闷至极,而且像吴兆骞这样的都是江南人士,自然非常不习惯北方的天气。

宁古塔不是地狱,是文人们的笔,将宁古塔变成了“人间地狱”。

在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失去了尊严,让人不爽

发配的大多是官员,当然还有一些重刑犯。发配宁古塔,到了给披甲人为奴,披甲人是谁?就是在边疆做守卫工作的这些人,在女真族中,地位中等。

给披甲人做了奴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严,这事太让人不爽了,好歹那些官员曾经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现在要给别人做奴隶,有了一天到晚指挥自己的主子,这事怎么得了?没办法,心情郁闷至极,于是对于宁古塔的观感又差了几分。

如此的感受,传递到京城,完全放大了宁古塔的可怕。

其实,大多数人被发配宁古塔是不适应的,但后来,很多人却喜欢上了这一片白山黑水之地。而且,宁古塔的管理者们也并不是贪得无厌,坏得冒泡。

就像吴兆骞等人后来就成了当地官员的幕僚,吃喝不愁。而发配来的郑芝龙、金圣叹家属、吕留良家属等人,带来了内地先进的农耕技术,带来了内地的佛法,还带来了内地的文化知识,这些人为宁古塔地区的人们带来了不少帮助。

整体来说,宁古塔并不可怕,它也不是专门流放女犯人的,因为地处偏远,气候寒冷,发配的人们失去了自尊,所以,宁古塔便成了文人们所描述的“人间地狱”。

由用户西游梦红楼提供的知识:

清朝,有个地方,叫宁古塔,既是满族的龙兴之地,却又成了满清流放女犯人的噩梦所在,更是文人谓之的黄泉之路。没有奈何桥,却是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宁古塔,清朝东北边疆重镇,派驻将军在此驻扎和治理,统辖黑龙江等地,是设在盛京以北区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

宁古塔,满语“宁古”是六个意思,顾名思义,塔有六个,为清“六祖”所居之地。

盛极之后是衰败,康熙十五年后,宁古塔战略地位消失,沦为流放囚犯的地方,从此开始成为女犯人和文人的噩梦。

流放,即是流刑,始于秦汉,满清正式写进《大清律》中,轻于死刑,却让人更加生不如死,因为一到宁古塔,只能梦里回故乡,性命在这里最低贱,乱坟墓上草三尺,碑上不知是谁名。

第一、宁古塔,常年冰封,环境恶劣

宁古塔最可怕的就是常年被冰雪覆盖,极其寒冷,习惯了江南烟花三月的文人,无疑告别了春天,从此永远面对隆冬,眼前除了白茫茫一片,再没有其他颜色。衣衫单薄,食不饱腹,连思维都给冻住了,哪还有吟诗作画的雅兴,太阳是他们唯一能够看到的希望。

王家祯《研堂见闻杂录》称“宁古塔非复世界。”

吴兆骞在家书上说:“宁古寒苦天下所无。”

方拱干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

第二、宁古塔之路是血泪组成的悲歌

宁古塔是最恶毒的诅咒,这三个字代表着毁灭和绝望。

满清文字狱,造成了多少家庭的破碎,前往宁古塔的一路上流着一半鲜血,一半眼泪。

四千余里的路程,带着镣铐,一步一行,犯人没有尊严之说,在不停的谩骂和艰难跋涉中,野兽和意志成了最大的敌人;颜色稍好的女犯人更成了官差的玩物,甚至强壮的犯人都可以凌辱,这段路真的就是黄泉之路,黄泉之路还有个尽头,可宁古塔之路看不到希望。

第三、宁古塔劳役造成坟墓上无数的孤魂

带着性命站到宁古塔,没有所谓的劫后余生的欣喜,更大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女犯人的泪水同屈辱一样多,打湿了宁古塔的冰雪,再变成坚硬的冰块,落在文人的叹息里。

男人开荒耕种,修桥铺路,用体力来熬着日子,熬过一天又一天,明天的太阳成为很多人的奢望。许多人倒在冰雪中没能再站起来,也没有人去同情,人被严寒冻僵了身体,也被习惯变得麻木。

逃跑的人,官差完全讥笑着当看戏,能好运穿过森林、爬出沼泽、还要面对野兽的威胁,逃跑的只不过选择了另一个死法。

体不体面都是一个样,官差不怕死人,宁古塔路上来人络绎不绝,株连可不是一人两人。

男犯人没有尊严,女犯人更没有!

这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无论是谁,都能在女犯人身上找回自信和快乐,所以在宁古塔,屈辱和痛苦伴随了还在生存的女犯人每一天,称为人间地狱也不算过。

宁古塔,是满清流放囚犯的地方,也是最罪恶的地方,人命在这里低贱无比,客死他乡的尸骨布满了宁古塔的冰雪。绝望和屈辱化成的血泪,不过是统治者笔下的一个“准”字的笑话。

宁古塔是对满清制度的控诉,也是一段悲哀的历史,在那里的人没有尊严,也没有希望,活的行尸走肉,只能望着家乡,发出一声叹息,也许有一天,宁古塔还会变成平和之地,可惜自己是看不到了。

由用户W龙的传人提供的知识:

宁古塔是中国清代统治东北边疆地区的重镇。今为黑龙江省海林县。宁古塔是清代最著名的流放地之一。清八旗制度“以旗统军,以旗统民”,平时耕田打猎,战时披甲上阵。披甲人就是用来帮助清王朝镇守边疆的人,因为披甲人世代居住边疆,清王朝会经常将一些犯人或其家属发配给这些人,稳定军心。“与披甲人为奴”就是去给披甲人当奴隶。

“人间地狱”宁古塔到底有多可怕。

一,在清朝,宁古塔是流放犯人之地,流放宁古塔堪称是一场死亡之旅。大家知道即使在今天,东北地区到了冬天依然无比寒冷,即便从北京出发,到宁古塔一路上要花费3-4个月的时间,如果是带着枷锁,光是路上挨冻受饿的辛苦,就绝非一般人能挺过去,有不少犯人还没到宁古塔就死在了路上。

即使到了之后没有房屋居住,只能挖个地窖住地窝棚,体弱者往往捱过冬天就冻毙了。落脚后,等待这些犯人的还有无尽的劳役,他们被安排去“打围、烧石灰、烧炭,并无半刻空闲日子”,不少女性单衣光着脚在雪地担水舂米,骨瘦如柴,凄惨无比。真是生不如死。

二,清朝时规定凡是发配宁古塔的犯人,主人可以随意处死。”除了被剥夺人身权利以外,奴隶们还要日夜耕作。当地的奴隶要一年四季的耕作,一日无休,不是种田,即是打围、烧炭,并无半刻空闲之日。 给披甲人做男奴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要数给披甲人做奴隶的女犯人。在那个没有任何人身权利的地方,所有的女人均为贱民,地位连营妓都不如。主人见美貌的女性就随意糟蹋,怕其丈夫碍手碍脚就先把其丈夫杀了。”,更无人追究责任,可谓命运一点不由人。由于给披甲人做奴隶实在太悲惨,因此很多女子在听说自己被流放宁古塔后,都会想尽办法结束自己的生命。

所以在清朝很多官员的家属知道要流放宁古塔之后,很可能会选择自我了结,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了那种痛苦,人们更是谈之色变!

由用户徐聊提供的知识: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首先需要纠正一点,宁古塔并不是专门用来流放女犯人的地方, 它同样可以流放男犯人。而且,说实在的,流放的男犯人数量其实是大于女犯人的。清朝的皇帝只要是看谁不顺眼,但是并不想要处死他的话,只想要折磨他的话,便会选择将其流放宁古塔!

先来看看什么是宁古塔

宁古塔是一个令犯人听到名字,就能吓的半死的地方。喜欢看清剧的小伙伴们,一定看过甄嬛传这部电视剧,当时的甄嬛的老爹甄远道,以及甄府的家眷,都被雍正皇帝给流放到宁古塔了。甄嬛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那是吓的魂都快没了!可见,这宁古塔确实是令人胆战心惊的破地方!

从字面上来看,很多人容易把宁古塔理解为一个塔,其实不然,和塔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从满足语的角度去理解,宁古为六的意思,而塔则为个的意思!综合起来的话,宁古塔就是六个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传说是清太祖的曾祖父有六个儿子,他们曾经在这个地方住过,所以这地方就叫做宁古塔!

宁古塔有新旧两城,旧城就是现在的海林市长汀镇旧古城村,而新城则是现在的宁安市。宁古塔其实是满族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是清朝的龙兴之地!

被流放的人,能不能到地方,都是个问题

宁古塔的和北京的距离长达4000多公里,路途非常的遥远。同时,所有的犯人,都是被人押解着,步行去这个地方的。一般来说,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身体素质不好的,路还没走一半呢,估计就会支撑不住,死在途中了。

同时,路上环境非常的恶劣,经常有野兽出没。一个不小心的话,可能会成为野兽的午餐。而且,路上还有很多的饿的半死的人,他们经常在路上袭击犯人,将他们给吃了,非常的恐怖。再者说,在这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面,环境那么的恶劣,人生病的概率那是非常的大。犯人一旦生病的话,押解的衙役是不可能给你去治病的,身体素质强的话,还能撑到宁古塔,身体素质差的话,半路就死了。

方拱干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王家祯《研堂见闻杂录》称“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

可见,想要顺利到达宁古塔,本身就是非常的困难了。男人的身体素质一般来说强于女人,女子被流放到宁古塔,在半路中死亡的人数确实不少!

到了地方先别高兴,真正的灾难才刚开始

大多数被流放这个地方的人,都是过着非人的悲惨生活。他们被强迫着干活,即使死了,也没有人可怜他们。干的不好的话,会遭到相关人员的殴打!

被发送宁古塔的的犯人,通常还有一个很惨的待遇,那便是“与披甲人为奴”!先来看看什么是披甲人。披甲人,顾名思义,就是披着铠甲的人,其成员民族种类繁多,简直堪称是大杂烩。有索伦人,苦夷人,满洲人等。他们的特点就是战斗力非常的强悍,不然怎么会在宁古塔这鬼地方,还有就是非常的野蛮,文明程度很低。这些人一般来说都是归顺于清朝的降将,他们比普通士兵的地位低,比奴隶的地位高!

由用户历史课课代表提供的知识:

宁古塔没有“塔”,它的闻名天下,完全就是因为它是清代“人间地狱”的代名词,宁古塔不仅仅只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禁地,而是清代绝大多数犯人该去的地方。当代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曾在《宁古塔》中这样写到:我正站在从牡丹江到镜泊湖去的半道上,脚下是清代称之为“宁古塔”的所在。有那么多的清廷大案以它作为句点,“宁古塔”三个字是清廷官员心底最不吉利的符咒。

清代之前的历朝历代,遇及流放犯人之时,多数情况下便会流放到岭南、西北和东北这三块不毛之地。清朝时期,每每犯人流放,总会伴随着一句“发往宁古塔,永世不得入关!”的圣旨。学者方拱干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由此可见,宁古塔的存在,的确是清代犯人生命当中最为忌惮的字眼了。清代统治者将宁古塔作为“流放犯人”的特定区域,这一想法是有一定的内在考虑的。①宁古塔所处地区尽为苦寒之地,如此环境绝非普通人所能承受,故可达到惩罚犯人的目的;②宁古塔位于东北,既是满清的龙兴之地,又是东北镇守关外的战略要地,犯人流放至此,可以充分发挥建设此地的劳动力作用。

其一: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

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宁古塔这个地方就是如此!诸多宫廷剧中清代皇帝也总是在述说着“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的话语,披甲人这个概念想必也是大家的知识短板了,清代镇守东北的人群中,披甲人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不是汉人、不是满人,就是一个专门辅助清兵戍守边疆的群体,地位可以说是清代兵种当中最为卑贱的了。清代统治者为了更好地稳定这些披甲人世代戍守边疆的决心,于是便会将“流放宁古塔”的犯人发配给他们,以供他们奴役。

其二:地处关外,路途险峻

清代时期的东北,尚处于“正在发展时”的状态,而北京城距离宁古塔,两地之间亦有着高达4000多公里的距离。古代流放犯人的交通方式并没有如今这样便捷发达,通常安全抵达宁古塔需要3—4个月的时间。据《研堂见闻杂记》记载:当时的宁古塔几乎不是人间的世界,流放者去了,往往半道上被虎狼恶兽吃掉,甚至被饿昏了的当地人分而食之。

其三:环境艰苦,人命堪忧

根据后世学者统计:清代总共流放宁古塔的犯人高达150万人左右,虽然这些人能够安全抵达宁古塔,但因其当地环境的不堪,也使得绝大部分犯人九死一生、在劫难逃。王家祯在《研堂见闻杂录》称“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复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宁古塔位于如今的黑龙江省内,一年四季皆为苦寒之地,再加上长年累月的重度劳动施加在这些流放至此的犯人身上,实在是难以忍受。

由用户历史小地主提供的知识:

宁古塔,位于黑龙江牡丹市长汀镇古城村。长汀镇全镇面积大概1200平方千米,林地面积约3500公顷。古城镇现在是旅游景点,一个繁华而又不失历史古色的城市,但它曾经的历史却是很凄凉的。古时候的宁古塔有着“人间地狱”的称号,是个令人谈之变色的地方。

在古代,宁古塔是属于流放犯人的地方,关于这个地方历史记载的典籍有:《宁古塔志》、《宁古塔纪略》、《清史稿》等。

为什么“人间地狱”宁古塔如此可怕呢?分析其原因有下。

一、流放的人群

发放到这里的,都是些:十恶不赦的人,谋反的人,得罪权贵的人,煽动民众的人,宫廷互殴的失败者等。普通的小犯罪一般不会放到这里来的。曾经有诗人写过两句诗“南国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辽阳”,可见被流放到宁古塔的大多都是江南和中原名士。(好像没犯点像样的事还没资格进来?)

事实也是如此,在历史上被流放到这里的名人有很多,比如:明末清初文学批评家金圣叹、郑成功老爸郑芝龙、著名诗人吴兆骞、明代兵部尚书张缙彦、明代进士方拱乾等等。不仅只有女犯人才流放到这里,男女都有。

说到这里面的这个方拱乾,不但“到此一游”还写了一本“游记”《宁古塔志》,没他这个《宁古塔志》,笔者还不大好回答这个问题,得感谢他!

他被流放宁古塔,说起来还是有点冤的。进士出身的方拱乾,学识能力出众,为皇帝所重用。自己的儿子考上了举人,可是被人传言是因为考官和自己关系好,靠关系才给他儿子中举的。结果留言传到了皇帝那里,皇帝一怒就把60多岁的方拱乾发放到了宁古塔,自此,他苦中作乐便写下了《宁古塔志》。

方拱乾只是宁古塔犯人里的冰山一角,类似这样的人太多了,包括如我们宫廷戏里看到的那些被打压的宫女之类。

二、流放宁古塔有多惨

(1)环境恶劣,各种死。

冷死。冬天去过黑龙江的都知道,那可是冰天雪地的。那会的犯人衣着很单薄,除了劳作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有一丝暖和,一旦停下来就会被冻僵。很多犯人到了晚上,睡在牢房里会相互挤成一团取暖,那会冻死的犯人是很多的。冬天成了犯人们每一年要迈的一个鬼门关。

累死。犯人们夜以继日地开荒种地,挖山凿石,修桥筑路。稍有偷懒就会被监工殴打,没有钱疏通的,或者触犯了监官的,会被加倍的劳动惩罚,很多人都是在干活中支持不住,累死的!

病死。那会环境差,吃的不好,干活辛苦,很多人生病没人理会,不久就病死了。

虐死。到了宁古塔,人的生命那是蝼蚁都不如的!稍有不从就会被关押,殴打,绝食。在这里,没有任何上诉的机会,曾经雍正就规定:“凡是发配宁古塔的犯人,主人可以随意处死”!

(2)“发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

我们看宫廷剧,时常有听到这一句“发放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披甲人”顾名思义,就是披着铠甲的人,其实就是边疆其中一类军人。但他们和军人又有些区别,地位要低一些,一旦冲锋陷阵,“披甲人”就被当做敢死队打头阵。

能存活下来的“披甲人”生存能力都很强,据说有些“披甲人”能单独杀死猛虎,但这些人的脾性也是很爆烈。平时不打仗的时候,他们就打猎还有就是监管宁古塔的犯人。

“与披甲人为奴”意思是犯人要给披甲人当奴隶。男犯人给披甲人做奴隶还不算最惨,如果是女犯人那就惨啦!

在那个偏远地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披甲人平时女人都难得见到一个,那是跟饿狼一样的!很多女犯人如果能活着到达宁古塔,那么她的地狱生涯才正式开始!

到了宁古塔,女犯人会被披甲人作为泄欲的工具,由于僧多肉少,很多时候一个女犯人会面对几个甚至几十个披甲人的蹂躏,生死不如!个别长得姿色好的,还能被头领占为私有,境况稍微好一些些。

那时,很多女犯人知道要被发放到宁古塔,选择了自行了断。有些男犯人被判自己的老婆、女儿要一并为奴,为了不让她们受辱,往往会先将自己的妻女杀死!

(3)逃不掉,逃也是死。

在宁古塔的犯人,也有很多尝试逃走的,可历史里并没记载因逃跑生还的人。周边都是密林,沼泽,环境复杂,而且时常还有豺狼虎豹出没。逃走的话要么被猛兽吃掉,要么分不清东南西北迷路了,最后被冻死、饿死。

不要说逃了,据记载,有很多犯人被发放宁古塔,还没来到,就在途中遭遇死掉了。

三、幸存者

宁古塔也是有幸存的幸运儿的。这些幸存的人大多都是有一技之长的,比如有些人懂得医术,去了宁古塔后,被披甲人当做医生。还有一些有知名度的文人,因有文化被作为教师传文。

看来学得一门技术可以傍身,还是有道理的!

如题,综上所述,这就是历史上的“人间地狱”宁古塔如此可怕的原因了。历史如烟云,暮然一瞥,难免悲悯啊。

原创首发:历史小地主

由用户小姐姐讲史提供的知识:

比死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古代的一些刑罚的确能够让人生不如死,比死刑还让人害怕,比如说流放。我们在影视剧中所了解的流放几千里不过是被押送到一个遥远的地方,看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但其实真实历史上的流放是什么滋味,也只有体验过的人才知道。清朝的时候,最让人闻之色变的就是流放宁古塔,特别对于弱不禁风的女犯人来说,这里更是让她们谈之色变的地方。

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宁古塔实实在在是个地狱般的存在,其实这宁古塔并不是一个塔,也不是一座监狱,而是清朝的一个边陲重镇,位于黑龙江海林县,所涵盖的统辖面积也很大。宁古塔这个名字是音译过来的,相传在很早的时候,这里曾居住过六个兄弟,当时宁古塔还是个小土山,这兄弟六人经常坐在这山头,在满语里“六个人”的音译是“宁古”,“坐”音译为“特”,所以当地的人都开始叫这里宁古特,口耳相传总会有偏差,后来又被叫作宁古台,最后传成了宁古塔。这个名字常常会误导人们让人觉得这是个塔,被流放来的人都关在塔里,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这只是个名字而已。

宁古塔为什么这么让人害怕呢?这要从多方面分析。

第一、路途遥远,途中危险重重

犯人从京城到黑龙江极北之地宁古塔有几千里路,乘车马前行肯定是不可能,被流放到宁古塔的犯人都是手脚戴上镣铐一步一步走过去的,而且被流放到宁古塔的大多是女犯人,男人让他走几千里路还受不了呢,何况是女人。这宁古塔在极北之地的深山老林,东北本就人烟稀少,越是深入越难见人烟,路也不好走,经常还会有野兽出没,这几千里路的路程,犯人要么累死在半路,要么被野兽吃掉,要是押送犯人的官兵是脾气不好的人,一路上肯定又打又骂,很多犯人都是熬不住的,还没到达宁古塔就一命呜呼了。

第二、气候恶劣,犯人都无法承受

宁古塔位于中国北部,气候极度寒冷,一年无四季,常常是冰天雪地的。侥幸没有死在路上到达这里的犯人,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被流放过来的都是华北地区和南方地区的人,过惯了四季分明的生活,特别是南方人到了辽东就已经经受不住寒冷了,更别说宁古塔这极寒之地了。况且她们还是犯人,根本没有什么御寒的衣物,冻死的和病死的大有人在,能勉强适应的都是万幸中的万幸了。

第三、夜以继日的劳作,生不如死

到了宁古塔的犯人根本就不再被当作一个人看待,他们一般都是给当地人为奴,除了要忍受宁古塔恶劣的气候之外,还要遭受奴役,除此之外,还得承受非人所能承受的巨大痛苦,每日除了劳作就是劳作。

犯人们要开荒、修路、挖矿、打围等等,本就被镣铐束缚,还得一刻都不敢怠慢的工作,稍有松懈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另外,被流放过来的犯人,当地是不会给他们房子居住的,并不像其他地方的监牢还有个牢房可以居住,在这里的犯人只能自己搭草棚居住,没有衣物和鞋子,他们甚至要光着脚在雪地里工作。这样的环境没有几个人能熬过去的,没过多久一个一个就都倒下了,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宁古塔的可怕远不止如此,肯定还有很多的内幕存在,在这里就不多做猜测,总之这宁古塔是那个时代所有犯人的噩梦,实实在在的人间地狱,犯人们在被=押到这里的那一刻就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都是没有灵魂的傀儡。

请注意: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扩展相关阅读:

所谓的人间地狱宁古塔,不仅流放女犯人,也流放男犯人,清朝时期的宁古塔,也就是今天黑龙江省宁安市辖区内。清朝前期属于吉林宁安府,这里之所以被称为人间地狱,主要原因就是三条,一个是地理位置特别偏远,一路上过来的犯人容易死亡,第2个是这个地方特别的靠北方,特别的寒冷。第3个是这个地方相比关内的话,食物非常短缺,经常会缺少食物。相传古时候,宁古塔这个地方有一个小土山,曾经有6个人坐在这个小土山上。谁知道这个名字慢慢的传开了,之后这个地方就慢慢的变成了宁古台,后来因为误传就传说成了宁古塔。因此看他的名字,大家都以为是根据什么命名的。其实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台,也没有什么塔,只是名字传错了而已,它的地理位置是一个非常靠北的地方,离京城有大几千里地,到处都是深山老林,流放到这里的人往往都在半路上就去世了,或者被周围的野兽给吃掉了。宁古塔这个地方生活的都是一些野蛮部落的人。这里的人们都是以在深山老林里面打猎为生,方圆百里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说流放宁古塔非常苦,就在这几千里地的地方,在半路上要么被野兽吃掉,要么被有毒的毒气毒死了,要么就掉进坑里摔死了,要么就被附近的部落抓走吃掉了。这里还有危险的沼泽。草地都有一米多高,掉进去就没有办法活命了。

个人认为,宁古塔的可怕来源于两点:一是寒冷且荒无人烟的地理位置;二是过度夸张的成分。宁古塔可以算是清王朝的发迹之地了。还没有入关前的清朝满族人便生活在宁古塔一带。在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利,马车也只有有钱人才能坐,更何况是犯人。被发配到宁古塔的烦人自然要靠着双腿走到当时的宁古塔。要知道,宁古塔位于东北地区,而当时的宁古塔,不仅天寒地冻,而且被原始森林围绕,人烟罕至,常有野兽出没。这样的地方,生活在这里都是受罪,更何况是犯人。当然,分析来看,清王朝把祖先地定为发配地,自然又他的小算盘。发配到这里的犯人,肯定不能闲着,要努力建设这一块不毛之地。在这些犯人的努力下,宁古塔可谓是建设得有模有样。就算到了今天,我们或许还可以找到它昔日辉煌得痕迹。也可以从清人方拱乾的《宁古塔志》中找到答案。至于夸张的成分,主要来自于”三人成虎“的力量吧!当时的社会,通信不发达,人们对外界的了解主要靠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问题就被夸大了。后来的宁古塔不仅发展起来了,而且成为了满清东北地区的重镇,运输货物的集散地。可见,历史上的宁古塔或许没有人们说得可怕。要想找寻真正的答案,不如自己亲自前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长汀镇古城村去找寻历史的答案。

在清宫剧里,我们经常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情节:有朝廷官员犯了王法,皇帝往往一怒之下就会将其“发往宁古塔,永世不得入关”。流放的官员听到宁古塔这三个字经常会当场昏厥,有的宁可自杀也不去。那么宁古塔究竟是个什么鬼?宁古塔究竟有多可怕?宁古塔,听起来好像一座塔,事实上和塔并没什么关系。宁古塔是满语“六个”的意思,相传有六个兄弟在此各占一方,宁古塔由此得名。宁古塔历史悠久,曾是金国国都,大清的龙兴之地,清代是北方的重镇、宁古塔将军的驻地。宁古塔将军驻地最初在黑龙江省海林市一带,后迁到宁安市地区。康熙时期又移驻吉林乌拉(今吉林市),宁古塔将军因此变成了吉林将军。宁古塔将军驻地虽然移到了吉林,但宁古塔位置依然非常重要,是大清控制黑龙江流域的重要战略基地,不仅保卫和管辖着整个黑龙江流域,还负责向流域内居民收贡赋,清朝在当地有大量驻军,也就是披甲人。由于当地地广人稀,为加强宁古塔的开发建设,清政府往往将那些犯事的罪犯及其家属流放到宁古塔,发放给披甲人为奴,到当地服苦役。一旦被发配到宁古塔,基本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流放者往往用不了多久就挂了。宁古塔极为偏远,出关几千里才能到,一路上长途跋涉、风餐露宿,还要受尽折磨,很多人不堪其苦就死在了路上。通往宁古塔的驿道其实就是一条死亡之路。清朝文人方拱干曾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宁古塔的可怕可想而知。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山高路远,生存条件极苦,且时时被变相折磨。据说当年被发配到宁古塔的犯人要在路上走几个月的时间,这不是马拉松,却完胜马拉松冠军,你不肯走,想偷懒,监管的人手起鞭落,身上立刻就得开出朵朵“小红花”来。别说是女犯人,就是男性犯人也受不了这份罪,一听宁古塔,心里就只有死的想法了。为什么这么远,这么苦?具体地址可以参考一下,大约就在黑龙江海林市地段,此处地处高纬度地区,一年当中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时间被冰雪笼罩。古时候没有太空服也没羽绒服,全凭身体壮硬抗,好不好就会冻掉耳朵、手指,至于腿脚的冻伤,那就别提了。这样的地方生态还极自然,出现个老虎、豹子的都不稀罕,你说可怕不可怕?这些只是在路上,等到真正到了宁古塔,那才是受尽活罪呢。来到宁古塔的犯人被称为披甲人,对她们而言就相当于动物的存在,除了干活就是干活,身体好要干,生病要干,只要活着就得干活。加之监管者身处这样的地方,完全无法无天,动不动抽打犯人成了家常便饭,管你是对还是错呢。同时,那些士兵们也受尽了单一、无趣的生活,有漂亮、娇弱的女子被发配过来,自然要受到格外“关照”。有的女性被各种折磨,可以称为欲生不能,求死无门。所以,很多女性一听要发配宁古塔,人还没上路呢,灵魂早一步向西了。于是宁古塔的“恶”便如此流传入关内,流传进听说人的耳朵里,成了恶梦一样的地方。

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w/ttkjjj/yyffswkrxffjjtzrzrj.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