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班里那些“傻子”,后来都怎么样了?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小时候班里那些“傻子”,后来都怎么样了?


由用户范老五12345678提供的知识:

我就是小时候的傻子,一年上了三年,二年级上了两年,和我一起步入小学大门的伙伴都初中毕业了,我小学还没念完。有次考了个0分,让我老爹揍的嗷嗷叫!初中毕业我老娘卖了200块钱的玉米来的沈阳,现在三套房,两台车,两个儿子


由用户建国白提供的知识: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二傻子。小时候生活困难,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基本都是穿别人剩下的衣服,上衣一般没有扣子和扣眼,腰间系柴草,裤子没有裤裆,害羞的不敢蹲坐,鞋子前露脚趾头,后露脚后跟,整天破破烂烂,脏熙熙,家庭成分又高,又是农村人,在学校同学们不愿意给玩儿,老师不喜欢,人称“二傻”,升高中时尽管普及高中,我莫名其妙不让上了,无辜剥夺了我的学习权力,没办法,到另外一个村办中学借读,当了两年旁听生,念完高中后回农村种地,主要从事一些重体力和脏活,掏茅坑,挑粪便,起粪坑,拉车送粪,偏僻的地方手提肩挑,尽管如此,也得不到队长的满意,还经常挨批评,一天给记8分,满工10分,脏活重活就让我干,说二傻子有劲儿。就这样一晃到了77年恢复高考,我斗胆报名参加了高考,考完了也没有信息了,考试成绩也不公布也不让查,后来又继续回农村干活,并且还遭到人们的耻笑,风言风语“你个拾大粪的黑爪,还想拿馒头吃?”、“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二傻子想上大学?是不是病了?,不是病重了吧?”说什么话的都有,因此,78年就不敢再报名参加高考。想出去打工,村里不给开介绍信,那个年头没有介绍信哪也去不了。由于人称二傻子,被人看不起,不要说取媳妇儿了,连给说媳妇儿的也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所处环境,一气之下,下定决心复习功课,备战高考,白天劳动,晚上偷偷学习,经常是看书看到天亮,白天劳动无精打采,队长批评的更厉害了,挨骂是常事,有时候还想动手打我,但我体重135斤,力气大,不敢打我,他们说我傻,也怕挨我打,就这样坚持了半年,体重掉了30多斤剩下102斤,后来又报名参加了79年高考,考完后人们对我的态度更不用说了,再加上消瘦,都说我得了精神病。老天有眼啊!!!成绩公布286分,高兴的我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第一志愿报了煤矿学院采煤系地下采煤专业,目的就是脱离那个苦难深重的环境,我被录取了。全村近两千人几十年就出了我一个大学生,沸腾了,人们看我的神色也不一样了,有的祝贺,有的羡慕,有的目瞪,也有的到我祖坟上勘察风水,有的说看见我家祖坟上冒青烟了,说媳妇的也来了,我那满脸皱纹的老父亲老母亲,整天高兴的嘴都合不上……。79年9月1日我背上铺盖卷到学校报道了,学习了四年,毕业分配到一个国有煤矿企业从事煤矿井下工作,由于我吃苦耐劳,勤奋学习,后来被荣调到省级管理机关,并且在煤矿技术方面也取得了一点点成绩,被提拔到领导工作岗位。去年退休了,孩子也成家立业了,目前,我和老伴儿安享晚年,过着安逸的生活,有时候出去旅游转转,感观祖国大好河山和40年的改革开放成果。


由用户赵石头轻喜剧提供的知识:

当年班里的二傻子现在混成什么样了?唉,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话说这个二傻子叫光头强,自从小学毕业后个头一直没长过,以前头顶浓密的秀发也变得像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了.....

听说他现在是伐木工,混的可惨了!心疼我的同学零点二秒钟。下面我就来介绍下为什么说他是人间惨剧了:

首先说他的工作吧,比较都二十七八直奔三十去的人了,谁还没个稳定的工作呢。他也有个稳定的工作,而且还是个厂长!不过厂子里就他一个人,整天连个说话的都找不到,你说惨不惨!

哦,对了,他是名伐木工,每天都要去砍树。而且每次他砍树的时候都会有两头大狗熊出来阻止他,轻者把他吓得魂飞魄散,重着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你说是不是人间惨剧.....

还有啊,他收养了一直名叫肥波的流浪猫。一听肥波这名字就知道它好吃懒做!而事实正是如此!肥波不仅好吃懒做还经常把光头强家里搞的乱七八糟,每次光头强被大狗熊揍完后还有回家收拾屋子,你说惨不惨......

再说说他的爱情吧。什么?混的这么惨的人居然有爱情?有啊,肯定有!毕竟人家光头强也是上进青年呢!不过嘛,他所谓的爱情只是单相思罢了........

悄悄地告诉你,他一直暗恋我们的小学同学小红!人家小红现在混得可好了!不仅长相甜美身材火爆,而且还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现在小红可是在大城市拿着百万年薪过日子,而光头强呢,还被他那个抠门的李老板拖欠着工资呢......

自己喜欢的人过的那么好,自己却吃了上顿愁下顿,你说他惨不惨,是不是人间惨剧呀........

不过嘛,不是有句歌词是这样唱的嘛: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唉,同学一场,还是默默祝福混成人间惨剧的光头强吧.......


由用户搞笑麦克风提供的知识:

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女孩子,人高高瘦瘦,就是脑子有点笨,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反应迟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班上所有的人都和他保持距离,哪怕在我看来她跟我们没什么区别。但是没人跟他玩,班上的男女同学都会逗她,但是我觉得那种逗是把她看做一个笑话,那时候她是被所以人孤立,嫌弃的,也许哪一天她没来学校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初中毕业,就再也没看到过她了。

人因幼小而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时候,这世界宣布抛弃你,那是多绝望的事情。然而,生命的尊严是强大的力量,它支撑你跟世界作对,哪怕觉得就要活不下去,也要恨恨,活下去,走下去。狠狠地给世界一耳光。


由用户晓枫婉月提供的知识: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女生,从一年级时就被老师和同学所不喜,隔离。这个女孩子高高瘦瘦,不言不语,入学时都九岁了,就这还是女孩家长托人送礼说好话才让老师收下孩子。原因无他,只因为女孩子有先天疾病。老师并不看好这个孩子,打算带一年让女孩留级的,奈何升级考女孩考了个班级前十,留级理由不充分,只好作罢。

都说孩子是最为纯真善良的天使,其实不然,恰恰是孩子才会用最为恶毒的语言和行为去给那些所谓“傻孩子”造成一生的阴影,却又有着最为顺理成章的借口“年幼无知”做掩护。嘲笑,谩骂,隔离,这个所谓的傻孩子在这种环境中一过就是六年。那些纯真善良的天使啊,就连女孩的妹妹都不放过,使她也成了班级所在的“傻子”。

六年漫漫而过,傻傻的女孩由文静变的刻薄,刁钻,索幸病已被治好。后来的女孩在中学时收获了尊重,收获了友情。却仍无法改变这一生都没法抹去的自卑,卑微所在,深入骨髓。

成长,嫁人,生子,那个从前的“傻子”在结婚数年后才终于学会抬头走路,学会跟人打招呼,而不是见人就躲,村里的传言“她是个傻子”不攻而破。

人言从来都是可畏的,希望任何人都不要给别人冠以“傻子”的称谓,尤其是小孩子,人之初,性本恶。愿所有“傻子”都被温柔以待。


由用户搞笑萌宠帮提供的知识:

每个人的小学班级里,都会有一个混子,一个胖子,一个傻子。

我们班全占了。

混子姓顾,胖子姓陈,傻子姓任。

每当有回忆往昔的话题提及他们时,大家会说“呐!就是那个顾混子!”“呐!就是那个陈胖子!”

只有任傻子最没人权,大家只会说:“哎呀!就是我们班上那个傻子呀!”——连姓都带不上。

因为指向性明确,又让人印象深刻,混的、胖的,可能不止他们。但傻的,实实在在就他一个。

所以只要有人稍一点拨,傻子的样子就能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众人眼前,所有人就会一锤手说:“噢!是他呀!”

傻子是真的傻,邋里邋遢,头发蓬乱,涎水直流,抠抠东抠抠西抠抠鼻屎,然后拿起零食就往嘴里塞,塞完就往白衬衣上一抹,再哆哆嗦嗦地笑起来,没人知道他在开心什么。

傻子虽然傻,但是非常专情。亿万万汉字中,始终对“大”和“小”两个字情有独钟。

无论是语文、数学、常识作业本,还是拼音抄写、美术画纸、各科试卷上,他只会写上满满当当的“大”和“小”字。

这种状况,直到5年级,都还没有改善。

我作为小组长收他的作业,觉得他对于文字,还是有强烈的意识的。因为每一个“大”字,他都写得特别大;而每一个“小”字,又写得特别小。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偏向就越发明显。我觉得这就是他看世界的方式——大的就是大的,小的就是小的。

可惜的是,傻子的善良和单纯没有给他带来福佑,反而给了他旷日持久的灾难。

班级里调皮好动的男生们常常拿他取乐,任意谩骂,肆意殴打,向他丢粉笔,扔他铅笔盒,抢夺他零食,掀翻他课桌,成了一种日常的娱乐消遣方式。

我们这些旁观者,因为害怕被孤立,对于这些都是置若罔闻的。久而久之,我们就觉得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对,都把这种状况当作了常态,有时也觉得好笑,还会在旁边偷笑一下子。

而面对欺凌,他的反应永远慢半拍,满脸写的都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呀?”

但躯体上的疼痛却是真切的,每次被抓头发,被打脑门,被踢膝盖,他都“噢哟!”一声,眉头蹙成倒八字,嘟着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样子。

还有就是,但凡有同学忘带考试铅笔,就会蛮横霸道地去抢夺他红红绿绿的2B铅笔。他老是幽怨地攥着铅笔不放手,大声叫喊着:“我要考试的呀!我要考试的呀!”

同学们在旁边嘲讽:“你就会写大小两个字!考什么试!”

我觉得他是真的要认真考试的,可能他真的觉得,世事万物都可以用大小两个字来解释。大为大,小为小——这就是所有问题的真正答案。

现在想来,当时一本正经、刻苦求学、只会做题的我们,说不定才是真正的傻子。

很多人看到这里,会说当时的那些男生为什么这么恶毒,当时的我们为什么如此冷漠。

但我现在想来,其实孩子本身就是人类最原始的表现方式,在三观没有成型之前,孩子们的“动物性”决定了悲剧的不可避免。

这种对弱者的欺压,特别是对智商低弱者的欺压,可能无关善恶,反而可以说是一种人类本能。

像是《伊甸湖》,像是《告白》,像是《坏种》,像是《美国田园下的罪恶》,都淋漓尽致地渲染了人类最原始的残忍。

我和任傻子的交集并不多,除了催他交作业,另一件事就是借橡皮。有一次考试,我把橡皮落在了家里,急得快要哭出来。旁边的同学撺掇我去拿任傻子的橡皮。

我被逼无奈,哭丧着脸问他:“任XX,可以借一块橡皮吗?”几个男生不停打他脑门,威胁说他要是不借就要打死他。

他“嗷哟”了一声,然后一边嘿嘿笑着一边把唯一一块橡皮递给了我,说:“是我自愿借给你的。”

我深受感动,涌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感情来。这事以前,我对男生们的所作所为几乎是不闻不问的,只是偶尔实在看不过眼,就偷偷跑到班主任办公室打小报告:“陆老师!XX他们又在打任XX了!”末了还担心自己暴露,常常胆战心惊。

这件事后,顾混子转来我们班,情况愈加变本加厉了。作为班里的“小霸王”,顾混子统领着男生花式霸凌任傻子,逼他吃粉笔,往他耳朵里塞纸团,脱他的裤子泼水等等,层出不穷。

我实在看不过去,就拍案而起说:“你们也太过分了!”但每次我一出头,顾混子就冷嘲热讽地说:“你是不是喜欢傻子啊?!”

我急得面红耳赤,却又束手无策。

其实除了任傻子,陈胖子也是男生们日常欺凌的对象,但很讽刺的是,陈胖子被一众男生欺负完后,又会跟着男生们一起欺负任傻子。

在这,我们就得出了一条班级里“弱肉强食”的生物链:混子>胖子>傻子。傻子永远扮演食物链底层的角色。

最严重的一次,是男生们合计着在大门上面放了一盆黑水,逼着傻子推门走进去。我和几个女生在教室里朝外大喊:“任XX!别进来!有水!有水!”但傻子无计可施,被推搡着逼进了门,最后被淋了个通透。

男生们奸计得逞,在一旁鼓掌跺脚,笑成一团。他呆愣愣地立在原地,面无表情。

可能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大也写得够大了,小也写得够小了,为什么还要遭受这样无理的攻击呢?

之后,这事闹得连傻子的爸爸都来了。

其实在所有同学的家长中,我们最眼熟的就是傻子的爸爸。

我们常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向下张望,老是看着傻子的爸爸从校门口走进来。

在我印象里,傻子的爸爸削瘦、高挑,穿着条纹POLO衫,扎进西装裤里,黑皮带上挂着BB机和一大串钥匙,走起路来“丁零当啷”地,两撇八字胡满是倔强。

任爸爸来过好几次,每次都在班主任办公室呆一小会儿,然后走到教室把傻子领回家。

每当他走到教室时,几个肇事的男生都东躲西藏,他们常常对我们说:“傻子爸爸超凶狠的,这次来是专门抓小孩的。”

我们都很害怕傻子爸爸,但这一次,傻子爸爸径直走到教室把傻子领走了。我们都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趴在扶手上往下张望着。

我看见傻子爸爸停下来,半蹲下来脱下傻子的衣服用力拧了拧水,轻轻抖了抖重新帮他穿上,再扣了扣傻子的衣服,整理了下傻子的头发,然后重新站起来,手搭着傻子儿子的肩膀,缓缓向校门口走去了。

印象中,我看着傻子的背影,看到他低头拿右手抹了抹眼睛,不知道是事实还是梦境,过去太久了,记不真切了。

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傻子和傻子爸爸,是5年级上学期,男生们趁傻子不备,把他的整个书包从窗口扔了下去,所有田字格的纸和黄不拉叽的练习簿“哗啦啦啦”在空中飞舞着。

我很少见傻子哭,那次是其中一次。他挤一下眼睛,豆大的泪水就垂直掉落下来,挤一下两滴泪,挤一下两滴泪,半张着的嘴里则是一条条粘连的口水,喉咙深处发出断断续续、若有似无的哀嚎声。

我和我闺蜜,还有几个女生跑下楼给他捡本子,回到教室门口,还被顾混子拦截了,我闺蜜当时是班里的副班长,一声喝令就把他们吼开了。

我们都没说话,既没对男生们说,也没跟傻子说,只是默默把他的书放到他的桌子上。他依旧挤一下眼睛,掉两颗眼泪。

不多久,傻子爸爸来了,走到傻子位置上缄默不语,默默地把书本塞进他的书包。

一本又一本。

一本又一本。

男生们躲在教室门外向里张望,窸窸窣窣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和往常一样,傻子爸爸对那些欺负自己孩子的男生,一句责怪都没有。

他只是拎起傻子的铁甲小宝的书包,搭着傻子儿子的肩膀,和自己的傻子儿子一起慢慢走出了教室。

我看见角落中有一只铅笔,另一头的红色橡皮已经掉了,无疑是被傻子咬掉的。

我捡起铅笔,想到傻子借我的那块橡皮,撞着胆子跑出去,追上傻子爸爸说:“叔叔叔叔!这是任XX的铅笔!”

傻子爸爸回头,接过我手中的铅笔,摸了摸我的头,一言未发,却极尽温柔。

——和男生们口中的恐怖形象一点也不一样。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校园大门的拐口。

然后再也没有走进来过。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傻子,那个深蓝色的书包和上面大红色的铁甲小宝让人印象格外深刻。

傻子是班级里第一个拥有铁甲小宝书包和奥特曼铅笔盒的人,我想,这是傻子爸爸的小小愿望,可能至少在物质上,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再低人一等。

小孩子的忘性都很大,没多久,大家就把取乐他人的快乐完全嫁接到陈胖子身上了。直到最后,傻子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毕业照上。

而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沉重的人类原罪,慢慢长大了。不知道当时陪着我们一起长大的任傻子,现在有没有好好长大呢?

长大后的任同学,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而任爸爸的钥匙串儿,依旧“丁零当啷”地热闹着吗?


由用户一定程度上提供的知识:

我们初中同班同学叫傻大个,部队子第,学习确实不怎么样平时也不善言谈。同学们叫他傻大个他也只是憨憨的一笑,就是同学眼中的傻大个是我们那届里混的最好的,初中毕业后当兵以现在正师级退休。


由用户大事速览提供的知识:

我就是你所说的班里的傻子[呲牙]现在就混成这样了。小时候因为转学降了两级,然后贪玩学习也不好[呲牙][呲牙],中途换了三任老师[大笑][大笑]











由用户小莲妹子提供的知识:

后来?小学同学里有个留级生,学习不好也就罢了,傻乎乎的还特别好色,后来留级也不行了,直接送辅读(据说是智障学生群体读书的学校)学校去了。20年后的夏天,在一个切听蝉鸣绿茶轻,微风欲睡水波绵的午后,突然被拉入小学群里,群主就是这位智障同学,看其言语之间...依然那么显摆,依然那么好色,智障照旧。却也不明白这哥们咋就建了个小学群,还是同班同学,岂不知他四年级就留级,第二年智障学校了..细思极恐[黑线]



由用户海森楚鲁提供的知识:

这个问题这么说吧,以前班里的傻子现在都成老总了,学习好的全给傻子打工哪。这不是笑话听我慢慢道来………………

请注意: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标签 :今天有啥好笑的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w/ywkwyz/yjzfskzwrjrzkrxzkft.html report 14524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